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2)
時間: Wed Sep 28 15:35:58 2005

 

    *  *  *  *  *  *  *  *


        當蟬鳴從房間落地窗外的樹上傳來時,我知道夏天到了。


        以前住樓下時,從未在這裡聽過蟬鳴;
        沒想到一搬上來,窗外樹上蟬的叫聲竟如此嘹亮。
        聽到第一聲蟬鳴時,除了驚訝外,又突然想起劉瑋亭。
        記得《性格心理學》最後一堂下課後,我奮力追出教室時,
        接觸到她的最後一瞥。
        那時覺得整個世界空蕩蕩的,只聽見身旁樹上的蟬鳴。


        隨著天氣越來越熱,蟬越來越多,而且越叫越響。
        窮學生沒錢在房間裝冷氣,只好打開落地窗吹吹自然風。
        一到下午,只要第一隻蟬叫了第一聲,所有的蟬便不甘示弱跟著叫,
        彷彿在比賽誰的氣足、誰的聲音嘹亮。
        於是房間裡像是有一個小型交響樂團在賣力演奏,但旋律毫無章法。
        我常常氣得朝窗外大喊:『你們一定要這麼不成熟嗎?』
        但蟬們不為所動,依舊各唱各的調。看來這個夏天會很漫長。


        我也漸漸多瞭解李珊藍一些。
        知道她除了深夜在中國娃娃上班、偶爾到台北擺攤外,
        她也在一家24小時營業的超市大賣場打工。
        會知道這點是因為她有次拿超市過期的水果罐頭給我。


        「才超過保存期限兩天而已。」她說。
        『吃了不會死吧?』我說。
        「了不起重傷,要死哪那麼容易?」她說。
        我覺得這話好熟,後來才想起這是周星馳電影裡的對白。
        因此我猜她大概喜歡看周星馳的電影。


        這個夏天也特別熱,榮安來找我時,常熱得哇哇亂叫。
        「看來只好講個冷笑話來降低一下溫度。」他說。
        『我不想聽。』
        「你猜猜看,」他不理我,繼續說:「水餃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不想猜。』
        「水餃是男的。」他說,「因為水餃有包皮。」
        說完後他哈哈大笑,越笑越誇張,還笑岔了氣。


        夏天的晚上在家裡待不住,我和榮安通常會出去晃。
        當然最常去的地方還是Yum。
        小雲總會泡一壺酸梅湯請我們喝,酸酸甜甜的,很清涼消暑。


        有天晚上小雲炸了盤雞塊請我們吃,我吃了一塊後抓抓嘴角的傷口。
        「你嘴角怎麼了?」小雲問。
        『這兩天熬夜,應該是上了火。』我說。
        小雲立刻把放在我和榮安之間的雞塊移到榮安面前,然後說:
        「那你要吃清淡一點的東西,少吃點肉類。」
        我抗議說:『妳看過老虎熬夜後改吃素嗎?』


        沒想到話題由老虎開始,七轉八轉竟然轉到劉瑋亭身上。
        小雲對劉瑋亭很好奇,我簡短述說往事,反倒是榮安鉅細靡遺。
        「都是我不好。」榮安說,「如果當初我查到的是柳葦庭就好了。」
        『跟你無關。』我說。
        「可是……」
        『別說了。』我打斷榮安,『是我不夠坦誠,我應該一開始就告訴她
          情書寄錯了。』


        我自以為是的善意選擇隱瞞,卻不知道這樣反而造成更大的傷害。
        因為劉瑋亭應該會覺得我的將錯就錯是在同情她。
        她是選老虎的人,怎能忍受這種同情?
        甚至她會覺得是種羞辱。
        想到以前跟柳葦庭在冰店的對話,不自覺嘆口氣說:
        『如果我是選羊的人就好了。』


        「這讓我想起一個故事。」Martini先生突然開了口。
        小雲和榮安同時轉過頭去異口同聲說:「什麼故事?」
        「右邊的石頭。」Martini先生說。
        『右邊的石頭?』我也轉過頭。


        雖然我們三人都直視Martini先生,但他仍不慌不忙清了清喉嚨,說:
        「嘴巴有些乾。」
        小雲見他眼光瞄向那壺酸梅湯,趕緊說了聲抱歉,然後倒了一杯給他。
        他喝了一口後,說:「很好喝。」
        「謝謝。」小雲笑了笑。


        「有個人的右邊有顆很大很大的石頭,幾乎是像山一般大的石頭。」
        Martini先生又喝了一口酸梅湯,「這個人很想爬上石頭頂端看上面的
        風景,可惜嘗試很多次都沒成功。最後他放棄了,只好往左邊走。但
        不管他走了多遠、看了多少美景,他依然念念不忘右邊的石頭,甚至
        還會折返,再試一次。」


        我等了一會,見他不再說話。便問:『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這個人的心中,將永遠存在著屬於右邊石頭的遺憾。
          他甚至會認為右邊石頭上的風景,可能才是最美的。」
        Martini先生看了我一眼,說:「你們剛剛提到的劉瑋亭,也許就是
        你右邊的石頭。」
        我微微一楞,沒有答話。


        「其實我和你一樣,都有右邊的石頭。但你可能是那種會在左右之間
          往返的人,而我……」Martini先生說,「卻一直待在原地。」
        「為什麼不往左邊走呢?」小雲插進一句。
        「我如果不爬上右邊的石頭,就永遠不可能往左邊走。」
        Martini先生回答後,摸了摸他的領帶。


        他今天打的領帶是綠色底白色圓點,看起來像是雪花飄落在草原。
        這種圖樣跟現在的季節很不搭調。
        我也注意到他偶爾會摸摸領帶結,甚至輕輕晃動領帶的下襬。
        給人的感覺像是領帶很重,讓他的脖子有些不舒適。


        這晚Martini先生走得早,留下一些疑惑給我們三人。
        小雲的疑惑是:為什麼要說是右邊的石頭?而不乾脆說右邊的山?
        我和榮安的解釋是:山比較好爬,但石頭可能光禿禿的,很難爬。
        榮安的疑惑是:為什麼要說右邊?而不說左邊?
        我和小雲很不屑地回答:有差嗎?右邊左邊不都一樣?還是得爬。
        我的疑惑則是:為什麼劉瑋亭會是我右邊的石頭?
        但我們三人都沒解答。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