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6)
時間: Fri Sep 30 13:07:49 2005


        地板又傳來咚咚兩聲,我嘆口氣,我正準備睡覺呢。
        下樓到她房門口,看見地板上躺了幾件夾克。
        「你覺得該賣多少錢?」她問。
        我走進房間,說:『妳打算賣多少?』
        「680。」她說。
        我拿起一件夾克看了看後,說:『稍微低了一點。』


        看到旁邊一張牌子寫上:名牌夾克特賣。
        『夾克跟牛仔褲不一樣,這樣寫太籠統了,又沒創意。』我說。
        「那該怎麼寫?」她問。
        『就寫義大利進口高級夾克。』
        「嗯。」她點點頭,「這樣確實比較好。」
        『最好再加上Vanpano。』
        「Vanpano?」她很疑惑,「那是什麼?」


        『義大利文啊。』我說。
        「真有這牌子?」她說。
        『我胡謅的。反正義大利文唸起來好像都是什麼什麼諾的。』
        「你又要騙人了。」
        『我是在幫妳耶!』我大聲說,『寫上Vanpano就更有說服力了。』
        「我照做就是了,別生氣。」她笑著說。


        「那定價要多少?」她問。
        『嗯……』我想了一下,『980。』
        「這種價錢不太好賣。」
        『富貴險中求,賭一賭了。』我說,『記得要打扮一下,上點妝;也要
          穿漂亮一點、成熟一點,人家才會更相信這真是義大利名牌。』
        「幹嘛要這樣?」
        『妳會相信一個邋遢的小女孩賣的是高檔貨嗎?』
        她猶豫一下,便點點頭。


        『如果人家還是不相信這是義大利名牌,那就讓妳妹妹出來。』
        「我妹妹?」她楞了一下。
        『淚下啊。』
        「別老講潸然淚下,很難笑。」
        『抱歉。』我笑了笑,『只要妳一臉委屈、楚楚可憐,人家便不忍心
          懷疑妳。』


        我又拿起夾克左看右看,突然說:『慘了,衣服內的商標會穿幫。』
        「這簡單。」她笑了笑,「我會做Vanpano的商標別在袖口。」
        『怎麼做?』
        「這是商業機密。」
        『沒想到妳也要騙人。』
        「如果你已經搶劫了,在逃跑途中還會等紅燈嗎?」


        我們笑了一會,不約而同離開房間走到院子,夜已經很深了。
        夜風涼爽,四周寂靜,彷彿所有東西都睡著了。
        『這種天氣還不太需要夾克吧?』我說。
        「台北已經開始冷了。」她說。
        『上台北前記得告訴我,我載妳去車站坐車。』
        「嗯。謝謝。」


        「如果賣得不錯,我會留一件給你。你喜歡什麼顏色?」她說。
        『藍色。』我說。
        「跟我一樣。」
        『這是我的榮幸。』
        她笑了笑,沒有接話。


        我們靜靜站了一會,與周遭的環境融為一體。
        『為什麼這麼拼命賺錢?』過了許久,我問。
        「我的願望是存很多很多錢,然後過有錢人的日子一個月,即使只有
          三天也行。」
        『然後呢?』
        「錢花光了,就只好回到平凡的生活呀。」她笑了笑,「而且有錢人的
          日子不能過太久,習慣後會不快樂的。」
        『怎麼說?』


        「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所以對於錢不能買到的東西,比方快樂之類
          的東西,有錢人會更渴望。」
        『快樂本來就難,窮人富人都一樣。』
        「話雖如此,但有錢人的不快樂一定比窮人的不快樂更慘。」
        『喔?』
        「窮人不快樂時會覺得也許有錢後就會快樂了,心裡還有些安慰。但
          有錢人呢?他們連說這種安慰自己的話的權利都沒有,豈不更慘?」


        『那妳為什麼還想當有錢人呢?』
        「我不是想當有錢人,只是想過有錢人的日子。」
        『這有差別嗎?』
        「人不會飛,便想飛。但人只是想飛,並不是想變成鳥。萬一人真的
          變成鳥,反而會不快樂。」
        我沒有答腔,陷入沉思。


        她見我許久不說話,便說:「你很難理解我的願望嗎?」
        『勉強可以理解。但妳辛苦許久賺來的錢一下子花光,不心疼嗎?』
        「只要飛過,便值得了。」
        『真的值得嗎?』
        「鳥一天到晚在飛,一定不會覺得飛行是件快樂的事;但人只要可以
          飛三天,你想想看,那該是多麼快樂的三天呀!」
        她說完後,露出自在的笑,這是我認識她以來,她最燦爛的笑容。


        眉頭一鬆,我也笑了起來。算是終於理解,也算是一種祝福。
        我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也覺得沒有其他話題值得破壞眼前的寧靜。
        於是都保持沉默。
        偶爾她輕聲哼著曲子,空氣中才有些微擾動。


        一直到天色濛濛亮,我們才各自回房。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