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24)
時間: Thu Sep 15 20:38:04 2005


        「狗!」榮安又大聲回答。
        「這裡面沒有狗呀。」小雲搖搖頭。
        「我不管,我就是要選狗。」
        「哪有這樣的,你賴皮。」小雲笑著說。
        我則一句也不吭。


        「你呢?」小雲將頭轉向我,「選哪種動物?」
        『孔雀。』
        我的語氣很淡漠,剛才應該用這種語氣點酒才會顯得性格。
        她微微一楞,然後說:「你們知道這幾種動物的代表意義嗎?」
        「知道啊。」榮安笑了笑,「我們大學時代就玩過了。」
        「這樣就不好玩了。」小雲的語氣有些失望,但隨即又笑著說,
        「那你們猜猜看我選什麼?猜中的話我請客。」


        「你一定選羊。」榮安說。
        「猜錯了。」小雲搖搖頭,然後目光朝向我。
        『妳應該是選馬。』我說。
        「你的酒我請。」小雲笑得很開心。
        『謝謝。』我說,『對選孔雀的我而言,非常受用。』


        「妳為什麼選馬?」榮安問。
        「我喜歡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只有馬才能帶著我四處遊蕩。」
        小雲說,「你呢?為什麼選狗?」
        「狗最忠實啊,永遠不會離開我。」榮安回答。
        「可是選項裡面沒有狗呀。」小雲說,「如果沒有狗,你要選什麼?」
        「我一定要選狗啊!」榮安大聲抗議。
        「好。」小雲笑著說,「我放棄跟你溝通了。」


        他們對談時,我只是在一旁靜靜喝酒,因為我不喜歡這個話題。
        小雲將臉轉向我,應該是想問我為什麼選孔雀,我打算隨便編個答案。
        「你為什麼要點Gin Tonic?」她問。
        『因為……』話剛出口,我才發覺問題不對,『Gin Tonic?』
        「嗯。」她點點頭,「我問的是,你為什麼點Gin Tonic?」
        我被預料外的問題嚇了一跳,楞了半晌,久久答不出話。


        「Gin Tonic通常是女人點的酒。」她看我不說話,便又開口說:
        「而且是寂寞的女人哦。」
        『是嗎?』我很疑惑。
        「難道你沒聽過:點一杯琴通尼,表示她寂寞?」
        『沒有。』我搖搖頭。
        「其實我覺得大多數點琴通尼的人,只是因為這名字的英文好唸。」
        她笑著說,「你也是吧?」


        我絲毫不覺得她有挖苦或取笑的意思,反而覺得很好笑,便笑了一笑,
        然後說:『沒錯。我英文不好,怕丟臉。』
        小雲聽完後也笑得很開心。
        不知道是酒精的緣故還是小雲給人的感覺,我覺得心頭暖暖的,
        全身不自覺放鬆。


        小雲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榮安則開始跟我說起他們認識的經過。
        原來他第一次來這裡跟小雲聊天時,竟發現他的同袍就是小雲的哥哥。
        『這麼巧?』我說。
        「對啊。」榮安隨口回答,好像不覺得這種際遇有多了不起,
        「後來我就常來了,偶爾也會帶同事來。」
        『喔。』
        我應了一聲,端起酒杯後才發覺酒已經沒了。


        榮安又點了一杯Vodka Lime,我因為心情很好,也跟著要了一杯。
        我和他邊喝邊聊,小雲不忙時也會過來一起聊天。
        小雲雖然健談,但話並不多,而且臉上總是帶著笑容。
        是朋友之間那種親切的笑,而非老闆與顧客之間那種應酬的笑。


        望了望坐在吧台中央的那幾位男士,他們正努力找話題,
        或是持續某個話題以便能跟小雲聊天。
        在生物界裡,雄性為了吸引雌性的注意,總是會炫耀自己。
        人類也是一樣,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一旦碰到喜歡的異性,
        言談舉止間的炫耀是藏不住的。
        我偷偷打量小雲,發覺她真的很迷人,難怪那些男士會喜歡她;
        也難怪我剛走進這裡時,會看到他們警戒而緊張的神情。


        我和榮安越坐越晚,直到吧台邊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這時才驚覺他並不像我一樣,他一早還得去工地上班。
        『該走了。』我說,『不好意思,忘了注意時間。』
        「沒關係啦。」榮安說,「你喜歡的話,坐多晚都行。」
        『還是走吧。』我站起身。


        榮安要先上個洗手間,我便在吧台邊等他。
        小雲似乎沒事做了,順手整理吧台的動作看起來很愜意。
        當她將吧台上最後一個煙灰缸收好時,說:「為什麼你會猜我選馬?」
        『隨便猜的。』我不好意思笑了笑。
        「你運氣不錯。」
        『是啊。』
        我微微一笑,她也微笑相對。


        沒了榮安,我覺得與小雲獨處時有些不自在,便拿起吧台上的酒單,
        讀讀上面的英文字打發時間。
        「很辛苦吧?」小雲說。
        『嗯?』我沒聽懂,視線離開酒單轉向她。
        「當一個選孔雀卻又不像選孔雀的人。」


        我張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半句。
        因為我突然覺得今晚喝進肚子裡的所有酒精,好像同時燃燒。


        一直到榮安走過來,我體內的酒精都還未燃燒殆盡。
        「要記得喔!」榮安對她說:「我這個朋友可是高材生呢。」
        聽到他這麼說,我的體溫瞬間回復正常,拉著他便走。
        當我右手拉著榮安、左手推開店門時,聽到小雲在背後說:
        「Someone wants a Gin Tonic. It means someone's lonely.」


        我停下腳步回過頭,只見小雲淡淡笑了笑。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