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12)
時間: Sat Sep 10 22:52:32 2005

 

    *  *  *  *  *  *  *  *


        那次之後,我又載柳葦庭到安平四次。
        第一次機車的前輪破了,第二次火星塞點不著火;
        第三次賭氣換了輛機車,但騎到一半天空突然下雨;
        第四次終於到了沙灘,不過夕陽卻躲在雲層裡,死都不肯出來。
        總之,四次都沒看到夕陽。


        最後一次鎩羽而歸後,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便說:『我請妳吃飯。』
        「如果看到夕陽,你是不是就不會請吃飯?」
        『不。』我搖搖頭,『我還是會請妳吃飯。』
        「真的嗎?」柳葦庭睜大眼睛,似乎難以置信。
        『當然。』我點點頭。


        「你真的不像是選孔雀的人。」她又說。
        雖然不喜歡她老提我選孔雀的事,但我已習慣別人對孔雀的刻板印象。
        『大概我是變種的孔雀吧。』
        我聳聳肩,開始學會自嘲。


        我讓她選餐廳,她選了一家裝潢具有歐洲風味的餐廳。
        點完菜後,她說:「對了,我一直想問你:為什麼化名為柯子龍?」
        我的心迅速抽動一下,為了不讓自己又想起劉瑋亭,趕緊回答:
        『我高中時用子龍這個名字投過笑話,有被錄取。』
        「是什麼樣的笑話?」她雙手支起下巴,很專注的樣子。
        『妳真的想聽?』
        「嗯。」


        『小明心情很差,小華就告訴他: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兵來將擋。
          小明卻說:可是“兵”不是能吃“將”嗎?』
        我一口氣說完,然後拿起杯子喝口水,說:『就這樣。』
        她的表情似乎是驚訝於笑話的簡短,但隨即眉頭一鬆,笑了起來。
        她的笑聲持續了一陣子,我被她感染,也露齒微笑。


        可能是我的笑容也感染了她,或是那個笑話確實好笑,
        因此她並沒有停止笑聲的跡象。
        我見她笑個不停,索性也繼續笑,而且笑得有些放肆,
        直到瞥見隔壁桌的客人正盯著我瞧。
        『說真的。』我立刻停止笑聲,『這個笑話真的好笑嗎?』
        「說真的。」她也收起笑容,「真的好笑。」


        雖然投稿笑話沒什麼了不起,但她笑成這樣還是讓我有很大的成就感。
        想當初講這個笑話給劉瑋亭聽時,她的反應令我頗為尷尬。
        我心裡不禁又開始比較柳葦庭和劉瑋亭,她們兩個確實大不相同。
        劉瑋亭很少露出笑容,如果她笑,通常只表示一種禮貌或善意;
        而柳葦庭的笑容很單純,就是開心而已。


        我知道不應該在與柳葦庭相處時想起劉瑋亭,但這似乎很難。
        即使刻意提醒自己也做不到,因為我對這兩個人的記憶是綁在一起的。
        當我知道柳葦庭喜歡浪漫、收到情書的反應竟然只是單純的高興時,
        曾經悔恨將情書錯寄給劉瑋亭,甚至埋怨她。
        但隨即想起劉瑋亭的好與善良,以及她的最後一瞥,
        便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情緒是非常殘忍的。


        因為劉瑋亭,所以我不能坦然面對柳葦庭;
        也失去了我竟然能如此輕易地靠近柳葦庭的驚喜心情。
        如果沒有劉瑋亭,如果當初榮安查到的名字是柳葦庭,
        這該是多麼幸福美滿的事啊。
        光幻想一下就覺得浪漫到全身起雞皮疙瘩。


        畢竟我是喜歡柳葦庭的啊,是那種接近暗戀性質的喜歡。
        從第一眼看見她開始,她的倩影與笑容一直深植在我心裡。
        我無法具體形容喜歡的女孩子的樣子,但當柳葦庭出現,
        我覺得她彷彿正是從我夢裡走出來的女孩子。
        雖然對她一無所悉,但只要她不是太奇怪、太難相處的女孩,
        要我更進一步喜歡她,甚至愛上她,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


        而眼前的柳葦庭並不奇怪,也很好相處,個性似乎也不錯,
        我應該早已陷入對她的愛情漩渦中才對。
        但只因我常回頭看到劉瑋亭的眼神,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出漩渦。
        如今被柳葦庭的笑聲感染,我很盡情地用力笑,想用笑聲震碎石頭,
        那塊由寄錯的情書、對劉瑋亭的愧疚、她的最後一瞥所組成的石頭。
        我似乎是成功了。
        因為我終於能感受到跟柳葦庭相處時的喜悅。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