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60)
時間: Mon Oct 10 23:25:56 2005

 

    *  *  *  *  *  *  *  *


        醫生趕來幫李珊藍打了兩針,又換了另一種點滴瓶。
        由於開刀是件大事,再加上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聯絡李珊藍的家屬,
        因此他還是建議多觀察,萬不得已時才開刀。
        所幸她的狀況逐漸穩定,白血球數目也開始下降。
        當她終於擺脫劇痛而沉睡時,已經凌晨四點了。


        我回家簡單睡個覺,隔天一早又到醫院的急診處。
        她似乎睡得很香甜,表情非常安詳。
        我出去買了份報紙,找了張椅子,坐在病床邊看報紙。
        報紙看完後,她還沒醒,這才發覺肚子有些餓,便又出去吃早餐。


        再回來時,她剛好醒過來。
        『好點沒?』我問。
        「好多了。」她說。
        我呼出一口長長的氣,然後笑了笑。
        「折騰了你一晚,真不好意思。」她說。
        『不會的。』我說。


        李珊藍一共在急診觀察室待了三晚,我也陪了她三晚。
        她隔壁的病床上不停換著病患,大部分的病患頂多待一晚。
        因為症狀輕的,經治療或包紮後就回家休養;症狀嚴重的就直接住院。
        像她這樣不上不下的待了三晚,非常少見。
        禁食和禁水的牌子一直都在,她因為沒吃東西也沒喝水以致嘴唇乾裂。


        這段期間內,我總是攙扶著她上洗手間。
        但在洗手間前十步,她會堅持要我留步讓她自己走。
        我也更清楚知道她沒什麼朋友,因為除了我之外,沒有人來探望她。


        辦完出院手續,我載她回家。她一進家門便說:「真是歷劫歸來。」
        我先讓她休息,然後出門買些米和罐頭,回來煮了鍋稀飯。
        她捧著碗的左手有些顫抖,連舉筷的右手似乎也拿不穩。
        『只是一頓稀飯而已,妳不必感動,也不必激動。』
        「笨蛋。」她說,「我是三天沒吃飯,渾身無力而已。」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直提著心,晚上睡覺不關房門,睡得也不安穩,
        怕她突然又出狀況。
        一個禮拜過去後,見她一切都很正常,才把心放下。
        然後我撥了通電話給榮安,告訴他我已經確定喜歡李珊藍了。
        他在電話那端又吠又叫,很興奮的樣子。


        確定喜歡李珊藍這件事,讓我在接下來幾天面對她時覺得不自在。
        我像隻驕傲的孔雀,為了掩飾這種不自在,只得裝作若無其事。
        或許我該好好學習該如何開屏以展現一身燦爛,吸引她的目光。
        畢竟我和她都是選孔雀的人,一旦我能自在隨性地在她面前開屏,
        她應該就能懂的。


        畢業論文口試前幾天,為了放鬆自己緊張的心情,我一個人去Yum。
        很久沒看到小雲了,想跟她聊聊天。
        進了店裡剛在老位置坐下,竟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
        葦庭也在。


        緣分是很奇怪的東西,它可以促進一段感情的產生;
        但若感情不在了,再多的緣分只會造成更多的尷尬而已。
        我很尷尬,葦庭應該也尷尬,連小雲的臉上也寫著尷尬。


        「先生,請問您要喝點什麼?」小雲打破沉默,用很客氣的口吻說。
        我先是納悶,心下隨即雪亮,原來這小子故意裝陌生來逃避尷尬。
        『喂,別裝了,我和妳很熟的。』我說,『老規矩,妳煮的咖啡。』
        小雲無奈地笑了笑,轉身煮咖啡。


        一直到咖啡煮好前,我和葦庭都沒說話。
        小雲煮好咖啡端到我面前時,我才開口問葦庭:『妳怎麼會在?』
        葦庭遲疑一下,說:「我要結婚了,來邀小雲參加喜宴。」
        『這是好事啊。』我說。
        「沒人說是壞事吧。」小雲說。
        「對呀。」葦庭說。


