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62)
時間: Mon Oct 10 23:26:59 2005


        我還沒打算告訴李珊藍,甚至覺得不告訴她也無所謂。
        她似乎沒發覺我的轉變,我們的相處模式也仍然照舊。
        開始打包行李那晚,地板又傳來咚咚兩聲,我放下手上的東西走下樓。
        『這些是什麼?』進了她房間後,我指著地上一堆東西問。
        「手工製成的一些手創品。」她回答,「台北現在很流行哦。」
        『喔。』
        我蹲下身,挑了一兩樣放在手心仔細檢視。


        「你覺得如何?」她盤腿坐下,「我問過一些人的意見,有人說好看,
          但也有人說難看。」
        『我的意見就是這兩個意見加起來。』
        「什麼意思?」
        『好難看。』
        「喂。」


        我站起身,笑了笑說:『打算到台北賣這些?』
        「嗯。」她點點頭。
        『那祝妳生意興隆。』
        她抬起頭看了看我,似乎覺得我說話的口吻很不可思議。
        我沒多說什麼,跟小狗玩一會後便上樓。


        我蹲下身跪著左腳,剛將一大堆書本裝箱準備用膠帶封上時,
        她突然出現在房門口,說:「忘了告訴你,我找到新工作……」
        但她說到一半便停住了。
        我也停下動作,靜靜看著她。
        「你在做什麼?」
        過了一會,她終於開口詢問。


        『我要去美國了。』
        一面說,一面撕開膠帶,發出裂帛聲。
        我們同時被這刺耳尖銳的聲音所震懾,於是像兩個被點了穴道的人,
        雖互相注視,卻無法動彈。
        我彷彿可以聽到牆上時鐘的滴答,和自己心跳的撲通。


        過了許久,她先解開穴道,呼出一口氣後,說:
        「你喜歡美國嗎?」
        『不喜歡。』
        「那為什麼要去美國?」
        『因為對我的未來有幫助。』
        膠帶順著紙箱的接合處一路往前,紙箱終於閉上了嘴。


        「到美國後,記得幫我跟柯林頓問好。」
        『美國總統早就不是柯林頓了,現在是布希。』
        「怎麼跟以前打波斯灣戰爭的那個布希名字一樣?」
        『他是以前那個布希的兒子,布希是姓,不是名。』
        「美國是他們家開的企業嗎,怎麼父子倆都當總統呢?」
        『我不知道。不過現在的布希也打波斯灣戰爭。』
        「父子倆同樣不要臉。」
        『對。』


        她走進房間,閒晃似的四處看看,漫不經心地說:
        「這麼不要臉的人當總統,你幹嘛還去美國呢?」
        我答不上話,只得苦笑。
        她在房間內走了半圈,終於停下腳步,背對著我。
        半個人高的紙箱隔在我們中間,像是一道障礙。


        「我們認識多久了?」她沒回頭。
        『兩年多了。』我想了一下後,回答。
        「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
        『不管別人認為妳如何,但我覺得妳很不錯。』
        「不可能。」她搖搖頭,「你一定覺得我很差勁,要不然你不會連要去
          美國這種大事都不想告訴我。」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我吞吞吐吐,『只是……』


        「只是什麼?」她依然沒回頭。
        『算了。』我說,『也沒什麼。』
        「你到底說不說?」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也不知道該如何說。』
        「別婆婆媽媽的,不要忘了,你是選孔雀的人。」
        聽到孔雀這名詞,我的心像被針刺了一下。


        『對,我是選孔雀的人。』凝視她的背影許久後,我終於開口:
        『所以我雖然喜歡妳,但我還是要去美國。』
        原先以為應該在森林僻靜處,當陽光從茂密樹葉間點點灑落在身上時,
        我才會突然開屏,而她則驚訝於我的一身華麗;
        沒想到竟會在這種場合、這種氣氛下開口說我喜歡她。


