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31)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28 14:53:50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news.csie.ncyu!news.cs.nthu!WHSHS
───────────────────────────────────────

 

 

   ※ 寂寞,再見。


                      決定踏上旅途那天,我站在宿舍頂樓,

                      對著已經半斜的夕陽,說了一聲再見。

                      從那天開始,我要讓心去旅行,

                      雖然我無法離開工作陪它去,但我已經答應它,

                      決定放它一個長假。


                      畢竟,它累了好久了,從沒有休息過呢。

 

                      它只是走出我的身體,

                      然後轉過頭,怔怔地望著我,望著過去的時光。


                      我罵著它,怎麼不懂得放開啊?

                      但仔細地想一想,

                      我怎麼能怪它呢?

                      或許,只是或許,它就是和我一樣寂寞吧。


                      當你也寂寞,心也寂寞的時候,

                      那一段你與心對望的距離,

                      就是你旅行的終點了。

 

 

 

 

 

 

   《雲深不知處的眼淚》


   那原本以為早已穩固難以動搖的愛情,原來早就已經搖搖欲墜了。所有相愛的過程

   說穿了,也只是我一個人從頭到尾,躺在地獄裡作著身在天堂的夢而已。而妳振翅

   飛去的地方,並不在我們的生命藍圖裡。


   到底,我們在哪一條愛情的岔路上走錯了方向呢?


   我曾經帶妳來過的雲深不知處,原來它的星夜特別的璀璨,而我卻粗心地總在它的

   華麗優雅上演之前,就匆匆的帶妳離開。我輕輕地用指尖觸碰著在天空角落的那幾

   顆星,卻惹來了一身寂寞的流洩,夜裡吹來的風好淒涼。


   而妳,已經不在了。


   我好像是個不那麼負責的戀人吧,所以妳才選擇了離開。我從未把心中已經築起的

   那個世界端到妳的面前讓妳欣賞,像個解說員一樣仔仔細細地告訴妳這個世界會有

   多少妳的芬芳。當我用眼角的餘光搜尋到妳臉上的那一抹紅,而妳竟悄悄地轉頭靦

   腆微笑時,我便會輕柔地在妳的耳畔告訴妳:「這是我想送妳的幸福」。


   但我做了嗎?對不起,我沒有。

   若我真的做了,現在的妳,還依然在我身邊嗎?


   若這是一種錯誤,那麼,我的錯誤,便像是一輛誤點的火車,在第一站就已經不夠

   準時,接下來的每一站也都將會遲到了。而妳曾經在哪個站等我呢?是不是我的誤

   點,使得妳收拾起一地的落寞,安靜的離開月台?


   而........他....好嗎?我想問的是,他,對妳好嗎?


   我想知道他是不是跟我類似的男孩子。我想知道他偶爾偷偷欣賞著妳的美麗的眼神

   是不是跟我很像。我想知道某些不經意的時刻,他是否會跟我一樣給妳很大的驚喜

   ,而他這麼做只是想看見妳的快樂。


   我想知道妳選擇的他是不是有我的影子。那麼至少我會比較開心,因為妳並不是因

   為他比我好。那麼至少我會比較放心,因為他至少會跟我一樣對妳好。


   在那之後還沒有接過妳的電話,我就快要忘了妳那甜甜軟軟卻極有穿透力的聲音,

   或許妳也覺得不應該打吧,兩個人在電話裡用沉默來哀悼彼此的痛苦與歉疚有什麼

   必要性的意義嗎?還是妳有那麼點期待我會拍拍胸脯,用笑著的聲音告訴妳「別擔

   心,我會好好的」嗎?


   別傻了,我不是什麼所謂的愛情健將,我所受的傷並不會如科幻片一般瞬間就癒合

   。我只是一個整晚聽著張學友的《慢慢》,把自己的痛苦和著張學友的歌聲一起蒸

   發在腦海裡的脆弱男子,在心裡吶喊著想吶喊的吶喊,在眼裡哭泣著想哭泣的哭泣

   。心碎了一地等待我去掃乾淨,而我只是蜷曲在不知名的角落舔舐著傷口,這時候

   我的無助顯得晶瑩剔透。


   所以我用失去妳的悲傷,在雲深不知處埋葬我愛情的眼淚。曾經告訴過我害怕深夜

   裡太過安靜的寂寞的妳,送了一個叫做愛情的寂寞的禮物給我,而且,送得....安

   安靜靜的。


   謝謝妳,我收下了,這份愛情的大禮。我想,這或許會是一種勳章,表揚著我曾經

   為了愛一個人而寂寞過。


   只是,我依然躺在地獄裡,而那身在天堂的夢,已經醒了。

 

 

 


   在那之後,租屋處的頂樓開始變成我一個人沉默的面對世界的地方,而「雲深不知

   處」所埋葬的眼淚與傷痛太多了,我再也沒能鼓起勇氣上去。曾經,我跟她在那裡

   說過許多可以讓自己溫暖一輩子的話,許多看似承諾的決定也一句一句的熨在心底

   ,但在她一句「對不起」之後,什麼都成了過去式了。


   跟她分手後的第三天的夜裡,我才在「雲深不知處」哭出來。那三天對我來說像是

   生命出現了斷層,儘管我再怎麼努力地回想那三天我到底做了什麼?答案依然都是

   一片空白,感覺像是我利用了那三天的時間暫時地離開世界,但是是什麼帶我走的

   呢?又帶我去了哪裡?我依然全無記憶。

 

