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17)
時間: Mon Sep 12 23:11:21 2005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跟她在一起時的甜蜜感覺漸漸減少。
        或許甜蜜的感覺並未消失,只是離別時感傷的力道實在太強,
        以致在每次跟她相聚於台北的記憶中,感傷佔據了大部分。
        就以在義大利麵餐廳吃飯那次來說,我不記得店名、店的位置;
        也不記得叫了什麼麵以及麵的味道;聊的話題和氣氛只依稀記得一點;
        但我卻清晰地記得,被雨水弄花了的車窗外,她踽踽獨行的背影。
        像加了太多水的水彩顏料,她的背影淡淡地往身體四周暈開。


        見面既然已經不容易,我們只好勤打電話;
        但在沒有手機的年代,打電話找到人的機率不到一半。
        而且這機率越來越低,因為我們的生活作息逐漸有了差異。
        我仍然過著接近日夜顛倒的研究生生活,而她每天卻得早起。


        如果我們分離的距離夠遠,像台灣和美國那樣遠,
        我們便不必天天打越洋國際電話。
        這時偶爾收到的信件或是接到的電話,都會是一種驚喜。
        可是我們分離的距離只是台北和台南,不僅天天會想打電話,
        更會覺得沒有天天打電話是奇怪的,而且也不像感情深厚的情侶。


        可惜我們在電話中很少有共同的話題,只能分別談彼此。
        我不懂她所面臨的壓力,只能試著體會;她對我也是如此。
        當我們其中一個覺得快樂時,另一個未必能感受到快樂;
        但只要任何一方心情低落,另一方便完全被感染,而且會再傳染回去。
        換句話說,我們之間的快樂傳染力變弱了,
        而難過的傳染力卻比以前強得多。


        常想在電話中多說些什麼,但電話費實在貴得沒天良,讓我頗感壓力。
        每天的生活並沒有太多新鮮的事,因此累不累、想不想我之類的話,
        便成為電話中的逗號、分號、句號、問號、驚嘆號和句尾的語助詞。
        日子久了,甚至隱約覺得打電話是種例行公事。


        我想妳、我很想妳、我非常想妳、我無時無刻不想妳……
        這些已經是我每次跟她講電話時必說的話。
        雖然我確實很想她,但每次都說卻讓我覺得想念好像是不值錢的東西。
        葦庭大概也這麼認為,所以當她聽多了,便覺得麻木。


        「可以再說些好聽的話嗎?」葦庭總會在電話那端這麼說。
        剛開始我會很努力說些浪漫的話,我知道這就是她想聽的。
        或許因為分隔兩地,所以她需要更多的浪漫養分來維持愛情生命。
        可是,說浪漫的話是條不歸路,只能持續往前而且要不斷推陳出新。
        漸漸地,我感受到壓力。
        因為我並不是容易想出或是說出浪漫的話的那種人。


        葦庭對我很重要,當我對她說出:妳是我生命中永遠的太陽時,
        雖然有部分原因是想讓她開心,但我心裡確實也是這麼想的。
        可是我無法在她迫切需要浪漫的養分時,立即灌溉給她;
        更無法隨時隨地從心裡掏出各種不同的浪漫給她。
        我需要思考、醞釀,也需要視當時的心情。


        而且很多浪漫的話,比方說我願為妳摘下天上的星星,
        這種話對我而言不是浪漫,而是謊言。
        我無法很自在隨意若無其事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種話。
        會勉強說出口的原因,只是想讓她知道她對我有多重要而已。
        「你好像在敷衍我。」
        當葦庭開始說出這種話時,我便陷入氣餒和沮喪的困境中。


        葦庭紮紮實實地住在我心裡,這點我從不懷疑。
        我只是無法用語言或文字,具體地形容這種內心被她充滿的感覺。
        具體都已經很難做到,更何況浪漫呢?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