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13)
時間: Sat Sep 10 22:53:34 2005


        「說真的。」柳葦庭說,「你在想什麼?」
        我回過神,接觸她的甜美笑容,腦海裡劉瑋亭的空洞眼神逐漸模糊。
        『說真的。』我說,『我已經想通了。』
        「嗯?」她很疑惑,「說真的,我不懂。」
        『說真的。』我說,『我也無法解釋。』
        她楞了一下,也沒繼續追問,便又笑了起來。


        吃完飯離開餐廳後,我們信步走著,彼此都沒開口。
        冬天已經輕輕來臨,天氣有些冷。
        『說真的。』我發覺走入一條死巷,便停下腳步,『我們要去哪裡?』
        「說真的。」她也停下腳步,「我也不知道。」
        『不是妳在帶路嗎?』
        「我是跟著你走耶。」
        我們互望了幾秒鐘,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在學校附近租房子,離餐廳很近,我說要送她回家,她說好。
        到了她家樓下,我說:
        『我們班每星期二下午都會打壘球,要不要一起來玩?』
        「方便嗎?」她說,「我是女生耶。」
        『沒關係,我們打的是慢壘。有時慢壘會需要一個女孩子一起玩。』
        「這麼說的話,我又是去充數的囉。」
        『不,不是充數。』我趕緊否認,『只是想邀妳一起來打球而已。』
        她先笑了兩聲,然後說:「好,我去。」


        上樓前,她回頭說:「說真的,這頓飯很貴。」
        『說真的,確實不便宜。』我笑著說,『不過很值得。』
        「你真的……」
        『不像是選孔雀的人。』她話還沒說完,我便把剩下的句子接上。
        她笑了笑,揮揮手後便上樓了。


        從此每星期二下午,柳葦庭會跟我們一起打壘球。
        我們讓她當投手,每當她把球高高拋出時,臉上便會露出燦爛的笑容。
        由於她個性很開朗而且親切,沒多久便跟我班上的同學混得很熟。
        打完球後會一起去吃飯,她也會去,我們並不把她當外人。


        記得她第一次來打球時,班上有個同學偷偷問我:
        「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搖搖頭,『不是。』
        隨著大家越來越熟,問我的人越來越多。
        「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猶豫了一下,又搖搖頭,『還不算是。』
        但我猶豫的時間卻越來越長。


        我偶爾會打電話給柳葦庭,約她出來吃個飯或看場電影。
        她從未拒絕過我,除非她真的有事。
        她也常到我研究室,打打電腦,跟其他人聊聊天。
        雖然我還是否認我跟她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但班上的同學幾乎都把我們視為一對。


        有天晚上我接到她的電話,才剛說幾句,她便問我是不是感冒了?
        『可能吧。』我說,『昨天騎車時,狠狠地淋了一場雨。』
        「怎麼不穿雨衣呢?」
        『雨衣不見了。』
        「那為什麼不躲雨呢?」
        『趕著上課,沒辦法。』
        她沒再多說什麼,只叫我要保重,便掛上電話。


        隔天一進研究室,發現桌上有一件新的雨衣和一包藥。
        雨衣上面放了張紙條,上面寫著:
        「雨衣給你。感冒藥要吃。記得多休息多喝水。葦庭。」
        看著紙條上的葦庭,有種觸電的感覺。
        我知道這就是所謂的臨門一腳,它讓我內心的某部分瞬間被填滿。


        紙條上的葦庭就只是柳葦庭,我可以藉由文字清晰勾勒出她的模樣;
        但如果我在心裡唸著柳葦庭這名字,便會不小心也把劉瑋亭叫出來。
        因為柳葦庭與劉瑋亭的發音實在太接近了。
        如今我終於有單獨跟柳葦庭相處的機會,也有了只關於她的記憶。


        吃完感冒藥後兩天,又到了打壘球的日子。
        柳葦庭打了支安打,所有人都為她歡呼鼓掌。
        「說真的。」又有個同學挨近我問,「她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不。』我毫不猶豫,『她是。』


        我拎起球棒,走進打擊區。
        葦庭站在一壘上對著我笑,並大喊:「加油!」
        瞄準來球,振臂一揮,在清脆的鏘聲後,白球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


        我甩掉球棒,朝一壘狂奔,緊緊追逐我的女友 —— 葦庭的背影。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