--------------------------------------------------------------------------------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7)
時間: Sat Oct  1 17:09:35 2005

 

    *  *  *  *  *  *  *  *


        兩個禮拜後,李珊藍給了我一件藍色夾克。
        左手袖口上勾了張紙標籤,上面印著Vanpano和Made in Italy。
        『妳比我還會騙人。』我指著標籤上印著$4680的小貼紙。
        「送佛就要送到西呀。」她眨眨眼睛,透出一絲狡黠。


        再一個月後,台南的天氣終於需要夾克。
        我穿起這件藍夾克,發覺還滿好穿的,也滿好看,便總是穿著它。
        於是它幾乎成了我這個冬天的制服。


        這個冬天李珊藍除了賣夾克外,也賣褲子、毛衣、皮包等衣物及配件。
        甚至是開運帽子之類的奇怪東西。
        『開運帽子?』
        「電視上那些命理大師不是常說穿戴某些東西可以招來好運嗎?」
        她給了我一頂帽子,「這就是可以帶來好運的帽子。」
        『妳以為羚羊戴上這頂帽子就不會被獅子抓到嗎?』我將帽子戴上。
        「不要就算了。」她一把摘下我頭上的帽子。


        我總是載她到車站坐車上台北,她回台南時也會打電話要我去載她。
        除了在中國娃娃當服務生、在台北擺攤、在超市工作外,
        她偶爾會有額外的工作,比方說當百貨公司化妝品專櫃的彩繪模特兒。
        這個工作就是出一張臉,讓別人在臉上塗塗抹抹示範化妝品效果。
        耶誕節前一個星期,她還在一家百貨公司扮耶誕老人。
        『妳扮耶誕老人?』我說,『太瘦了吧。』
        「人家要的是俏麗型的耶誕老人。」她說。


        12月24號那天,在研究室明顯感覺到所有學生心情的浮動。
        因為晚上便是耶誕夜了。對我這種曾經有伴再回復單身的人而言,
        絕對是痛恨這種每逢佳節倍思親的日子。
        受不了周遭的人不斷討論晚上做什麼、去哪過的話題,索性回家。


        剛踏進院子,便看到地上擺了三大簍紅玫瑰。
        正感到好奇時,聽見李珊藍說:「你回來正好。」
        『有事嗎?』我說,『還有,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紅玫瑰?』
        「我要去成大附近賣紅玫瑰,幫我吧。」
        『不好吧。成大附近認識的人很多,如果遇到,我會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她說,「晚上就是耶誕夜了,很多男生需要花,
          我們賣花是在做功德耶。」
        『功德?』
        「平常一朵紅玫瑰賣十塊,現在起碼漲三倍以上,但我只賣20。你想
          想看,那些想買花的男生,一定感激到痛哭流涕。」


        我還是猶豫不決,她又說:
        「看在我常常從超市拿東西給你的份上,幫我賣花吧。」
        『那些東西都是過期的。』我說。
        「過期的肉不是肉嗎?難道過期的豬肉會變成蘋果嗎?」
        『這……』
        「不幫就算了。」說完她彎下腰抱起一簍紅玫瑰。
        那竹簍有半個人高,她抱得有些吃力,我便說:『好吧,我幫妳。』


        她選了校門口做擺攤地點,我暗叫不妙,那確實是最多人出入的地方。
        生意很好,她忙著數花、包裝、結帳,我除了幫她數花外,
        右手一直有意無意遮住眼睛,不想讓人看清我的輪廓。
        看守校門的警衛走過來,雖然猜想是來趕我們走的,但心下反而慶幸。
        「我要買五朵。」警衛說。
        「好。」她回答。
        我暗自嘆了一口氣。


        「學長?」
        我聞聲轉頭,是碩士班的學弟,他的表情像是在北極看到了猴子。
        『……』我嘴巴大開,像是上岸的魚。
        「既然是認識的人,那就打八折!」她說。
        「太好了,我去叫其他同學來買!」
        學弟拿了花就走。
        我楞了好幾秒,才朝他背影喊:『千萬不要啊!』


        「放輕鬆吧。」她說,「賣花有什麼好丟臉的?」
        我答不上話,只覺得很不習慣像這樣拋頭露面。
        吞了一下口水,吶吶地說:『買花的男生真多。』
        「當然囉。」她說,「你以為其他男生都像你一樣,在卡片寫上玫瑰花
          來混過去嗎?女孩需要的是鮮花,會凋謝的花。」
        『喂,別提這件事。』


        「不過你能想到用這種方法來省下買花的錢,不愧是選孔雀的人。」
        聽她這麼說,我倒嚇了一跳。
        從選孔雀的那一刻開始,沒有人說我像選孔雀的人,她是第一個說的。
        別人都認定我是孔雀,只是不像而已。葦庭就是如此。
        我看著兩個空簍子和一個只剩不到四分之一的簍子,說:
        『幸好快賣光了。』


        「還有三簍。」她說。
        『什麼?』我失聲大叫。
        「生意實在太好了,我緊急再叫了三簍,沒想到還有貨。很幸運吧。」
        『妳……』


        六簍花賣得差不多時,天色已經灰暗,看了看錶,快六點了。
        我們剛進家門,她說:「你也該買幾朵花送我吧。」
        『為什麼?』我說。
        「耶誕夜沒花的女孩很可憐耶。」
        我看了她一眼,說:『我想睡覺,懶得再去買花了。』
        「不用出去買。」她說,「這裡還剩下幾朵,一朵賣你十塊就好。」
        『妳……』


        「開玩笑的。」她突然笑得很開心,「我才沒那麼誇張。」
        我鬆了一口氣,便瞪她一眼。
        「剩下這幾朵花,你拿去送給喜歡的人吧。」
        她把花包成一束拿給我,我算了算,共17朵。
        「晚上不要太早睡。」她說。
        『嗯?』
        「總之別太早睡,還有節目。」她發動機車,「我先走了。」


        我回到樓上房間,把那17朵紅玫瑰往書桌一擺,倒頭就睡。
        在外面站了好幾個鐘頭,身心俱疲,我睡得很沉。
        但睡到一半還是被門鈴聲吵醒,迷迷糊糊下樓打開門看到十幾個學生。
        「我們來報佳音!」他們說。
        說完他們唱起歌,我越聽眼皮越重,幾乎分不清哈利路亞和阿彌陀佛。
        「耶誕夜會有奇蹟喔!」唱完後,一個黃頭髮的外國男生說。
        他的中文不太流利,我把「奇蹟」聽成「雞雞」,不禁嚇了一跳。


        再回去睡覺,醒來後已經快12點了。
        戶外隱約傳來耶誕歌聲,更顯得屋內的安靜。
        雖然平安夜以寧靜和平安為幸福,但此刻的靜謐卻讓我透不過氣。
        坐在床緣發呆了幾分鐘,決定找個吵鬧的地方。
        這種日子的這個時刻,我所知道的可能有聲音的地方就只有Yum了。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