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8)
時間: Mon Sep 26 20:29:50 2005

 

    *  *  *  *  *  *  *  *


        藍衣女子看完房子後,隔天便搬進來。
        她搬進來那天我跟她只匆匆打個照面,便各自去忙。


        院子裡多停放了一輛機車,應該是她的。
        但即使機車在,她卻未必在樓下房間,這讓我有些納悶。
        連續一個禮拜,只看到她房間亮著的燈,從沒碰過面。
        我只知道她在中國娃娃工作,其他一無所悉,連名字也不知道。


        隱約聽到咚一聲,像低沉的鼓音。
        正懷疑聲音從哪傳來時,又聽到一聲咚,這次確定是從樓下。
        走出房間,看見她站在院子,說:「聽見了吧?」
        『嗯。那是什麼聲音?』
        「敲天花板的聲音。」她晃了晃手中的掃帚,「這樣叫你比較直接。」
        『有事嗎?』我問。
        「嗯。」她點點頭,「可不可以麻煩你載我去車站坐車?」


        我說了聲好,走下樓發動機車,瞥見她的機車就在旁邊。
        心裡剛浮現為什麼她不自己騎機車到車站的想法,便聽見她說:
        「我要到台北,明天才回來,如果騎機車去車站,還得付寄車費。」
        『妳要坐火車?』她坐上車後座後,我問:『還是客運?』
        「客運。」她回答,「車錢比較便宜。」
        我載她到統聯客運,一路上她雙手抓著車後鐵桿,跟我保持距離。
        「謝謝。」下了車後,她說:「讓我省了一趟計程車錢。」
        她跟我講的這三句話都離不開錢,果然是選孔雀的人。


        隔天晚上我從學校回來時,發現她房間的燈是亮的。
        她可能聽到關上院子鐵門的聲響,在房間說:「你有空嗎?」
        『嗯。』我在院子回答。
        「能不能請你進來一下?」她說,「有件事想問問你的意見。」
        我猶豫一下,便走進我曾經住過幾年但現在是她的房間。
        房間充滿藍色的基調,除了床位沒變外,其餘都變了。


        她盤腿坐在地上,面前攤開一個黑色包袱,上面擺了幾條牛仔褲。
        旁邊還放了張灰色厚紙片,寫上:名牌牛仔褲特賣,一件190元!
        我看她正瞧得專注,悄悄走到她身後站定。
        「如果是你,你會買嗎?」她突然開口。
        『不會。』我搖搖頭。
        她轉頭看我正站著,招招手示意我坐下。


        「昨天晚上我在台北鬧區擺攤賣牛仔褲,生意很差。」
        她看我也盤腿坐下後,用解釋的口吻說著。
        『就剩這幾件?』我說,『生意怎能說不好。』
        「還有幾十件我放在台北,沒帶回來。」她說。
        『喔。』我隨手拿起一件牛仔褲,說:『這真的是名牌嗎?』
        「你說呢?」她笑了笑,語氣有些曖昧。


        『如果一顆鑽石賣妳100塊,妳會買嗎?』我問。
        「當然不會。」她說,「這種價錢不用看就知道是假的。」
        『如果是1000塊呢?』
        「嗯……」她說,「那應該會看一下。」
        『所以妳賣不出去的癥結在價錢。』
        「哦?」


        我向她借隻筆,把灰色厚紙片上寫的190,加了一筆變490。
        「490?」她有些好奇。
        『嗯。』我說,『名牌牛仔褲也得一兩千塊,妳賣190人家一定以為
          是假貨;如果賣490的話,人家可能會覺得撿了便宜。』
        她沉思一會後,說:「190都賣不出去了,490的話……」


        『在台北鬧區走動的人,口袋飽滿、生性多疑,如果賣太便宜他們會
          覺得不屑,連看也不會看一眼,就像是100塊一顆的鑽石那樣。』
        「真是這樣嗎?」
        『嗯。賣490會讓人產生也許真是名牌牛仔褲的錯覺;而賣190只是
          擺明告訴人,妳只是想便宜地賣雜七雜八品牌的牛仔褲而已。』
        她想了一下,說:「好。我下星期再上台北賣賣看。」


        我覺得盤腿坐著腳有些痠,便站起身子,問:『妳在台北擺攤?』
        「偶爾而已。」她說,「因為貨源在台北,而且台北也比較好賣。」
        『那……』
        「嗯?」
        『沒什麼。』
        我緊急煞車,因為覺得如果問她在中國娃娃的工作,應該是種冒犯。


        「你是做什麼的?」她一面用包袱裹住牛仔褲,一面問。
        『我還在唸書。』
        「什麼?」她很驚訝,停止手邊動作,「你這種年紀還在唸書?」
        『我在唸博士班。』
        「哦。」
        她應了一聲,也站起身,把包袱收好。


        「你念什麼的?」她又問。
        『工程。』
        「念工程的人應該很老實,怎麼你的想法這麼奸詐?」
        『奸詐?』
        「我用很低的價錢拿到這些褲子,只想便宜賣,有賺就好。哪像你,
          知道要抬高價錢來誘騙人。你念那麼多書,是要念來騙人的嗎?」


        我無法回答這問題。
        雖然我在《性格心理學》這門課中學到一點心理學的皮毛,
        但我害怕我對金錢的敏銳度是來自選孔雀的本質,而非所學得的知識。
        突然想到小雲也曾說我不太像學工程的人,不禁有些感慨,說:
        『可能是因為我也是選孔雀的人吧。』
        她微微一楞,不再說話。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