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29)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ue Sep 19 01:04:35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

 

 


   那天到KTV的時候,我跟她是手牽著手一起走進包廂的。每一個同學的反應都是先

   掉下巴,然後男生全部站起身來在我身上搥了幾拳,「厚!」他們說,「原來堅

   持要自己去外面吃的原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早就看得出來你們有問題了!」同學甲說。

   「就是咩!劉郁萍就不會陪我去吃飯!」同學乙抱怨著說。

   「如果你們要她陪你們吃飯,我可以借個三十分鐘沒關係。」我很開心的笑著說,

   還轉頭看看劉郁萍的反應。

 

   「沒有沒有,現在不行。大家要借的話,等風頭過了再說。」我急忙解釋著。

 

   那天唱歌唱得很開心,散會的時候,同學們還很好心地說會幫我照顧她,免得我跟

   她因為上課的時間完全顛倒而有太陽與月亮相戀的遺憾。「子雲,你別擔心,我們

   會替你當守門員的,白天一定會懂夜的黑。」同學們開玩笑的說。當時的我,心裡

   漾著滿滿的幸福。我甚至把那份幸福,看做是老天爺給我的彌補,彌補我在大學這

   段求學路的坎坷。


   我跟劉郁萍可以見面的時間,除了晚餐之外,就只剩下她到7-11找我的半夜。每當

   我排到假期,我幾乎都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伴她。她家住在南投,所以我也曾經

   陪她一起回南投。聽說南投的水質好,空氣很清新,環境清幽氣候宜人,所以南投

   人普遍皮膚都很細緻,而且不容易老。

 

   我想,那些話是對的。因為劉郁萍的爸媽看起來都好年輕,而且身體硬朗,說話的

   聲音都很大。

 

   我跟她在一起之後的第一個農曆年節,我還很主動的到他們家去拜年,因為7-11排

   到的休假日是在初五之後,所以我利用初二早上下班的時候,騎著機車,買好一些

   水果到他們家去拜年。從台中騎車到南投的路說起來好像很遠,但真的走過之後感

   覺還好,因為路上沒什麼需要翻山越嶺的地方,而且沿路還有些風景可以看。

 

   這天,我在他們家用午餐,他們全家人都到齊了。除了她的爸媽跟哥哥之外,那些

   伯姨叔舅的也都到了,所有的表哥表姐和一些小朋友們也在午餐開始之前趕到。午

   餐分成兩桌,大人們一桌,那些還沒長大和還沒結婚的一桌。


   當時,我是唯一一個不屬於他們家庭成員的人,所以說真的,坐在那裡吃飯真的很

   緊張,感覺也很尷尬。在那之前我一直說要先離開,因為晚上還要上班。但是劉媽

   媽和劉爸爸不停地留人,劉郁萍也說吃完飯再走也不遲,所以我才答應。

 

   沒想到,答應了之後是一連串可怕的開始。

 

   我開始被身家調查,開始被問東問西。他們的問題千奇百怪,五花八門,從我的爸

   媽在從事什麼工作,到我將來想從事什麼工作這些問題開始,問到我以後想要在哪

   裡定居,有沒有可能離開高雄之類的問題。這當中回答比較有困難的是他們問我為

   什麼會喜歡劉郁萍?我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坐在原地搔著頭想不出任何理由

   ,但眼前的每個人都在等待我的答案,我才很不好意思的回說:「她這麼完美的女

   孩子,人見人愛,喜歡她的理由用人類的腦子是沒辦法想得出來的,而我只是一個

   比較幸運的人而已。」

 

   可能是這個答案他們都滿意,所以劉郁萍的爸爸當場拿了一杯酒給我,他說:「希

   望你們能一直這樣安安穩穩的走下去。」我站起來接過酒杯,向她爸爸點頭道謝,

   這時她爸爸一口飲盡杯中物,我也怕失禮的趕緊跟進。但當時因為幾乎沒碰過酒的

   關係,那入喉後的灼熱與衝向腦門的勁道,我不由自主地「喔喔」叫了一聲。

 

