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19)
時間: Tue Sep 13 21:31:47 2005

 

    *  *  *  *  *  *  *  *


        我失戀了。


        失戀有兩層涵義,第一層是指失去戀人;
        更深的一層,是指失去戀愛這件事。
        我想我不僅失去戀人,恐怕也將失去戀愛這件事。


        葦庭曾告訴我,選羊的人絕不會勉強自己跟不愛的人在一起,
        所以當她說要分手時,大概不會留什麼餘地。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想盡辦法去挽留。


        葦庭說完再見後的第三天,我收到一封信。
        信封很大,是A4的size,裡面裝著我寫的那封情書。
        正確地說,是A4的蔡智淵裝著標準的柳葦庭裡面有嬌小的劉瑋亭。
        這打消了最後一絲我想復合的希望。


        收到信的第一個念頭:這是報應。
        劉瑋亭曾經收到這封信,當她知道只是個誤會時,我一定狠狠傷了她。
        如今它繞了一大圈後,又回到我手上,這大概也可以叫因果循環吧。


        完全確定自己失戀後的一個禮拜內,腦子裡盡是葦庭的樣子和聲音。
        想到可能從此以後再也看不見她的甜美笑容,我便陷入難過的深淵中,
        整個人不斷向下沉,而且眼前一片漆黑。
        我任由悲傷的黑色水流將我吞噬,絲毫沒有掙扎的念頭。
        直到過了那個失戀的“頭七”後,我才一點一滴試圖振作與抵抗。
        然後又開始想起劉瑋亭的眼神。


        或許是因為我對劉瑋亭有很深的愧疚感,所以在葦庭離去後,
        我已經不需要刻意壓抑想起劉瑋亭的念頭時,我又想起劉瑋亭。
        我很想知道她在哪裡、做什麼、過得好不好?
        那些欲望甚至可以蓋過想起葦庭時的悲傷。


        這並不意味著劉瑋亭在我心裡的份量超過葦庭,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葦庭的離去有點像是親人的死去,除了面對悲傷走出悲傷外,
        根本無能為力。
        而劉瑋亭像是一件未完成的重要的事,只要一天不完成便會卡在心中。
        它是成長過程的一部份,我必須要完成它,生命才能持續向前。


        為了逃離想起葦庭時的悲傷,我努力檢視跟葦庭在一起時的不愉快。
        如果很想忘記一個人卻很難做到,就試著去記住她的不好吧。
        雖然這是一種懦弱的想法,但我實在找不出別的方法來讓我振作。


        可是在回憶與葦庭相處的點滴中,除了她到台北之後我們偶有爭執外,
        大部分的回憶都是甜美的,一如她的笑容。
        為了要挑剔她的不好,反而更清楚知道她的好,這令我更加痛苦。
        當我想要放棄這種懦弱的想法而改用消極的逃避策略時,
        突然想起我跟她第一次到安平海邊看夕陽時,我們的對話:


        『謝謝妳沒拒絕我。』
        「我無法拒絕浪漫呀。」


        也許葦庭並非接受我,她只是沉溺在情書的浪漫感覺裡。
        所以只要我不是差勁的人,她便容易接受我。
        當我們在一起時,雖然我的表現不算好,但也許對她而言,
        每天能在一起談笑就是浪漫。
        隨著分離兩地,見面的機會驟減,而她對浪漫的需求卻與日俱增,
        因此我在這方面的缺陷便足以致命。


        或許這樣想對她並不公平,但卻會讓我覺得好過一些。
        起碼我不必天天問自己:為什麼我們會走到這一步、到底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她要離開我?
        這類問題像是泥沼,一旦踏入只會越陷越深。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