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22)
時間: Wed Sep 14 21:51:26 2005


        「你沒參加施祥益的婚禮吧?」榮安又說,「我有參加喔。」
        『那又如何?』我降低語氣的溫度,希望榮安不要繼續這個話題。
        「你知道嗎?他老婆也是選孔雀的人耶!」
        『那又如何?』我的語氣快結冰了。
        「或許你也該找個選孔雀的女生……」
        他話沒說完,我迅速起身去結帳,再把他從座位上拉起,直接拉回家。
        一路上他只要開口想說話,我便摀住他的嘴巴。


        『喂。』一進家門,我便說:『你明天還要上班,先回去吧。』
        「新化離台南只要20分鐘的車程而已。」
        『那又如何?』話一出口,我才發覺這句話已經是我今晚的口頭禪了。
        「我今晚睡這裡,明天一早再走。」
        『不方便吧?』
        「你看,我帶了牙刷和毛巾。」他得意洋洋地打開背包,
        「還有連內褲也帶來了,你別擔心。」
        『我才不是擔心這個!』


        「我們很久沒見面了,讓我住一晚嘛!」
        我想想也對,便說:『你睡樓上的房間。』
        「好耶!」榮安很興奮,三兩下便把上衣脫掉,然後說:
        「我先去洗個澡。」
        『咦?你身材變好了,竟然還有六塊腹肌。』我拍拍他的肚子,
        『怎麼練的?』


        「以前在台北跟一個工程師住在一起,睡覺前他都會講笑話給我聽。」
        『那……』我實在不想再說那又如何,便改口:『那又怎樣?』
        「他講的笑話都好好笑喔,讓我躺在床上一直笑一直笑,久而久之就
          笑出腹肌了。」
        『胡扯!』
        「你不信嗎?」榮安把我拉到床上躺平,「我現在講個笑話給你聽。」


        「你知道為什麼叫霸王別姬嗎?那是因為霸王被劉邦包圍在垓下後,
          還吟出:力拔山兮氣蓋世之類的話,虞姬實在看不過去了,便說:
          霸王呀,你別再GGYY了,趕快逃命吧。」榮安邊笑邊說,
        「這就是霸王別G。」
        我聽完後連話都懶得說,翻過身不去理他。
        榮安自覺無趣,拿起換洗衣物走進浴室。


        隨手拿起床邊的書,看了幾頁後,感覺自己年輕了好幾歲,
        彷彿回到大學時代跟榮安一起住在宿舍內的時光。
        自從葦庭離開後,我好像再也沒有像今晚這麼有活力過。
        我心裡很高興榮安的到訪,但實在不想承認這點。
        「洗好了。」榮安走出浴室,「我再講一個笑話讓你練練腹肌。」
        我連視線也懶得離開書本。


        「你知道腎臟不好的人不能吃什麼嗎?」
        『不知道。』
        「答案是桑椹。因為“桑椹”會“傷腎”啊。」
        『喔。』
        「你怎麼老是一點反應也沒?這樣怎麼練腹肌呢?」榮安搖搖頭,
        「難道選孔雀的人都沒有幽默感嗎?」
        『快給我滾到樓上的房間!』我將手上的書丟向他,『我要睡覺了!』


        榮安心不甘情不願地爬到樓上的房間,我起身把房門關上。
        還沒走回床邊,他就敲門說沒樓上房間的鑰匙。
        我打開房門把鑰匙丟給他,順便說:『別再敲門了。』
        關上門,躺回床上,沒多久又聽見外面傳來「沒有棉被啊」的聲音。
        我抱著一條棉被,一步步上樓,踢開樓上房間的門,把棉被往床上扔。


        「這房間不錯。」榮安摟著棉被靠躺在床上,看著窗外。
        『快睡吧。』我轉身離開。
        「喂!」他叫了我一聲。
        『幹嘛?』
        「真的嗎?」


        『嗯?』我停下腳步回過頭,『真的什麼?』
        「你跟柳葦庭真的吹了嗎?」榮安轉頭看著我。
        我嘆口氣,朝他點了點頭。
        他看見我點了頭後,沒再說什麼,視線又轉向窗外。
        我說了聲晚安,便走下樓梯。


        爬完最後一個階梯,聽見榮安在樓上說:「我以後會常來這裡喔。」
        『幹嘛?』我大聲回答。
        「多陪陪你囉!」他也大聲回話。
        我感覺胸口熱熱的,一句話也吐不出來。
        花了一點時間平復情緒後,我才開口:『隨便你。』


        但我的聲音卻細到連我自己都聽不清楚。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