   「這是什麼酒啊?」我甩甩頭,試圖保持清醒的問著。

   『我爸爸自己泡的藥酒,很衝喔。』劉郁萍拍拍我的肩膀,然後替我撫一撫背。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開心地大笑了起來,他們都調侃著我,要我回去多練練酒量,免

   得每次來都會被欺負。我在想,當時我的存在對他們來說,或許並不只是一個外人

   而已,而是一個佐證。他們每個人臉上的笑容與喜悅,都不是因為我的存在才有的

   ,而是他們經由我的存在,看見一個曾經還是襁褓嬰兒的小女孩,現在已經花樣年

   華的驕傲與成就感。

 

   在那之後整整一年的時間,我跟劉郁萍之間的感情一直維繫的很好,甚至隔年的農

   曆年節,我依然到他們家去拜年。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經不需要再趕回台中去上

   7-11的大夜班,當時我換了一個白天的正職工作,我在一家廣告印刷公司當老闆的

   助理。

 

   這一年他們對我已經不再陌生,甚至許多她的親戚也曾經在台中的7-11裡碰過我,

   他們都說是碰巧走進我上班的門市,但我當時很想跟直接吐槽他們的唬爛功力,因

   為他們的碰巧都太假了,哪有人碰巧走進7-11會帶水果來給店職員吃的?


   第二次在他們家一起吃團圓飯的感覺比第一次更紮實,他們把我當做是家裡的一份

   子,很多的問候與親人互動之間的快樂在當時我跟母親之間的相處是無法找到的。

   前面我有提到過,母親因為經濟的壓力,那些年我跟她的關係一直處在沸騰點,難

   以降溫。我曾在他們家裡看見好多簡單卻又美麗的畫面,非常直接又強烈的衝撞我

   的心門,在那些畫面裡,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個隱形的靈魂,在他們的互動當中看見

   我心底深處那些已經乾涸的幸福角落,而他們只是在我的身邊來回穿梭,我的眼神

   流動的每一吋都是他們的幸福,而我同時被感染了。

 

   那剎那間,我的寂寞感與幸福感同時快速地發芽,威力如排山倒海一般地來。


   這一年,他們談到了結婚這件事。在他們的眼裡,我和劉郁萍的感情已經像成熟的

   果實一樣可以收成,而感情的最終階段就是紅毯的那一端,那將是他們希望看到的

   。


   只是,當時的我並不敢去奢想這件事,就連一丁點閃過的念頭都沒有過。我跟劉郁

   萍的感情就算再怎麼穩定,在當時那個年紀與經濟能力來看,要走上結婚這條路,

   依然非常地漫長。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他們,他們很開心的拍拍我的肩膀,讚許著我並沒有被愛衝昏頭

   。但他們卻也希望我能在學成之後盡快地去完成欠國家的兩年兵役,然後找到一個

   好的工作,他們才能把劉郁萍交給我。


   「趕快畢業,趕快退伍,趕快找個好工作,趕快存點錢,然後趕快把我的女兒帶走

   ,我不想她再回來煩我了。」她的爸爸端了一杯曾經讓我暈眩的藥酒給我,他的手

   披在我的肩膀,當著所有的人面前說著。

 

   當然,我們都知道他最後一句話是開玩笑的。但那卻是我最應該害怕的。因為除了

   那句話之外,前面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我盡力,伯父。」我接過酒杯,點點頭對他說。

   「好!應得好!我喜歡你這個小伙子!」他拉開天生的大嗓門,舉起了酒杯,然後

   一口飲盡。

 

   相同的灼熱感與勁道衝向腦門的感覺再一次地襲來,我依然不由自主地「喔喔」叫

   了一聲。但我已經知道那是藥酒了,所以我努力地站在原地,在心裡告訴自己:

 

   「或許,我真的該練練酒量了。」

 

   我回頭,看著劉郁萍,她也正看著我。

   只是,奇怪的是,我似乎從她的眼中,看見一種訊息,一種我無法確定的訊息。

 

   而那種訊息,像是在對我說..........『抱歉....』。

 

 

 

 

 

 


   - 待續 -

 

 

 

 

 

 


              * 在愛裡所說的抱歉,是對不起他(她),還是你自己? *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8-75.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