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10)
時間: Sat Sep 10 22:50:12 2005

 

    *  *  *  *  *  *  *  *


        隔了兩天,才把信寄給柳葦庭。
        其實我沒猶豫,只是找不到郵票又懶得出門買,便多拖了一天。


        那天晚上回宿舍時,我又把情書看了一遍。
        很奇怪,當初寫這封情書時,腦子裡都是笑容很甜的柳葦庭;
        但在閱讀的過程中,關於劉瑋亭的記憶卻不斷湧現。
        甚至覺得這封信如果是為了劉瑋亭而寫,好像也很符合。
        只不過笑容很甜這個形容可能要改掉。


        看著信封上的「劉瑋亭小姐芳啟」,發呆了許久。
        信封是嬌小的西式信封,正面有幾朵花的浮水印,
        背面則畫上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女孩的表情是凝視而不是微笑。
        當初不想用標準信封來裝情書是因為覺得怪,好像穿軍服唱情歌一樣。
        但柳葦庭給我的是標準信封。


        我嘆口氣,在標準信封的收件人欄裡寫上:柳葦庭小姐啟。
        然後將嬌小的劉瑋亭裝進標準的柳葦庭裡。
        黏上封口後,才想到應該只將信紙放進即可,不必包括這個小信封。
        但黏了就黏了,再拆會留下痕跡,反而不妥。
        我特地到上次寄這封信的郵筒,把信投進去,聽到咚一聲。
        回頭看郵筒一眼,有股奇怪的感覺,好像這封信很沉重。


        一直到星期二來臨之前,晚上睡覺時都沒有作夢。
        與第一次寄這封信時相比,不僅夢沒了,連緊張和期待的感覺也消失。
        新的星期二終於到來,我算好當初下課的時間,
        到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等柳葦庭。


        已經是秋末了,再也聽不見蟬聲。
        遠遠看到有個女孩從教室走向我,我開始覺得激動。
        彷彿回到當初等劉瑋亭的時光,甚至可以聽到她說:「我們走走吧。」
        然後我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
        擦了擦眼角,當視線逐漸清晰後,看到了柳葦庭。
        我竟然感到一絲失望。


        「你就是寫信給我的柯子龍?」
        『是的。』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我?」
        『開學後的第二個禮拜。』
        「我的笑容真的很甜嗎?」
        『嗯。』
        「那我不笑的時候呢?」
        『呃……』我想了一下,『不笑的時候眼睛很大。』


        柳葦庭楞了一下,表情看起來似乎正在決定該笑還是不該笑?
        最後她決定笑了。
        「有沒有可能又笑眼睛又大呢?」她邊笑邊問,並試著睜大眼睛。
        『這很難。』我搖搖頭,『除非是皮笑肉不笑。』
        她終於放棄邊笑邊把眼睛睜得又圓又大,盡情地笑了起來。


        她笑起來眼睛微瞇,彎成新月狀,這才是我所認為的甜美笑容。
        以前一起上課時,這種笑容總能輕易把我的心神勾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雖然認識劉瑋亭之後,我對這種笑容的抵抗力逐漸增加;
        但現在劉瑋亭已經走了,便不再需要抵抗的理由。


        望著她的笑容,我有些失神,直到她喂了一聲,才回過神聽見她說:
        「我們到安平的海邊看夕陽好嗎?」
        我點點頭。


        我騎機車載著她,一路上都沒有交談,即使停下車等紅燈也是。
        第一次約會(如果算的話)便看太陽下山,實在不是好兆頭。
        然後我又想起劉瑋亭。
        以前跟劉瑋亭在一起時,得先經過五分鐘熱機後,才會感到熟悉;
        而跟柳葦庭相處時,卻沒有覺得陌生的尷尬階段。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