        我們三人又沉默了。
        葦庭終於又開口:「我也很歡迎你來參加喜宴。」
        『妳明知道我不會去的,幹嘛要賺我的紅包呢?』我笑了笑,說:
        『不過我還是會祝福妳的。』
        「你果然是選孔雀的人。」葦庭說。
        我臉色微微一變。


        葦庭看見我的反應,便說:「對不起。」
        『幹嘛道歉?』我說。
        「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家說你是選孔雀的人。」
        『不。』我搖搖頭後,說:『我很慶幸選了孔雀。』
        葦庭和小雲互相看了看,同感驚訝。


        我將剩下一半的咖啡一口喝盡,站起身對葦庭說:『先恭喜妳了。』
        「謝謝。」她笑了笑。
        『他選什麼動物?』我問。
        「他也選羊。」
        『真是一大的捲簾格。』


        「一大?」她很疑惑,「捲簾格?」
        『一大合起來便成天,也就是合之作天。捲簾格是指謎底要由下而上
          倒過來唸,所以就是天作之合。』
        「謝謝。」她弄懂了,便笑了笑。
        我試著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從容離開Yum,卻還是忘了付咖啡錢。


        回到家,剛推開院子鐵門時,發現李珊藍站在院子。
        「怎麼這麼早回來?」
        『怎麼這麼早回來?』
        我們幾乎是異口同聲。
        『今晚沒到研究室,一個人跑去Yum,結果竟然碰見去送結婚喜帖的
          前女友,所以提前回來了。』我先開口回答她,『說完了。』


        「你沒任何反應?」
        『如果我選馬,可能立刻開溜,因為怕她糾纏我;如果我選牛,可能
          會客套應酬,因為怕她先生以後跟有我事業往來;如果我選老虎,
          可能會把水往她臉上一潑,然後掉頭就走;如果我選羊,我可能在
          她的婚禮上大喊:別嫁他!我才是真正用生命愛著妳的人!』


        「但你選的是孔雀呀。」
        『所以我優雅地站起身,並說了個有氣質的燈謎當作祝福。離開時,
          連咖啡錢也沒付。』
        「果然是選孔雀的人。」她笑著說,「總算沒丟孔雀的臉。」


        『輪到妳了。』我說,『這個時間妳應該在中國娃娃吧?』
        「我不在那裡上班了,因為我怕會變成熱舞女郎。」她回答。
        『為什麼?』我很驚訝。
        「她們賺錢似乎很容易,這種誘惑對我來說越來越大。我怕有天抗拒
          不了誘惑,我就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李珊藍了。」
        『什麼時候辭掉的?』
        「我出院後第三天。」


        「對了。」她又說,「超市的工作我也辭了。」
        『為什麼?』我更驚訝。
        「在那家超市工作的最大好處,就是常有免費的過期食物可拿。既然
          我以後都不吃過期的東西,那就沒必要再去工作了。」
        『妳終於肯聽我的話了。』
        「如果再不聽,我就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李珊藍了。」
        我笑了笑,掛心的事少了一件。


        『超市的工作是什麼時候辭的?』
        「也是我出院後第三天。」
        『妳還有什麼轉變是在出院後第三天所發生,而我並不知道的?』
        「有。」
        『什麼轉變?』
        「我覺得認識另一個選孔雀的人真好。」
        說完後,她笑了笑。


        『其實妳出院後第三天,我也有個轉變。』
        「什麼轉變?」
        『我很慶幸自己也選了孔雀。』
        「即使被認為虛榮也無所謂?」
        『是啊。』我說,『無所謂了。』


        雖然沒有獵人舉著槍站在面前,但我們兩隻孔雀卻幾乎動也不動。
        我努力試著開屏,她似乎在等我開屏。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