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5)
時間: Thu Sep 22 13:41:58 2005


        她終於離開我腿上,將口中的冰塊吐在桌上,其實也只剩小冰角而已。
        我不等她開口,立刻掏出一百塊鈔票放進大杯子裡。
        她說聲謝謝,低頭又將桌上的小冰角含進口中,然後拉開我衣服領口,
        將冰角吐進衣服內。
        我嚇了一跳,突然覺得腹部一陣冰涼,趕緊拉扯衣服抖出那塊小冰角。
        她咯咯笑著,視線轉向榮安。
        「不。我怕冷。」榮安迅速站起身,「我要去上廁所。」
        說完一溜煙跑掉。


        「來這裡吧。」金吉麥說,「讓我的熱情融化妳的冰塊。」
        紅衣女子笑吟吟地點點頭,走向金吉麥。
        我整理好衣服,越來越覺得這地方真的不適合我,開始如坐針氈。
        環顧四周,卻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樂在其中;
        除了站在吧台旁那個穿藍色絲質衣服的女子。


        我不禁多看她兩眼,發覺她只是斜靠在吧台,視線雖偶爾會四處游移,
        但沒有任何的人、事、物可以吸引住她的目光超過0.1秒。
        震耳的音樂、舞動的女子,使這個空間的溫度升高、空氣也快速流動。
        所有人都在動,即使只是單純聽音樂的人,手指也會跟著打節拍;
        只有她,始終是冰冷的存在,一副天蹋下來也與她無關的樣子。
        她就像烏鴉頭上的白髮一樣突兀。


        榮安從廁所回來了,我埋怨他不講義氣,竟然獨自溜走。
        「沒辦法。」他說,「我不喜歡女孩子坐在我腿上動來動去。」
        『那你為什麼帶我來?』我說。
        「這地方是包商請我們來玩的,金吉麥那時也在。」榮安說,「我雖然
          不習慣這裡,不過看其他人都很開心,所以猜想你也會開心。」
        我苦笑兩下,說:『所以你這次才拉金吉麥來壯膽?』。
        「是啊。」榮安偷瞄了金吉麥一眼,「他在這種場合算是如魚得水。」
        我也看了看金吉麥,但看不到他的臉,他的身影被一個綠衣女子遮住,
        只能看到他放在女子腰部的雙手。


        眼角餘光瞥見一個女子正站在桌旁,我慌張地站起身,猛搖手說:
        『不。我不要。』
        匆忙起身時大腿碰上桌子,杯子搖搖晃晃後倒了下來,發出匡的一聲。
        「你做什麼?」她說,「我是來收杯子的。」
        這才看清楚她是穿藍色衣服的女子,於是說:『我以為妳是……』
        她剛彎身用手將杯子扶正,但聽到我的話後,立刻直起身子逼視著我,
        冷冷地說:「是什麼?」


        極度嘈雜的環境中,杯子撞擊桌面的聲音顯得微不足道。
        但她說話的聲音和語氣,卻一字一句清晰地鑽進我耳裡。
        我好像不只接觸她的靜電保護層,可能已經穿透保護層並冒犯了她,
        於是她釋放出更高的電壓、更強的電流。
        我覺得應該跟她說聲對不起,但卻開不了口。


        她收拾好杯子,直接走開,不再理會依舊呆立的我。
        榮安拉了拉我,讓我重新坐回沙發。
        我靠躺在沙發上,靜靜看著舞台上舞者的扭動,偶爾轉頭跟榮安說話。
        當任何想熱舞的女子近身三步時,我立即搖手搖頭並轉身以示拒絕。
        榮安也是,只不過他的拒絕方式就是跑進廁所。
        金吉麥似乎來者不拒,我轉頭看他時通常看不到他的臉。


        「給點專業精神好不好,拜託。」
        那是金吉麥埋怨坐在腿上的女子竟分心觀摩舞台上舞者的舞姿。
        「同樣的招式對聖鬥士不能使用兩次!」
        那是紅衣女子再度坐在金吉麥腿上時,他說的話。
        金吉麥不斷送往迎來,各種顏色的女子都曾一親芳澤他的大腿。
        到後來我乾脆連口袋剩下的三張百元鈔票也給他。


        我們在午夜兩點離開中國娃娃,雖然外面天氣冷,但我覺得神清氣爽。
        不知怎的,我想起那個心理測驗,便問金吉麥: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學長,這個我大學時代就玩過了。」他回答,「那時我選老虎,因為
          老虎最威猛,會讓我覺得最有面子。但是現在嘛,我會選別的。」


        『你現在會選什麼動物?』我又問。
        「孔雀。」他笑著說,「孔雀既高貴色彩又豔麗,如果帶在身邊的話,
          隨時隨地都會覺得賞心悅目。」
        我腦海裡突然浮現幾年前打系際盃乒乓球賽時,他興奮地跟我說:
        「學長,我們贏了,進入八強了!」
        他那時候的笑容,跟剛剛女子坐在他大腿時的笑容,完全不同。


        『你也選孔雀啊……』
        我說完這句話後,試圖再多說點什麼,卻只能在心裡嘆一口氣。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