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4)
時間: Thu Sep 22 13:40:44 2005


        有個黃衣女子往這裡走來,將一個很大的透明酒杯放在桌上。
        杯子的直徑起碼有30公分,倒滿兩瓶酒大概不成問題。
        不過杯子裡沒有酒,只有七八張紅色鈔票躺在杯底。
        我略抬起頭看著她,她說:「要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轉頭看了看金吉麥,只見他猛點頭。


        黃衣女子笑了笑,開始在我面前舞動起來。
        她將雙手放在我頭上,隨著節拍反覆搓揉我頭髮、耳垂和後頸。
        彷彿化身為聽見印度人吹出笛聲的眼鏡蛇,她的腰像流水蜿蜒而下,
        也像藤蔓盤旋而上。上上下下,往返數次。
        然後她停了下來,雙手搭在我肩膀,身體前傾,跨坐在我腿上。


        從她舞動開始,我的肌肉一直是緊繃著,根本無法放鬆。
        當她跨坐在我腿上時,我吃了一驚,雙手縮在背後做出稍息動作。
        後來她甚至勾住我脖子,我的鼻尖幾乎要貼著她揚起的下巴,
        而我的眼前正好是她豔紅的雙唇。
        一股濃烈的脂粉香混雜少女汗水的氣味,順著鼻腔直衝腦門。
        我的視線偷偷往上移,看見她眼睛朝上,額頭滲出幾滴汗水。
        大約是20歲的女孩啊,也許還更小,一臉的濃妝顯得極不相稱。


        我偷瞄她幾次,她的視線總是朝上,因此我們的視線始終無法相對。
        這樣也好,如果視線一旦相對,我大概連勉強微笑都做不到。
        只好試著胡思亂想去耗掉這一段男下女上的尷尬時光。
        我突然聯想到,她好像是溺水的人,而我是直挺挺插入水裡的長木。
        她雙手勾住我並上下前後舞動的樣子,
        像不像溺水的人抱住木頭而載浮載沉?


        「謝謝。」
        她停止動作,離開我的腿,直起身時淡淡說了一句。
        『喔?』思緒還停留在我是木頭的迷夢中,便順口說:『不客氣。』
        「什麼不客氣!」金吉麥有些哭笑不得,不斷對我擠眉弄眼。
        榮安拉了拉我衣袖,在我耳邊說:「給一百塊小費啦!」
        我恍然大悟,趕緊從口袋裡掏出一百塊鈔票,放進她帶來的大酒杯中。
        她沒再說話,逆時針繞著圓桌走了半個圓,到金吉麥面前。


        我有脫離險境的感覺,略事喘息後,轉頭跟榮安聊天。
        聊了一會後,我才知道這家店每晚12點過後,便有這種熱舞。
        因為堅持著12點過後的規矩,再加上沒有明顯的違法情事,
        因此轄區警察也不會來找麻煩。
        「一百塊小費是基本,但你若高興,多給也行。」榮安說。
        我瞥見金吉麥輕鬆靠躺在沙發上,右手還輕撫那黃衣女子的背。


        穿藍色絲質衣服的女子將飲料端來,她對周遭一切似乎不以為意,
        即使黃衣女子正坐在金吉麥腿上熱情舞動著。
        反倒我覺得有些羞愧,不敢正眼看她。
        她把飲料一一擺好後,便轉身走人。
        喝了一口泡沫紅茶,味道很普通,跟一杯賣10元的泡沫紅茶沒啥差別。


        「賞妳一百塊大洋。」
        金吉麥將一百塊鈔票放進大酒杯,並笑著跟黃衣女子揮揮手。
        「學長,放輕鬆啦。」黃衣女子走後,金吉麥笑著說:「這裡不算是
          色情場所,你不會被抓進警察局的。」
        然後他說真正的色情場所,一般人消費不起卻又心存好奇,
        所以這裡剛好提供給生活在光明裡的人一個接近黑暗的機會。
        「如果你不要這種特別服務,說“不”就行了。」
        聽到他這麼說,我才稍微安心。


        看了看四周,有幾桌的客人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模樣,甚至還有女生。
        他們還滿悠閒自在的,似乎只是單純喜歡這種熱鬧、新鮮與刺激。
        「嗨,你好。」一個紅衣女子走近我,帶著微笑。
        『不。』我說,並搖搖頭。
        「好嘛。」她昵聲撒嬌,「沒關係啦。」
        『這……』我不知所措,眼神轉向金吉麥求援。
        沒想到金吉麥反而笑著說:「我學長會害羞,妳要溫柔一點。」
        女子嫣然一笑,放下一大一小兩個杯子在桌上,然後在我耳邊輕聲說:
        「別緊張哦。」


        不緊張才怪。
        她不像先前的黃衣女子視線總是向上,她跳舞時始終直視著我。
        如果我稍微偏過頭,她的雙手會捧著我臉頰,將我扳正朝著她。
        還好她並沒有跨坐在我腿上,我還不至於太緊張。
        視線偷偷游移,瞥見桌上的一大一小兩個杯子。
        大杯子的杯底躺了十多張鈔票,其中竟然還有幾張五百塊的鈔票;
        小杯子是普通的茶杯,裝滿了四四方方的冰塊。


        她突然停下來,從小杯子裡拿出一個冰塊,含在口中。
        然後她跨坐在我腿上,雙手輕放在我肩上,臉慢慢貼近我。
        被火紅嘴唇含著的白色冰塊,滑過我右耳、右耳垂、右臉頰後往下,
        繞著脖子的弧度,經過喉結的高突,往上滑過左臉頰、左耳垂、左耳。
        沿路上,我不僅感受到冰塊的冷,更感受到她鼻中呼出的熱。
        而她嘴裡更不時含糊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


        這就是她為什麼會拿到五百塊小費的必殺技嗎?
        或許她認為這是種挑逗,但對我而言卻是折磨。
        我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