   我何時開始進食的?我也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

   我甚至什麼時候洗過澡了?什麼時候出過門了?什麼時候把換洗的衣服放到投幣式

   洗衣機了?什麼時候把廁所洗乾淨了?房東什麼時候來收過房租了?垃圾什麼時候

   倒過了?......所有的事情,我完全沒有印象。

 

   我像個行屍一樣,對任何事都沒有知覺了。唯一我記得的,就是當時如潮水般一波

   波堆疊的情緒,而這些情緒鮮有,這些情緒別人與我分享不得。


   「啊,好深邃的寂寞啊。」我心裡如此吶喊著。

 

   我在與謝蓓雲分手之後認識了寂寞,然後在與劉郁萍分手之後了解了寂寞。

   那之後所做的一切的事情與動作,都會有寂寞的感覺與味道。一個人去吃飯的時候

   像是一個人在品嘗著寂寞,一群人去吃飯的時候,也像是你一個人在品嘗著寂寞。

   一個人在家裡看電視的時候,像是一個人在欣賞著寂寞,一家人在家裡看電視的時

   候,也像是一個人在欣賞著寂寞。


   於是,我初期的創作,感受大部份都是灰色的。那一篇篇的文章整齊地排列在我的

   網路硬碟裡,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被冰封起來的情緒。偶爾寫了幾篇比較開朗或

   開心的文章,事後看的感覺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那幾篇的顏色在一片灰當中看來

   顯得格外刺眼。


   而我,似乎得了寂寞恐懼症,黑夜的來襲是寂寞的催化劑,我連上線,在BBS與聊天

   室裡尋找能夠稀釋我的寂寞的人,就算是說笑話也好,或是隨意聊也可以,只要能

   阻止我的寂寞像炸彈一樣的再爆炸,你要我做什麼去忘了寂寞都可以。


   可是,寂寞忘不了。真的忘不了。

 

   我曾經在批踢踢BBS站上發表過一篇文章,我假裝自己是一個上班族,身上總有著辦

   公室白色日光燈的牢騷味,我期待這樣的假裝帶給我一種保護,我可以不必擔心自

   己的身份曝光,這樣我便可以放心地去寫我的寂寞。


   我寫道:


   「剛回到家,身上還裹著電影院裡歡樂的氣氛,奇怪的是,心情平靜的像沒有風吹

   過的湖水一樣。習慣性地點了一根煙,一個人坐在三人份的沙發上,眼前一瓶剛從

   冰箱裡拿出來的可樂,好像感覺到熱了,它開始換上水滴裝。


   我喝了一口,那味道很像寂寞。

   喝了第二口,那味道更像寂寞了。

   再喝第三口,可樂還在我的嘴裡,我看了看瓶身的標示,添加物上並沒有寫著寂寞

   幾公克啊。


   明天有個重要的稿件要交,我腦袋裡卻全都是稿件資料以外的東西。我甚至慶幸著

   公司還未上市上櫃,不然我或許會很市儈的擔心起自己今年的年終會不會少了那麼

   幾張配股。


   之前在日記板裡看過一篇別人的日記,我總覺得日記是一種不記名的秘密。只是這

   秘密本身不是秘密的重點,重點在保有這個秘密的人。


   他寫說,到餐館裡去,一個人吃飯,少了一個坐在對面的人,感覺很怪。而這時隔

   壁桌的客人或許正開心大笑地聊天著。


   又如果選擇外帶,把那漸漸涼了的食物帶回家,會有誰在等待著嗎?

   還是依然一個人咀嚼著寂寞呢?


   如果都將是寂寞,那內用跟外帶有什麼差異呢?


   我覺得他的立論點有些失準,畢竟寂寞不是選擇地點的才會引發的疾病。

   它總是靜靜地躺在你心裡,是你把它帶來帶去,不是它選擇像跟屁蟲一樣地一直跟

   著你。


   曾經有個女孩跟我說,她的寂寞感像是一種週期病,每隔一陣子就會發作,而且一

   一次比一次嚴重。那週期甚至比她的生理期更準確。若是兩個一起來,她會覺得世

   界像是被上帝關上了燈一樣的黑暗。


   而我曾經很愛她。


   不過,分手後許久,我才發現她愛上我是因為寂寞,離開我也是。

   但我總是很難分辨的出,到底一個人;不管是男人或女人,他(她)給你的那個擁抱

   ,是出自對你的喜歡,還是出自他(她)心裡寂寞呢?


   不夠聰明的人都要花很多時間才能看得清這些。偏偏這是沒有人能教導你,沒有書

   能查閱,甚至google也沒能搜尋的到的。


   所以,你寂寞嗎?

   如果也是,抽煙的人,請點上一根煙吧。讓我們一起燃燒寂寞。

   如果你不抽煙,那安慰一下自己,因為寂寞等會兒會靜靜地,再躺回你心裡。」

 


   當時,這篇文章得到了一些迴響,躲藏在螢幕背後的我,很高興自己的寂寞得已舒

   發,而且安全地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我在螢幕前偷偷地笑著,煙灰缸上正在綣繞

   著白煙的三毫克大衛杜夫,正在替我燃燒寂寞。

 

   愛情,也就從此之後,愛上寂寞了。

 

 

 

 

 

 

 

 


   - 待續 -

 

 

 

 

 

 


                        * 愛情的寂寞,似乎永遠都最沉重。*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7-122.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