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30)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28 14:53:33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WHSHS
───────────────────────────────────────

 

 


   『抱歉?』王小姐像是被嚇著了一樣的。

   「是啊。抱歉。」

   『為什麼抱歉?該不會.....?』她說著,然後看了魏先生一眼,似乎想在魏先生

   眼中在尋找一種贊同的答案。


   「嗯,妳在想的是對的。」我說。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妳在想,該不會她已經不愛我了,對吧?」

   『不是,我在想,該不會她已經有了其他的對象。』王小姐說。
   「是啊。她是有了其他的對象,而且已經在一起了。」


   『不會吧!?』王小姐和魏先生異口同聲的說。

   「這世上沒什麼不會吧的事。很多事情就是因為你覺得不會吧,它就偏偏會發生。」

   『哇銬!這太不可思議了!』王小姐說著說著,摀了一下嘴巴,『抱歉抱歉,原諒

   我突然說了粗話。』


   「哈哈哈!」我大笑著,「沒關係,妳大可以放開任何拘節跟我談論這件事,我已

   經釋懷許久了,雖然當時我是髒話滿天飆。」

   『但是,當時你們的感情是那麼的穩定啊。甚至她的家人都已經非常喜歡而且接納

   你了,為什麼她還會劈腿呢?』王小姐提出了每個人都會提出的疑問。

 


   我輕輕地笑了一笑,又點上一根煙,「所以我才說,妳在想的是對的。」

   『我在想的是對的?我想了什麼是對的?』

   「妳想著她已經有了其他的對象,不是嗎?」

   『是啊。』

   「所以,我替妳下了一個結論,就是她已經不愛我了,不是嗎?」

 

   說到這裡,王小姐終於懂了。

 

 

 

 

 

 

 

 

   對的,其實感情不就是這麼簡單的嗎?

   兩個人在相愛的時候會分開,那就是雙方都有必須反省的地方。但感情若在有人介

   入的時候結束,那第三者並不是必須成為眾矢之的的犯罪者,而是你很愛的(或是你

   自己)那個人,已經不再愛了。

 

   對。就是已經不愛了。所以你再怎麼想破頭,再怎麼去鑽牛角尖試圖找出那個被背

   叛的原因,都是沒有用的。因為答案就是那麼地明顯......


   已經不愛了!


   所以當時的我,其實已經很成熟的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我並不怪那個第三者,我只

   怪劉郁萍為何要隱瞞我。甚至我後來反過來恨自己為什麼要成熟?

 

   「不愛了」這個事實被發現且成立的那一天,天氣他媽的好得很!跟其他愛情故事

   不一樣的,我沒有天空替我掉眼淚。


   當時電信開放民營,所以手機開始非常快速的流行。只是我還很窮的沒辦法使用手

   機,我只能用家裡的電話打到她的手機裡。


   「嗨,起床囉?」我還沒發現任何異狀的時候,一如往常的,我用很快樂的語氣問

   候著。

   『嗯,我已經起來了。』

   「那,我等等中午休息時間,去找妳一起吃飯好嗎?」

   『不,不要,我要出去了。』她有點緊張的說。


   這時,我才發現她所在的空間不是室內,而是在車上。


   「妳在外面啊?」

   『呃....嗯....』她見事情已經開始隱瞞不住,『嗯,是的,我在車上。』她說。

   「那.....妳要去哪裡啊?」

   『出去。』

   「出去?妳要去的地方不方便說嗎?」

   『我....我現在不方便跟你說話。』


   她話剛說完,我聽見「注意!注意,前方有闖紅燈超速照相,本路段限速....」的

   聲音,然後聽到「啪!」的一聲,那是車用測速器被突然間拔掉的聲音。


   原來,她不只在車上,還在一部自小客車車上。


   「妳....妳跟妳哥哥出去嗎?」我還傻傻的想替她找臺階下。

   『呃....我回去再打給你好嗎?』

   「妳不在妳哥哥車上嗎?」

   『我回去再打給你。』

 

