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27)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ue Sep 19 01:03:50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csnews.cs.nctu!news.cs.nctu!netnews.
───────────────────────────────────────

 

 


   「情人節快樂啊!妳剛去約會回來嗎?」我手裡拿著拖把,笑著問。

   『沒呀!我沒有去約會啊!』

   「怎麼可能?沒人約妳嗎?」

   『嘿嘿!』她詭譎的笑了笑,吐了吐舌頭。

   「一定是一堆人吧。那個R同學沒約你?」

   『沒啊。』

   「那個Q同學呢?他沒穿著告白衣來找妳嗎?」說著說著,我自己笑了起來。

   『也沒呀!』


   『嘿嘿。』她又露出詭譎的笑。

 

   「看妳穿得一身粉紅就知道妳剛約會回來。」

   『就跟你說沒有咩。』

   「那妳幹嘛穿得這麼漂亮?」

   『姑娘我心情好,不行嗎?』

   「可以可以。妳說什麼都可以。」

   『跟你哈啦到我都忘了,我是來買東西的。外面還有人在等我呢。』


   聽她這麼一說,我把視線移到店外,果然有輛黑色的車子停著,裡面坐了一個男子

   。他正抽著煙,手裡拿著像是CD的歌詞在看。

 

   「喔?原來是正要出去啊?」說這話的時候,我突然有些難過。但我還是擠出了笑

   容。

   『你別亂想,那是我哥哥。』她在貨架上翻找著東西,然後轉頭對著我說。

   「哥哥?親哥哥?」

   『是啊!我才不玩那種什麼乾哥哥的遊戲。』

 

   聽完她的話,我本來漸漸烏雲罩頂的心情突然一片明朗。

 

   「所以,妳哥要帶妳去約會?」我問了一個很笨的問題。

   『我哥帶我去約什麼會啊?我們要回家啦。』

   「喔喔喔!哈哈哈!我亂說的啦。」我摸摸頭,傻笑著。

 

   然後,她拿東西到櫃檯準備結帳的時候,我交給她一張紙,那是我在上班無聊的時

   候寫的一首詩。


   「這給妳。」

   『這是啥?』

   「一首詩啦。我亂寫的,無聊咩。哈哈。」

   她看了看那首詩,然後瞇著眼笑了起來,『假裝?』,她抬頭看著我,然後唸著那

   首詩的名字。


   「對,假裝。」我說。

 

   我還記得那首詩是這樣寫的:

 

   「因為妳太美麗,讓我無法轉移視線,

     所以,我只好假裝月光比妳更美,

     然後寫詩讚頌月光。


     因為妳太像夢境,讓我無法清醒,

     所以,我只好假裝夢境比妳真實,

     然後捎信給我的真實。


     我的感性和我的理性開始玩著捉迷藏,因為妳的出現。

     我的理性當鬼,他總是比較愛強出頭。

     我的感性躲在膽怯背後,他只偶爾探出個頭。


     就算把天光月光星光都借來做顆鑽石給妳,我想都還是不夠的。

     因為妳在我眼裡的光芒,已經超越了這所有。


     這時,理性說:「冷靜點。」

     這時,感性說:「勇敢些。」


     而那封我自己寄給自己的真實,打開來看,卻是妳的夢境。」

 


   她看完,然後看了我一眼,有些臉紅的笑著,但她的笑並沒有露出牙齒。


   『確定要給我嗎?』她問。

   「是啊。確定給妳。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那只是一首詩,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她看了看手裡的那首詩,然後抬頭說:『是啊。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那時候,行政院環保署還沒有實施不提供購物袋的政策。她拎著裝滿食物的購物袋

   ,走出店門口,然後又折回來說:『中秋節有沒有空?』


   「我不知道,我盡量排休看看,要幹嘛?」

   『烤肉啊。我們找一群同學烤肉去。』

   「喔!好啊。我排排看喔!」

   『好。對了,我剛剛一直要跟你說都忘了....』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

   「什麼?」

   『就是你的額頭長了一顆青春痘。哈哈!』她說完,轉頭就走向那部黑色的車子,

   然後坐上去,關上門,伸出手來說拜拜。

 


   後來,開學過後沒多久,同學們都知道了我轉到夜間部的事情。一群比較好的同學

   很快地跑到7-11來找我,他們關心著問我為什麼要轉到夜間部呢?

   我只是很輕描淡寫地說,我想要自己半工半讀,不想造成家裡的負擔,對於家裡的

   經濟狀況,我則是選擇迴避不談。

 

   當然,這件事劉郁萍也知道,她是第一個到7-11問我的人。那天晚上是她在7-11裡

   待最久得的一次,甚至,外面的天空都已經快亮了,她還在陪我聊天。只是,相同

   的,我並沒有告訴她我家裡的經濟困境,我只是跟她說,賺錢供自己讀書的感覺很

   好,有一種紮實感。

 

   在新的夜間部班級裡,我的新同學們都很好相處,教授也跟日間部的幾乎相同,外

   聘的講師僅在少數。這讓我免去了許多課堂生態可能會造成我不太習慣的恐慌。畢

   竟我沒有在晚上才上課過,而且因為夜間部的同學大都有工作的關係,所以念夜間

   部的人必須要比念日間部的學生更懂得把握時間,相對地,感覺上夜間部的同學在

   處理事情與思想上都比較成熟。


   有時我回頭想一想,轉夜間部對我來說或許是件好事。至少我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早

   接觸到所謂的現實。

 

   漸漸地在夜間部習慣了,我也開始平衡半夜上班,白天睡覺,晚上念書的生活。我

   在晚上十點半出門去上班,然後早上七點半左右離開7-11,吃過早餐看過一些書,

   大概中午時就躺下去睡覺,大約晚上七點多起床吃晚飯,然後看個書或看個電視就

   準備去上班。

 

   就這樣日復一日,很快地,中秋節到了。

 

 

 

 

 

 


   - 待續 -

 

 

 

 

 

 

 

               * 半工半讀對我來說,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時間。*

                 * 它讓我學到凡事要靠自己,得到的都無愧於心。*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8-75.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