        她慢慢轉身朝向我,臉上看不出情緒,淡淡地說:
        「在你去美國前,我想說些話鼓勵你。」
        我點了點頭,豎起耳朵。
        「你是個沒用的男人!」
        我嚇了一跳,心臟差點從嘴巴跳出來。


        「人會奮發向上,常是因為被歧視、被侮辱或被欺負。」她微微一笑,
        「歷史上最有名的例子是韓信的胯下之辱,還有伍子胥、張儀也是。」
        『所以呢?』
        「所以我現在要用韓信式的鼓勵法,激勵你奮發向上。」
        『可不可以不要用韓信?像王寶釧會用苦守寒窯來激勵薛平貴啊。』
        「不行。我一定要用韓信。」她說,「仔細聽好了。」


        「你只會唸書,什麼都不會,終將一事無成。」
        「你虛偽、自私,完全不顧他人感受,只想到自己。」
        「你是無價的。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價值的。」
        「你不懂體諒、不懂付出,只知道一昧需索,所以你女友不要你。」
        「你別以為自己渴望愛情,其實你根本不需要愛情,你只想擁有一切
          滿足虛榮。擁有才會使你快樂,但愛並不會!」
        「你懶散怠惰、不思積極進取,就像中國的四大發明一樣,你把用來
          航海的拿去算命、可以製造火箭的你卻只知道放煙火。」
        「你以為去美國就能飛黃騰達嗎?不,你一定會落魄街頭,伸出黃色
          的手心,乞討白色的憐憫。」


        雖然不知道她說這些話的真正用意,也許借題發揮、也許指桑罵槐、
        也許真是要我學韓信,我一點都不在意。
        我只是略低下頭,任由這些言語像蚊子般鑽進耳裡,但我的心如坦克,
        不會受到絲毫影響。


        「你只是……」她略顯激動,呼吸有些急促,平復胸口後,大聲說:
        「你只是一隻虛榮的孔雀!」
        胸口終於受到重擊,我覺得受傷了,抬頭看了看她。
        她的臉已脹紅,呆立了一陣,清醒後立刻跑下樓。


        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她妹妹來了。
        珊藍跟淚下終於聚在一起,組成了潸然淚下。


        緩緩站起身,雙腳已因半跪太久而痠麻,稍微搓揉後頹然坐在紙箱上。
        想跟自己說些什麼,卻連開口都很困難。
        感覺自己像紙箱一樣被封住嘴,甚至連心也封住了。
        然後我聽到地板傳來咚一聲。
        幾秒後,再一聲咚。
        我努力平復情緒,情緒穩定後便站起身,打算下樓找她。


        突然又響起一聲咚。
        前後總共三下,我心跳加速、全身緊張,雙腿一軟又坐了下來。
        腦海浮現她第一次來這裡時所說的那首歌:《Knock Three Times》。
        敲三下表示她喜歡他。
        我彷彿回到那時候,聽見她的歌聲。
        Oh my darling knock three times on the ceiling if you want me……


        歌聲在腦海裡流竄,所到之處也勾起這兩年來相處的記憶。
        歌聲停止後,我開始正面面對美國和李珊藍的選擇題。
        我跟小雲不同,面臨這種選擇題時只感到痛苦和不安。
        而痛苦的原因在於我心裡很清楚,我終究是會選美國。
        可惡,為什麼我是選孔雀的人呢?
        如果我選羊,該有多好?


        我突然有股衝動,洩憤似的將紙箱上的膠帶撕開。
        紙箱發出尖銳的呻吟聲,紙箱嘴邊的皮膚也被扯掉一些。
        使勁舉腳踢開擋住我去路的紙箱,但紙箱太重了,腳掌反而受了傷。
        顧不得疼痛,我邊跛著腳、邊跑下樓。


        才跑到階梯一半的位置,便看見她已打開院子鐵門。
        她回頭看了我一眼,燈光太暗,我看不清她臉上的神情。
        然後她將頭轉回,奪門而出,關上鐵門。
        鐵門發出猛烈的金屬撞擊聲,餘音久久不散。


        我只看見藍色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