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20)
時間: Tue Sep 13 21:32:43 2005


        決定要重新過日子後,我把她退回來的情書和那幾千張紅色小卡片,
        都收進樓上的房間。
        這樣我便不會觸景傷情,但也不至於完全割捨掉這段回憶。


        樓上的房間很雜亂,竟然找不出乾淨的角落來擺東西。
        為了給自己找點事做,我乾脆花了兩天的時間清理一番。
        把確定不要的雜物丟掉,並把剩下的東西收拾整理好後,
        我便得以一窺這房間的全貌。


        單人床貼牆靠著,對面的牆上有很大的窗,勉強算是落地窗,
        因為窗台離地板僅約10公分左右。
        拉開窗簾後,躺在床上望向窗外,正對著屋後一棵枝葉茂密的樹。
        風起時,樹上的枝葉會輕拂著窗戶的玻璃,隱約可以聽到聲音。


        我聽了一會樹木的低語,全身很快放鬆,然後進入夢鄉。
        醒來時臉已背對著窗而幾乎貼著靠床的牆,而且眼前有一團小黑影。
        戴上眼鏡仔細一看,原來在牆上比較偏僻的角落裡寫了很多字,
        很像幾千隻黑色的螞蟻爬在牆上。


        這些文字像是心情記事,並不像廁所或是風景區的留言那樣淺薄。
        牆上的留言是從很深的心底爬出,化為文字,逐字逐句記錄在牆上。
        每則留言的字數不一,有的不到十個字,有的將近一百字,
        但最後都一定寫上日期。
        留言並未按照日期在牆上規律排列,而且時間間隔也不一定,
        有時三天寫一則,有時隔半個多月。
        當初寫字的人應該是在想抒發時,便隨便找空白處填上心情。


        由於字寫得很小,我大約花了半個小時才將這些留言看完。
        「我要走了。尋找另一面可以陪我一起等待的牆。」
        這是他最後一則留言,時間是我搬進這房子的前一年。


        我想他一定是個寂寞的人,只能跟牆壁說心事,
        而且這些心事幾乎沒有快樂的成分。
        或許他在快樂時不習慣留言,但對一口氣看完這些留言的我,
        只覺得他很寂寞。
        對於仍陷入葦庭離去的悲傷的我而言,不禁起了同病相憐的感覺。


        我揉了揉發痠的眼睛,再看了一眼窗外的樹,便離開床找了隻筆,
        也在牆上寫下:
        「正式告別葦庭,孔雀要學著開屏。」
        然後留下時間。


        從此只要我無法排解想起葦庭時的悲傷,就在那面牆上寫字。
        說也奇怪,只要我留完言,便覺得暢快無比。
        在某種意義上,這面牆像是心靈的廁所,雖然這樣比喻有些粗俗。
        漸漸地,留言的時間間距越來越長,留言的理由也跟葦庭越來越無關。


        我很感激那面牆,它讓我能自由地抒發心裡的悲傷。
        悲傷這東西在心裡積久了並不會發酵成美酒,只會越陳越酸苦。
        只有適時適當的釋放,才能走出悲傷。
        我把過去的我留在牆上,重新面對每一天。
        既然無法擺脫孔雀的形象,就當個開屏的孔雀吧。


        屋外突然響起電鈴聲,我走出房間,打開院子的門。
        『榮安!』
        我很驚訝,不禁失聲叫了出來。
        「同學。」門外的榮安只是一個勁兒的傻笑,說:
        「唸我的名字時,請不要放太多的感情。」


        雖然榮安只是我的大學同學,但我此刻卻覺得他像是久別重逢的親人。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