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65)… Over
時間: Fri Oct 14 05:05:51 2005

 

    *  *  *  *  *  *  *  *


        房東說,在我坐火車回台南的前一天,李珊藍便搬走了。
        沒說要去哪裡,也沒留下隻字片語。
        我希望帶著孔雀離開森林,但驕傲的孔雀卻選擇遠遠避開,
        不讓我為難。


        我打包剩下的東西,打算什麼東西也不留下。
        只剩掛在牆上,李珊藍送我的那件藍色夾克。
        拿起夾克,發現它遮住的牆上寫了一些紅色的字。


        「我會驕傲地留在森林,或是走進另一座森林。
          雖然我註定無法開屏,但你可以。
          祝你開屏。
                                          李珊藍 」


        我曾告訴她,如果遇見真正喜歡的人,我會寫情書。
        所以我寫了封情書,收信人是李珊藍。
        署名不再用柯子龍,而是用本名蔡智淵。
        將這封情書貼在牆上,與黑色的字、藍色的字、紅色的字混在一起。


        臨走前,順便幫房東找新房客。
        只花了一天便找到新房客,是個30歲左右的年輕男子。
        他一走進樓上的房間,便被那片落地窗吸引住目光。
        凝視落地窗許久後,他終於開口:
        「這片落地窗好像千年未曾有人造訪的火山湖,寧靜深邃、晶瑩剔透。
          雖然它不會說話,但我感覺它正浮上滿滿的文字靜靜訴說一個故事。
          太棒了!我一定要住這裡。」


        他越說越興奮,說完後轉頭看到一臉疑惑的我,不好意思笑了笑說:
        「我是寫小說的,一個三流的作家。」
        我淡淡笑了笑,沒說什麼。
        「咦?」他注視著床邊的牆,「牆上怎麼會有一封信?」
        他轉頭看著我,目光正尋求解答。


        我看了他一會,便問了那個心理測驗: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他想了很久,回答:「那我就不離開森林。」
        我楞了楞,又問:『如果森林發生大火,或是洪水侵襲森林呢?』
        「我還是不會離開森林。」他說。
        『為什麼?』


        「這些動物都是我養的,不管我喜不喜歡。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彼此
          擁有,也只擁有彼此。我沒有權利、也不想決定哪種動物可以活、
          哪些動物該死。唯一能做的,就是陪著牠們,直到末日來臨。」
        他的神情很認真,但過了一會便笑著說:「我的想法很怪吧?」
        『不會。』我也笑了笑。


        也許就像Martini先生覺得他跟我有緣於是告訴我他的故事一樣,
        我也覺得這個年輕作家跟我有緣。
        『想聽那封信的故事嗎?』我指了指牆上。
        「迫不及待。」他說。
        我請他坐下,然後告訴他我的故事。
        雖然他聽得津津有味,但始終沒插嘴。


        「兩年後,你會回台灣吧?」聽完故事後,他問。
        『即使布希總統跪著求我,並抱住我大腿,我還是會回來。』
        「是為了李珊藍?」
        『嗯。』我點點頭。


        「是不是因為她已變成你右邊的石頭?」
        『不只是這樣。』
        「喔?」
        『我選孔雀的理由是因為如果不選孔雀,牠便活不下去。但我也是隻
          孔雀啊,如果李珊藍沒有選我,我也活不下去。』


        他沉默了許久,才開口說:
        「我相信李珊藍一定會再回來這裡。」
        『為什麼?』
        「因為她知道你也會回來這裡。」
        我笑了笑,覺得這個年輕的三流作家有股說不出的親切感。


        「如果她回來,我會幫你轉交這封信。」他指了指牆上。
        『謝謝。』我卸下了心頭重擔。
        把身上的鑰匙交給他後,我跟他握了握手,轉身離開。
        是那種心裡很清楚一定會再回來的離開。


        終於要離開台灣這座森林了。
        雖然榮安哇哇叫了半天,我還是堅持不讓他到機場送我。
        我沒帶走任何一種動物,只有自己同行。


        天快要亮了,這時候的夜最黑。
        我一個人坐在空蕩的機場大廳裡,靜靜等待開屏。

 


                                                        jht.

                                ~ The En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