   我的心開始亂,聲音開始顫抖,眼前的焦距開始模糊,「妳....妳連告訴我妳在妳

   哥哥車上都說不出來嗎...?」


   然後她開始低聲的哭,電話裡傳來的那汽車行駛中的風切聲漸漸地消失,然後我聽

   見開門的聲音,過了幾秒鐘,門被關上。很顯然的,開車的人已經下車了,而她仍

   然在車上。


   「好....」我開始不停地深呼吸,「妳,要不要,把事情,告訴我?」每一個逗號

   ,就是我的一次深呼吸。

   『....』她沒說話,只是不停地哭泣。

   「妳別哭啊。哭怎麼解決問題呢?」

   『我....』

   「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嗎?妳要不要現在說?」

   『....』她又沒說話,哭聲越來越明顯,我感覺到她已經快控制不住她的眼淚。

 

   「還是,妳要不要請他載妳回來,我們,好好的,談一談?」我說這句話的時候,

   忍不住鼻酸,因為我竟然那麼沒有尊嚴地,要一個不知道何許人也的男人,把我的

   女朋友載回到我身邊。「我們談完了,妳要走也不遲,至少讓我知道我的死因吧。

   」我已經把所有尊嚴都踏在自己腳底了。


   『子雲........對不起.........』我能感覺到她很努力地說出這五個讓我心碎的

   字。

   「我他媽的不要妳的對不起啦!」我徹底地情緒崩潰,開始大聲對著話筒叫喊著,

   「我他媽的不要妳的對不起!妳聽到了沒有?聽到了沒有?」

 

   當時,我坐在書桌前,而書桌上有個鏡子,我看見鏡子裡的我滿臉通紅,雙眼佈滿

   了深紅色的血絲。我從沒有看過自己那麼可怕的臉。我每一次的深呼吸,鏡子裡的

   我就陪著我一次身體的起伏。

 

   接下來,是好久好久的沉默。劉郁萍的哭聲在電話那頭沒有停過。我的腦袋一片空

   白,我根本不知道我該說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又聽到車門被開啟的聲音,然後關上,我知道那個載她走的男

   人回到了車上。

 

   『子雲....』她說。

   「嗯....」此時,我沒有任何氣力說什麼。

   『我晚上回去再找你說,好嗎?』

   「不用了....」我說,「妳好好的保重吧....希望,他能對妳好一點。」

 

   說完,我掛了電話,呆坐在椅子上。鏡子裡的我看起來很無神,像是三魂七魄被拿

   走了,只剩下軀殼。


   幾分鐘後,我打電話回到公司,向老闆報告,我下午可能沒辦法上班了。

   老闆問我原因,我不敢說是女朋友跟別人跑了,我只是笑一笑說,因為我的報告被

   教授退件,今天再不趕出來會被當掉。


   之後,我一共請了三天假,那三天我完全沒吃東西,我唯一有意識的時候是我打電

   話給老闆請假,要他原諒我的不敬業。他在第二天的時候知道了原因,然後安慰我

   說「這是人生的一部份」。他要我下個禮拜再去上班,但也希望我在下禮拜能夠正

   常一點。

 

   我在最後一天的那個晚上,跑到我學校的後山上,那是我無意中發現的地方,我還

   替它取了一個名字叫「雲深不知處」。


   我在雲深不知處坐到天亮。忍了三天的眼淚瞬間潰堤的感覺,是一整盒面紙也擦不

   完。我控制不住自己回想起跟她在一起時的快樂,我寫給她的詩,我第一次親吻她

   的地方,她的家人們對我的欣賞,她父親的大嗓門,還有那杯烈到受不了的藥酒。


   很多說過的話和做過的事在瞬間都變成廢話和泡影的時候,那種感覺只有一個字:

   「幹」。

   邱吉在電話裡也是一直重覆這個字。


   他說,我真的很值得同情,雖然他也跟我一樣在台中念書,只是他在台中的西邊,

   而我身在台中的東邊,但是,一樣都是一個人在這裡生活念書打拼,我遇到的可憐

   事偏偏就比他多。


   「你真的很衰耶。」之後,他取笑著我。但我從他的取笑當中,得到一種安慰的溫

   暖。

 

   後來,我便開始寫東西,劉郁萍給我的痛換來我無窮無盡的想法與靈感。

   我第一篇偷偷寫在網路上自己申請的網路硬碟空間裡的文章,就是在悼念我跟她之

   間的愛情。


   《雲深不知處的眼淚》,是那篇文章的篇名。

 

   而愛情的寂寞,是在寫完這篇之後,我才徹底的看透。

   而天空,依然沒有為我掉眼淚。

 

 

 

 

 


   - 待續 -

 

 

 

 

 

 

                            * 愛,本身就是寂寞的。*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7-122.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