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2)
時間: Tue Sep 20 22:43:39 2005

 

    *  *  *  *  *  *  *  *


        天氣開始轉涼了。
        榮安的腳好了,又開始蹦蹦跳跳、莽莽撞撞,令人懷疑曾經受過傷。
        在常去的Yum裡,偶爾會見到Martini先生。
        而我跟葦庭大概就這樣了,不會再有新鮮的記憶產生;
        除非那個索拉波又算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機率。


        我已經四年級了,也該認真準備畢業論文,我可不想念太久。
        於是待在學校的時間變長了,坐在電視機前的時間縮短了。
        但我和榮安還是常一起吃晚餐,偶爾他也會帶宵夜到研究室找我。


        有次我和他到家裡附近一家新開的餐廳吃飯,一進門服務生便說:
        「請問你們有訂位嗎?」
        『沒有。』我說。
        「這樣啊……」服務生露出猶豫為難的表情,說:「請在這稍等。」
        然後他便往裡面走進去。
        我和榮安低聲交談著沒想到這家餐廳生意這麼好的話題。


        過了一會,服務生走出來對我們說:「請跟我來。」
        我們跟在他身後前進,發現整座餐廳空蕩蕩的,還有近20張空桌。
        正確地說,除了某桌有三個女客人外,只有我和榮安兩個客人。


        「明明就沒什麼人,幹嘛還要問我們有沒有訂位?」榮安說,
        「生意不好又不是多丟臉的事。」
        『這老闆一定是個選老虎的人。』我笑著說。
        「沒錯。」榮安也笑著說,「只有選老虎的人才會這麼死要面子。」
        『是啊。』
        說完後心頭一緊,因為我突然想起劉瑋亭。


        劉瑋亭畢竟跟葦庭不一樣,關於葦庭,我雖然會不捨、難過、遺憾,
        卻談不上愧疚。
        可是我想起劉瑋亭時總伴隨著愧疚感,這些年一直如此,
        而且愧疚感並未隨時間的增加而變淡。
        當一個人的自尊受傷後,需要多久才會復原?
        一年?五年?十年?還是一輩子?
        如果這個人又剛好是選老虎的人呢?


        這頓飯我吃得有些心不在焉,跟榮安說話也提不起勁。
        榮安沒追問。
        或許他會以為我大概是突然想起葦庭以致心情陷入莫名其妙的谷底。
        我也不想多做說明。


        吃完飯後,我到研究室去,有個程式要搞定。
        11點一刻,榮安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空?
        『幹嘛?』我說。
        「帶你去個地方玩玩,散散心。」他說得神秘兮兮,「不是Yum喔。」
        『我在改程式,需要專心,而不是散心。』我說。
        榮安又說了一堆只要一下下、明天再改不會死之類的話。
        我懶得跟他纏,便答應了。


        20分鐘後,榮安和一個叫金吉麥的學弟已經在校門口等我。
        金吉麥學弟小我一屆,其實他不姓金、也不叫吉麥,金吉麥只是綽號。
        他曾在系上舉辦過乒乓球賽,並命名為:金吉麥盃。
        因為"金吉麥"實在很難聽,大家便讓他惡有惡報,開始叫他金吉麥。
        我與葦庭對打的那次系際盃乒乓球賽,金吉麥也有參加。


        金吉麥很親切地跟我說聲:學長好,然後請我上車。
        原來是他開車載了榮安過來。
        在車上我們三人聊了一會,我才知道他現在和榮安在同一個工地上班。
        「學長。」金吉麥對我說,「帶了很多張一百塊的鈔票了嗎?」
        『什麼?』我一頭霧水。
        「我這裡有。」榮安搶著說,「先給你五張,不夠再說。」
        說完後榮安數了五張百元鈔票給我。
        「到了。」金吉麥說。


        下了車後,我發現方圓五十公尺內,沒有任何招牌的燈是亮的。
        這也難怪,畢竟現在的時間大概是11點50,算很晚了。
        我們三人排成一橫線向前走,金吉麥最靠近店家,我最靠近馬路。
        只走了十多步,金吉麥便說:「學長,在這裡。」
        我停下腳步,看見他左轉上了樓梯,榮安則在樓梯口停著。
        往回走了兩步,也跟著上樓梯,榮安走在最後面。


        樓梯只有兩人寬,約30個台階,被左右兩面牆夾成一條狹長的甬道。
        濃黃色的燈光打亮了左面的牆,牆上滿是塗鴉式的噴漆圖案。
        說是塗鴉卻不太像,整體感覺似乎還是經過構圖。
        爬到第13階時,發現牆上寫了四個人頭大小的黑色的字:中國娃娃。
        還用類似星星的銳角將這四個字圍住,以凸顯視覺效果。
        正懷疑中國娃娃是否是店名時,隱約聽到細碎的音樂聲。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