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
時間: Wed Sep  7 21:10:10 2005


        我回到寢室,關上門,並且鎖上。榮安衝著我一直傻笑。
        走到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面前,先敲了他一記:『她不是她啦!』
        「你說什麼?」榮安揉著頭說。
        『我喜歡的女孩子不是劉瑋亭!』
        「可是我明明聽到有人叫她劉瑋亭啊!」
        『你確定你沒聽錯?』
        「我本來很有把握沒聽錯,但經你這麼一說,我不確定了。」
        『可惡!』我掐著他脖子,『你把我害慘了!』


        「等等。」榮安掙脫我的魔爪,「這麼說的話,雖然可能是我聽錯,但
          還真的有劉瑋亭這個人。」
        『那又如何?』
        「你不覺得這很神奇嗎?」
        『神奇個屁!』
        「這樣我算不算是你的愛神邱比特?」
        『邱你的頭!』
        我又想掐他脖子時,他迅速溜到門邊,打開門跑掉了。


        我熄滅所有光亮,躺在床上回想今天跟劉瑋亭相處的點滴。
        該不該告訴她實情?如果告訴她實話,她的自尊會不會受傷?
        她是那麼為我設想,我如果傷害了她豈不是天理難容?
        雖然她很不錯,但我喜歡的人是笑容很甜的女孩啊!
        突然想到一句成語:騎虎難下,倒真的滿適合形容我現在的處境。
        而且巧合的是,劉瑋亭剛好是選老虎的人。


        反覆思考了幾天,只得到一個結論:絕不能告訴劉瑋亭實情。
        而且那封情書畢竟寫得很誠懇,所以我也不能跟她見一次面後就裝死。
        那麼,就試著跟她交往看看吧。
        依我平時的水準,也許她過陣子就不會想理我;
        萬一她覺得我不錯,也許……嗯……也許……
        總之,順其自然吧。


        到了禮拜二的上課時間,雖然緊張依舊,但我還是坐回老位置。
        劉瑋亭仍然跟笑容很甜的女孩坐在一塊。
        以往我總是專注看著笑容很甜的女孩的背影,現在卻不知道該看誰?
        我也無法分辨看誰的時間比較多,因為我幾乎是同時看著兩個人。
        下課鐘響了,瞥見她們正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我突然一陣慌張,
        左手拿起桌上的書,右手提著書包,頭也不回衝出教室。


        我直接跑到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然後喘口氣。
        等呼吸回復正常後,看到自己站在這棵敏感的樹下。
        正不知所措時,遠遠看到劉瑋亭牽著腳踏車走過來。
        「嗨,蔡同學。」她在我面前三步的距離,停下腳步。
        『嗨,劉同學。』我覺得我好像是立正站好。
        「我們走走吧。」
        『是。』
        然後她牽著腳踏車,我跟她並肩走著。


        「這時候的陽光最好。」
        『嗯。』
        「對了,你念哪個系?」
        『水利系。』
        「哦,你是工學院的學生。不過你的文筆很好。」
        『妳怎麼知道我的文筆?』
        「信呀。」
        『喔。』我又差點忘了是她收到我寫的情書,『那是……』
        「抄的?」
        『很多地方是。』我抓抓頭髮,『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她笑了笑,「還是可以感受到誠懇。」


        『今天讓我請妳吃飯吧。』我說。
        「這樣好嗎?」
        『反正只是學校的餐廳而已。』
        「好吧。」
        『謝謝妳。』
        「該道謝的人是我吧?」
        『不。妳肯讓我請客,我很高興。』
        「你真的不像是選孔雀的人。」
        『選孔雀的人會怎樣?』
        「我也不知道。但應該不會覺得請客是件快樂的事。」


        我們進了餐廳,又面對面坐了下來。
        「今天教授出的作業,你應該沒問題吧?」
        『作業?』
        「是呀。下禮拜得交。」
        看來我今天太混了,連教授出了作業都不知道,只好硬著頭皮問她: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作業?』


        「李宗盛、陳昇、羅大佑之創作行為比較分析。」
        『啊?』我張大嘴巴,『這要怎麼寫?太難了吧。』
        「不會呀。我覺得還好。」她似乎胸有成竹。
        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寫,不禁皺了皺眉頭。
        「從他們的性格和背景的差異著手,會比較好寫。」
        『謝謝。』我急忙說,『真是大感謝。』


        吃完飯,我們往她的宿舍移動,她仍然牽著腳踏車,我在旁跟著。
        現在的時間回宿舍太早,可是又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只好再問她關於作業的事,於是她又跟我點了幾個寫作業的方向。
        『妳的功課一定很好。』
        「還好,還過得去。」
        『我這樣會不會佔去妳唸書的時間?』
        「不會。」她搖搖頭,「跟你聊天滿輕鬆的。」
        可是我壓力很大耶,我心裡這麼想著。


        「宿舍的電話不太方便,以後要找我時可以讓人上去叫我。」她說,
        「我住四樓426室。」
        『好。』
        「那……」她拖長尾音,一直拖到我聽不見為止。
        『嗯。』我立刻說,『再見。』
        「呀?」她有點驚訝,「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輪到我拖長尾音。
        「好吧。下次見。」她說。
        『嗯,再見。』我說。


        走了兩步,隱隱覺得就這樣告別不太妥當,於是停下腳步回頭說:
        『其實我……』
        「嗯?」她也停下腳步,準備聆聽。
        『我……』但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有點急又有點緊張。
        她等了一會,看我始終說不出話來,便向我走近兩步。


        「沒關係。」她說,「我跟你一樣,也會緊張。」
        『是嗎?』
        「嗯。」她點點頭,「我沒有跟異性單獨相處的經驗,因此很緊張。」
        『看不出來妳會緊張。』
        「別忘了,」她微微一笑,「我是選老虎的人。」
        看到她的微笑,我心一鬆,表情不再僵硬。
        她又跟我揮揮手說再見後,便轉身走進宿舍。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雖然如釋重負,但不代表跟她在一起是不愉快的。
        我只是覺得那封寄錯的情書是一塊很大很大的石頭,擋在我和她之間,
        因此我受到阻礙,無法自在隨意地靠近她。
        而我也不時分心往後看,因為後面還有個笑容很甜美的女孩。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