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28)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ue Sep 19 01:04:15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csnews.cs.nctu!news.cs.nctu!netnews.
───────────────────────────────────────

 

 

   中秋節那天,我很順利的排到了休假,跟以前日間部的同學約好到學校旁邊的山上

   去烤肉。為了不把整座山給燒了,竟然還有同學帶了小瓶的滅火器?這個舉動真是

   把大家給笑翻了。


   烤肉對男生來說通常會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從頭到尾都是你在烤;另一種就是從頭

   到尾都是你在吃。想當然爾後者一定是比較幸福,因為不用動手又可以吃到爽,大

   家都想當這種人。


   但是,當我看到那幾個女生被煙燻得咳咳叫,一邊揉著燻出眼淚的雙眼一邊拿著雞

   腿在不穩定的爐火中求生存,我就會覺得不太忍心。所以每一次有烤肉活動,我總
   會當第一種人。


   但是,當第一種人就會付出蠻大的代價,這代價還挺極端的。你不是吃不飽,就是

   吃太飽。當你開始有空吃的時候,或許東西都已經被嗑光了;也或許東西還剩非常

   多,但大都已經冷了或是沾了些灰塵。


   所以這次的烤肉也不例外,我的代價就是吃不飽,東西早在烤好的時候就已經被嗑

   光了。


   當大家收拾好東西,確實地把火苗給滅了,那瓶滅火器還好沒派上用場的時候,我

   們一行人決定續攤,到KTV去唱歌。

 

   「唱歌是OK啦。但是,我可以慢點去嗎?」我對著大家說。

   「為什麼?你要上班嗎?你不是說你休假?」同學問。

   「我是休假啊。只是剛剛我沒吃飽,我想先去吃點東西。」

   「KTV有得吃啊。」

   「我知道啦,但是.....那太貴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於是有同學嚷著說要請我,有同學說他可以去領錢請客,但在我的堅持之下,他們

   拗不過我,於是讓我先去夜市找東西吃,然後再到KTV跟他們會合。

 

   『我跟你去吧。』劉郁萍說。

   「不用啦,我只是吃個東西。」

   『沒關係啦,走。』


   她直接上了我的車,我回頭看了她一眼,她笑著拍拍我的肩膀,我也就沒說話,往

   夜市的方向騎去。到了夜市,我點了一個蚵仔煎和一碗湯,她也點了一個蚵仔煎和

   一碗湯。我當時還問她是不是跟我一樣沒吃飽?她只是笑一笑,然後說:『我只是

   嘴饞。』

 

   當我吃完東西,正準備往KTV去的時候,經過了美術館,劉郁萍突然要我停車,『

   我們進去走走吧,吃太飽了!』她說。

 

   晚上十點多的美術館有好多情侶,就算不是情侶也有好多夫妻在散步。我停好車回

   頭的時候發現她已經走離我一段距離了,我趕緊跑過去。

 

   「妳走這麼快幹嘛?」

   『沒啊。我還慢慢走在等你呢。』

   「喔!妳會渴嗎?我去販賣機投些飲料來。」

   『不會,你要喝的話快去投吧。我在那顆大石頭那邊等你。』她指著大概兩百公尺

   遠的大石頭說。那顆大石頭旁邊有一盞探照燈,把那附近照得很亮。

 

   等我投完飲料的時候,她已經坐在那顆大石頭上。我拿出手中那瓶要給她的麥香紅

   茶,她看了一眼,接了過去,但沒有喝。


   我坐到她的旁邊,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的瞄她,她抬頭看著天空,然後頭一點一點的

