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7)
時間: Sat Sep 24 02:42:18 2005


        一個禮拜過去了,來看過房子的人都沒下文。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房東也是抱著隨緣的態度,並不強求。
        如果房間一直租不出去,我甚至還會覺得高興。
        坦白說,樓下的房間是套房,還有小客廳和廚房,月租四千五算便宜。
        四周的環境很好,又有院子,除了房子太老舊外,並沒有明顯的缺點。


        貼完紅紙後十天,我從學校回來的途中,瞥見幾戶人家的花朵正綻放。
        春天終於來了,我在心裡這麼說。
        到了家門口,一個穿藍色衣服的女子背對著我,正站在門前。
        我停好車,猶豫了兩秒,便從她身旁經過,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這裡是不是有房間要出租?」藍衣女子問。
        『嗯。』我點點頭。
        「我可以看一下嗎?」
        我打開門,說:『請進。』


        我領她到樓下的房間,開門讓她進去隨便看看。
        然後我回樓上的房間把書本、研究報告放在書桌,再走下樓。
        她已經站在院子裡,我有些吃驚。
        「房間還不錯,而且這個院子我很喜歡。」她說,「房租多少?」
        『四千五。』我說。
        「很合理。」她說,「我租了。」
        沒想到她會立刻決定,我毫無心理準備。


        「這樓梯很有味道。」她說,「可以爬上去嗎?」
        『當然可以。』我說,『我就住樓上。』
        她爬了五層階梯,然後停下腳步,轉過身仔細打量著我。
        我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說:『如果妳覺得不方便,那……』
        「沒什麼不方便的。」她淡淡地說,再瞥我了一眼後,繼續轉身上樓。
        我覺得她講話的語氣好像聽過,眼神好像看過,而那張臉也有些眼熟。


        她在樓上四處看看,見我房門沒關,便說:「可以參觀嗎?」
        『請便。』我在樓下說。
        她走進我房間,過一會出來說:「你到樓下房間想辦法敲天花板。」
        『為什麼?』我很納悶。
        「先別管。」她說,「就拿個掃帚之類的東西,用力敲天花板三下。」
        我在院子找了隻木柄掃帚,進了樓下房間,以木柄敲天花板三下。


        「敲了沒?」她似乎在樓上大聲叫喊。
        『敲了。』我也大聲回答。
        「用力一點。」她大叫,「再敲!」
        我吸口氣,雙手握緊掃帚的木柄,用力敲天花板三下。


        等了一會,沒聽見她說話,便大聲問:『好了嗎?』
        「好了。」她說。
        我走出房間,她也走出房間身體靠著欄杆,低頭看著我,說:
        「聽過一首西洋老歌《Knock Three Times》嗎?」
        『好像聽過。』我仰起頭說。


        她心情似乎很好,開始唱起歌:
        「Oh my darling knock three times on the ceiling if you want me
          Twice on the pipe if the answer is no
          Oh my sweetness ……」
        唱到這裡,用手拍了欄杆三下,再接著唱:
        「Means you'll meet me in the hallway
          Oh twice on the pipe means you ain't gonna show」


        她停止唱歌,說:
        「這首歌是說男孩的樓下住了個喜歡的女孩,不過男孩並不認識她。
          他唱說如果女孩喜歡他的話,就在天花板敲三下;如果不喜歡,就
          敲兩下水管。敲三下表示他們可以在走廊見面,敲兩下的話……」
        她聳聳肩,「男孩就可以死心了。」


        從她唱歌開始,我一直仰頭注視著她,雖然納悶,但始終沒說話。
        「我念高中時非常喜歡這首歌,心情不好時就喜歡哼著唱。」她說,
        「沒想到這首歌描述的情形,竟然很符合我們這裡的狀況。」
        『喔。』我應了聲。
        「不過如果是你的話,」她說,「我大概會把水管敲壞吧。」
        我又看了看她,越看越眼熟。


        「就這樣吧。」她走下樓梯,「我會盡快搬進來。」
        我突然很想知道她是誰、是哪種人,心裡莫名其妙浮現那個心理測驗。
        來不及細想,便開口問她:
        『妳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妳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妳會帶哪種動物?』


        她停下腳步,人剛好在階梯一半高的位置,說:「為什麼問這問題?」
        我有些心虛,說:『只是突然想問而已。』
        她挺直腰桿,看了我一眼,然後說:「我選孔雀。」
        我吃了一驚,楞楞地看著她。


        「怎麼了?」她冷笑一聲,「你是不是也要根據這個心理測驗的結果,
          來認定我是貪慕虛榮、視錢如命的人?」
        『不。』我一時語塞,『我……』
        「這個心理測驗我也玩過,孔雀代表金錢,對吧?」她繼續走下樓梯,
        「我被嘲笑很久,無所謂了。」


        我終於認出她了。
        她是中國娃娃裡,那個穿藍色絲質衣服的女服務生。
        那時燈光昏暗,交會的時間又不長,所以對臉孔並未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想我現在會認出她,大概是因為那股似曾相識被電流刺痛的感覺。


        她依然像烏鴉頭上的白髮一樣突兀,難怪我可以認出她。
        而我對她而言,應該只是烏鴉身上的一根黑毛而已,
        她一定不記得看過我。
        不管怎樣,我們有個共通點:都是選孔雀的人。


        「你剛剛說房租多少?」她站在院子問。
        『四千塊。』我回答。
        「是嗎?我記得你好像說四千多。」
        『不。』我說,『就是四千塊。』
        「好吧。」她說,「押金要多少?」
        『不用了。反正我不是房東。』


        她看著院子裡圍牆邊的花花草草,然後說:「春天好像來了。」
        『是啊。』我說。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