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4)
時間: Wed Sep 28 15:37:29 2005


        火光中,關於劉瑋亭與柳葦庭的記憶迅速在腦海裡倒帶一遍。
        我靜靜看著紅色火焰吞噬紙張,紅色經過之處只留下焦黑,
        偶爾也飛揚起紙灰。
        火光熄滅後,我開始後悔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衝動。


        「忘記了嗎?」她突然問。
        『嗯?』
        「關於這些的記憶。」她指著地上的焦黑。
        『不。』我搖搖頭,『還記得。』
        「所以說燒掉根本沒用。如果有用的話,這世界早就焦黑一片了。」
        『算了。』我嘆口氣,『反正都燒掉了。』
        「你當初花了那麼多心血寫情書,就這麼燒掉豈不可惜?」
        『妳怎麼知道那是情書?』我提高音量。


        「這……嗯……」她似乎發現說溜了嘴,「猜也知道。」
        我瞪視著她,她只好又接著說:「我只看了一點點啦。」
        『妳看到哪裡?』
        「柯子龍。」
        『那已經是信的最後了!』
        「不好意思。」她勉強微笑,「文筆太流暢了,不知不覺便看完了。」
        『妳……』
        「往好處想,如果哪天你突然想知道信的內容,我還可以幫你溫習。」
        我不想理她,拿起掃帚和畚箕掃除地上的黑。


        掃完地,將掃帚和畚箕歸位後,正想上樓回房時,聽到她說:
        「想跟我這隻虛榮的孔雀說說話嗎?」
        我停下腳步轉身面對她,說:『為什麼說自己是虛榮的孔雀?』
        「我曾經有個男友,他說過我很驕傲又愛錢,簡直是隻虛榮的孔雀。」
        雖然她說得很淡,但我相信她剛聽到時一定很受傷。
        我的氣完全消了,向她走近幾步,問:『你們怎麼分手的?』


        「我先男友……」
        『是前男友吧。』
        「我習慣叫先男友,這樣可以感覺到他已經死掉了。」
        『妳好狠。』我忍不住笑了笑。
        「我先男友跟我分手時說了個比喻:當你吃過水蜜桃,還會覺得橘子
          好吃嗎?」


        『他暗示妳是橘子?』我說。
        「嗯。」她說,「橘子雖好,但水蜜桃才是真愛。而不顧一切追求真愛
          則是他的宿命。」
        『妳先男友也是選羊的人嗎?』
        「嗯。」她點點頭,然後說:「也是?」
        『我前女友是選羊的人。』
        「要說先女友。」
        『不,我希望她還活著。』
        「你心地不錯。」她笑了笑。


        地上還有一點燒過的痕跡,我們同時注視那裡,不再說話。
        「談談你吧。」過了許久,她說。
        我連從哪裡開始、要說些什麼都沒猶豫,直接從那封情書開始。
        一直說到葦庭離開後,我在樓上房間的牆上寫字排解悲傷。
        除了房東早已知道牆上有字,於是便跟他說我也在牆上寫字以外,
        我從未跟別人提過牆上的字,連榮安也沒,更別說我也在牆上寫字了。
        竟然把這種心事也說出口,我很納悶。


        「你喜歡那個選老虎的劉瑋亭嗎?」她問。
        『算喜歡吧。』我說,『程度還不清楚。』
        「你說過後來你寫了幾封信去解釋,信裡有提到你喜歡她嗎?」
        『沒有。』我搖搖頭,『我只是拼命解釋和道歉。』
        「她應該也喜歡你,如果你告訴她你喜歡她,她就不會傷得更重了。」
        『啊?』我很驚訝,『為什麼?』


        「再多的解釋和道歉雖然可以說明你並不是有意欺騙,但卻間接告訴
          她,你跟她在一起只是在為你無心造成的錯誤善後而已。」她說,
        「她是真心對你,你卻虛情假意,她能不傷心嗎?」
        我心裡一驚,完全說不出話來。
        「你最後一次在教室外追上她時,她心裡其實希望聽到你說喜歡她,
          可惜你還是只說對不起。」她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別傷女孩子的心,會下地獄的。」


        我不確定我是否會下地獄,但我終於知道,劉瑋亭是我右邊的石頭。
        從我傷了她的心開始,我右邊的石頭便出現了。


        我楞楞地看著地上燒過的痕跡,陷入沉思。
        過了一會,聽到她說:「好像要下雨了。」
        我沒反應,依然看著地上的黑。
        「哇!」她失聲叫著:「真的下了!」
        我感覺雨點恣意地拍打我的全身上下,但我還是不動。


        李珊藍回房拿了把雨傘,又衝進雨中作勢要遞到我。
        我搖搖頭。
        「拿著吧,又不用錢。」她說。
        我右手接下傘。
        「撐開呀!笨蛋!」她大叫。
        我緩緩撐開傘,遮住頭上的雨。


        雨已經夠大了,但地上遺留的那一團燒過的黑,依然黑得發亮。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