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32)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28 14:54:06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peer!news.nct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

 

 

   當我把整張用印表機早就列印好準備給王小姐的《雲深不知處的眼淚》交給她的時

   候,她的表情是驚訝的。我大概可以了解那種驚訝,畢竟那已經是八年前的作品了

   ,要保留下來還真是不太容易的事。


   『我沒想到你竟然還準備好了這樣的資料。』她又開心又驚奇的笑著說。

   「我知道你們大概會問到這個部份,所以我在昨晚特地把這份資料印出來,希望對

   這次的採訪有幫助。」我說。


   『真是太謝謝你了。』

   「不會,別這麼說。」
   『那我還想問,之後劉郁萍劉小姐就沒有再跟你見面了嗎?』

   「不,其實我們還是必須見面的。」

   『為什麼?』

   「沒多久之後,她跑到我夜間部的班級來找我,她說要把我送給她的東西歸還。」

   『你送了她很多東西嗎?』

   「不會,其實還好而已。只是一些很普通而且便宜的衣服,還有一條手錶和一條項

   鍊。」

   『你拿回那些東西也沒用吧。衣服你又不能穿,手錶項鍊你也不能戴。你該不會又

   拿去送人吧。』

   「你說的對,就算拿回那些東西,我確實是用不著。不過,如果手錶跟項鍊真的還

   給我了,我也不會再送別人,這樣不太好。」我說。

   『那,你有收她歸還的東西嗎?』

 

   「不,沒有。」我搖搖頭。

   『她沒有堅持要還?』

   「言下之意王小姐有堅持還東西給已經分手的男朋友過?」我偷笑著問。

   『是啊。我就不想留著嘛。劉郁萍劉小姐沒有堅持嗎?』

   「不,她也沒有堅持,」我又搖搖頭,「因為,我告訴她一句話。」

   『什麼話?』

   「我想要妳還的是我的心,妳還得了嗎?」

 

   『難怪她不堅持了,這話太恐怖了。』

   「恐怖?」我無法理解地看著王小姐,為什麼她會用這個形容詞呢?

   『是啊,恐怖啊。因為這話會讓女孩子覺得,我就必須這樣欠你一輩子了。』

   「這也是事實啊。」我點點頭,「愛情中互相虧欠的,本來就會欠一輩子。只是看

   你選擇用虧欠的心去面對這個人和這段感情,還是用感謝的心,去謝謝曾經跟你相

   愛而且一起走過一段人生旅途的人。」


   『原來如此,你說的很有道理。』

   「嗯,道理大家都明白,做得到比較難。」

   『後來還有聯絡嗎?』

   「沒有。在我退伍的一年之後,她結婚了。她透過當時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南投

   的同鄉打電話給我,但也不是要邀我去婚禮的。」

   『大概只是來告訴你這個訊息吧。』


   「不,我知道她想要我的祝福。」我說。


   聽到這裡,王小姐與魏先生互看了一眼。

 


   這時我看了看天空,王小姐和魏先生同時站起身來,太陽已經漸漸的掛在西邊準備

   下班。他們兩位也伸了伸懶腰,疏通一下坐了太久的筋骨。


   『這次的訪問,真的不太像是訪問,』她把《雲深不知處的眼淚》放進她的包包裡

   ,『我們好像是來聽故事的,好像來跟一個作家聊天的,你之前有過這樣的訪問經

   驗嗎?』王小姐問我。


   「如此的深入去談論到我的其中一部作品嗎?」

   『嗯。』她點頭。

   「沒有。通常都是一些罐頭問題,以及一些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

   『你是說,類似為什麼會當作家?為什麼會走上這一途?突然間出名了有什麼感受

  ?點點點之類的嗎?』


   在她還在舉例的時候,我已經點頭如搗蒜地稱是了。


   『呵呵呵,那只是記者的工作,會有這樣的問題也是無可厚非的。』她說。

   「怎麼說呢?」

   『因為,我們都不是作家呀!我們怎麼去知道作家的感受呢?就像你不是記者,你

   怎麼去知道記者的感受呢?』

   「我也不是作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創作人而已。」我笑著糾正她對我的稱呼。


   『那我們也不是創作人啊,我們不明白創作人的感受呢。』

   「嗯,我了解妳的意思。」

   『還好今天總編要我們直接而且深入的跟你討論《寂寞之歌》這本書,不然,我們

   也可能會出現很多你所謂的罐頭問題。』她哈哈笑著。

   「罐頭問題對我來說已經習慣了。我比較不習慣的倒是妳今天跟我聊的話題。」

   『太陌生了嗎?』

   「是啊。沒有記者跟我這樣聊過。」


   這時,在一旁的魏先生指了指他自己,「我也有陪你聊。」他瞇著眼睛笑著說。


   「對對對,你也有陪我聊。」

   「而且,通常我們攝影記者大都拍完需要的照片就會離開了,但是....」他拍了拍

   我的肩膀,「你的故事真的很吸引人,所以我坐下來,聽到現在。」

   「謝謝。我的故事其實不吸引人,只是跟你們的故事不一樣,所以你們好奇了而已

   ,其實每個人都有故事,今天換做是你在說故事,我也會覺得吸引人。」

   「嗯,好像有道理。」魏先生點點頭說。

 

   「那麼,今天我的故事,有什麼比較難忘的嗎?」我看了看他們兩位。

   「你的朋友阿不拉,還有你的父母。」魏先生說。

   「妳呢?王小姐。」

   『你的劉郁萍,還有你的爸媽。』她說完又搖搖手,然後繼續說,「但其實你今天

   所說的每一段故事都很難忘,我真的很難從這當中去找出比較難忘的。」

   「嗯,她這麼說,我也感覺到了。」魏先生看了看王小姐一眼,也點頭說。


   「謝謝你們,我的故事有人有興趣,我真是開心。」

   『不會,你畢竟是個比較會製造故事的人。』

   「或許吧。我喜歡被人當做是故事,或是告訴別人一些故事。」

   『那,我把報導作完之後,該把雜誌寄到哪兒給你?』王小姐又拿出紙筆,要我寫

   上一個可以收到雜誌的地址。


   「那,就寄到橙色九月吧。那是我的咖啡館,我偶爾會到那裡去。」

   『那麼,地址呢?』

   「高雄市苓雅區中正二路56巷4號。」我一邊唸著,一邊把地址寫給她。

 

   『那麼,我最後想再請教你一個問題,吳先生。』王小姐接過寫有橙色九月地址的

   名片。

   「請說。」

   『你今天說了你父母親的寂寞,你朋友的寂寞,還有你的寂寞,我記得你在訪問一

   開始的時候,你說你寫這本書,是因為更上一層樓的寂寞,那麼,什麼是更上一層

   樓的寂寞呢?』


   我聽了這個問題之後,低下頭,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對著王小姐笑了一笑

   。

 

   「當我決定把寂寞與人分享,卻發現寂寞是無法分享的時候,那份寂寞,便更上一

   層樓了。」

 

   王小姐看了看我,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她抿了抿嘴,對我點點頭說:

   『原來....《寂寞之歌》,就是你更上一層樓的寂寞啊....』

 

   我笑著點點頭,他們揮揮手之後轉頭離去,我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開,也目送高雄

   的黃昏。

 

 

 

 

 

 

   - END -

 

 

 

 

 

 


                    * 寂寞之歌,在每個人心中,都不停地重覆著。*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7-122.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