   ,像在數著星星。


   「妳在數星星?」我問。

   『對啊,星星好少,一下子就數完了。』

   「妳應該去杉林溪,那裡的星星多到爆。」

   『真的嗎?』她轉頭看我,『杉林溪在哪裡?』

   「溪頭再往裡面走就是杉林溪。」

   『真的啊?我沒去過耶。我只去過溪頭。』

   「沒去過的話,要看很多星星也可以到清境農場啊,那裡也是一堆星星。」

   『清境農場又是在哪裡?』

   「合歡山附近,妳也沒去過啊?」

   『或許我有去過但不知道那是哪裡吧。』她吐吐舌頭笑著說。

   「如果妳覺得這些星星不夠看,妳還可以去台北,那裡有大號的星星。」

   『台北?你是說陽明山嗎?』

   「不不不,」我偷笑著,「我是說木柵,動物園裡有很大的猩猩。」


   『無聊!』她笑著打我的手,『誰在跟你說那種猩猩啊?』

   「我開玩笑的咩。不過,說真的,」我摸了摸她打我的地方,「我剛說的那些地方

   ,都有很多很多的星星,而且是多到爆喔。」

   『到底什麼是多到爆?那到底是多少?』

   「我不知道那有多少,但妳只要一抬頭,就通通都是,滿天的星星像是用碗裝著一

   樣....」


   我一面說一面觀察她的表情,她抬頭,看著天空,然後順著我的話開始想像.....

 

   「那碗像是倒過來的一個大碗,你躺在深夜裡已經不會再有來車的路上,柏油路對

   你來說頓時變成一張柔軟的黑色大床,月光像是天然的日光燈一樣明亮,在那月光

   的光暈之外,成千上萬顆星星包圍著它,那些星星像是會跳動一樣地對著你微笑,

   你會有一股衝動想伸手去撈,或是閉起一隻眼睛,用食指去點動每一顆星星.....」

 

   『你不要再說了....』她轉頭看著我,『如果你要繼續說的話,你就要負責。』

   話突然被打斷,我嚇了一跳,「負什麼責?」


   『負責帶我去啊。』她說。

 

   我看著她認真的眼睛,那剎那間我有一種心跳失去控制的感覺,「妳...妳願意的

   話,我很樂意啊。」我試著假裝鎮定的笑著說。


   『好啊。我很願意啊。什麼時候?』

   「只要我們兩個都有時間的話,我隨時都可以帶妳去,」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不

   過....唯一的問題是....」

   『什麼問題?』

   「那些地方都很遠,而我只有摩托車。」

   『我哥哥有車啊!』她說。

   「喔?那就OK了。有車的話那些地方都可以輕易地到達。」我說。

 

   『子雲....』

   「嗯?」她突然叫我的名字,令我有些緊張。

   『我想問你....那首詩,真的只是一首詩嗎?』她用認真的眼神看著我,那一秒我

   幾乎不能呼吸,只能怔怔地看著她。


   「呃....妳覺得呢?」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我把問題回丟給她。

   『我不知道,只有你知道答案。』

   「那....妳希望那首詩是真的嗎?」

   『不,你不能這麼問我,因為那首詩的真假,只有你知道。』


   當時的氣氛讓我全身發抖,我覺得我的聲音也開始顫抖,我的腦袋緊張到我已經不

   能思考。看著她的表情和眼睛,我就快要淪陷了。

 

   「哎呀!」我跳了起來,拍拍屁股,「那只是一首詩啦,別想太多!」

   說完,我拍拍她的肩膀,「走吧,他們已經開始唱歌囉,再不去我們就沒歌唱了。」

   我勉強地笑著說。

 

   這時,她站起身來,也拍了拍她的褲子。

   我回過頭,先走了幾步,因為我不想讓她看到,我冷汗直流,緊張發抖的樣子。

 

   『這時,感性說....勇敢些。』她在我身後,輕輕地說出這句話。


   我感覺時間被凍結,周圍的事與物突然間都白芒芒一片。我只聽見我很深又很急的

   呼吸聲。我轉頭時只看見她明亮迷人的雙眼。

 

   然後,我向前走了幾步,站在離她只有十公分距離的地方。

   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低下頭,她的氣息在我的周圍流轉,她呼吸急

   促的聲音一聲一聲地傳進我的耳朵。


   我閉上眼睛,輕輕地,在她微開的雙唇上,烙上我的愛情。

 

 

 

 

 

 

   - 待續 -

 

 

 

 

 

 

                          * 這時,感性說,勇敢些。*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8-75.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