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40)
時間: Tue Sep 27 15:13:59 2005

 

    *  *  *  *  *  *  *  *


        「原來你曾見過你現在的新室友呀。」
        小雲端了杯咖啡,放在我面前,說了這一句。
        「我也見過喔。」榮安插進一句。
        「你們在哪裡認識的?」小雲問。
        「一家叫中國娃娃的店……」
        榮安還未說完,我拉了拉他的衣袖,阻止他往下說。


        「中國娃娃?」小雲很好奇,「那是家什麼樣的店?」
        『就是一家普通的Pub。』我搶在榮安之前,趕緊回答。
        「是嗎?」小雲疑惑地看著正在拉扯榮安的我。
        「那家店並不普通。」Martini先生突然插進話。
        我兩手一軟,放開榮安。
        小雲轉頭看著Martini先生,等他繼續開口。


        Martini先生今天又打了條領帶,藍底白條紋,非常樸素的花樣。
        他喝口酒,繼續說:「那裡晚上12點過後會有熱舞。」
        「熱舞?」小雲問。
        「就是貼在男人身上跳舞之類的,不過舞跳完後要給小費。小費通常
          是一百,如果舞夠熱,兩百、五百也常有人給。」他頓了頓,又說:
        「要對熱舞女郎揩油也行,只要小費多一點的話……」
        『好了。』我急忙說,『解釋得夠清楚了。』


        小雲大概知道意思了,目光掃過我和榮安,我和他都低下了頭。
        「你去過嗎?」她又問Martini先生。
        「我沒興趣,也沒心情去。」他說。
        「那你們兩位呢?」小雲露出曖昧的笑,「去的理由是因為興趣?還是
          因為心情?」
        我和榮安都覺得尷尬,又低下頭看著面前的杯子。


        這晚小雲盡情地嘲弄我和榮安,似乎從中得到莫大的樂趣。
        臨走前,她甚至還對我和榮安鞠躬哈腰,然後說:
        「真不好意思,敝店沒提供熱舞服務,委屈您們兩位了。」


        榮安又回屏東工地上班後,我天天都會遇到李珊藍。
        有時我剛回來她要出去;有時她剛回來我要出去;
        有時同時剛回來而在院子裡碰面;有時同時要出去而在階梯口擦肩。
        但不管是哪種形式的不期而遇,我們都沒交談,氣氛詭異。


        有一次我聽到垃圾車的音樂,右手急忙提了包垃圾跑下樓。
        眼角瞥見院子邊還有包垃圾靠著牆,左手便順便提起。
        才剛跨出院子,便聽到她在背後說:「你做什麼?」
        『倒垃圾。』我回過頭說。
        「把垃圾放下。」她說。
        『為什麼?』我說。
        「那是我的垃圾,你憑什麼幫我倒。」


        剛聽到時只覺得茫然不解,兩秒鐘過後,便覺得啼笑皆非、莫名其妙。
        眼見垃圾車開始起動,我加快腳步,跑到垃圾車旁丟了那兩包垃圾。
        倒完垃圾回來,只見她站在院子裡。
        『順手而已。』我說。
        「別以為我會感激你。」
        她說完後,直接轉身進房。
        我覺得自己像是抓了老鼠的狗,而且還挨了貓一巴掌。


        隔天晚上去參加一個大學同學的結婚典禮,榮安也從屏東趕來。
        進到會場才剛坐定,右肩被拍一下,回頭看見一個西裝筆挺的人說:
        「我還記得欠你兩千塊喔!不過我又忘了帶錢了。」
        又是那個選孔雀的施祥益。


        雖然早有可能遇見他的心理準備,但一看到他還是有強烈的不舒服感。
        還好喜宴會場既熱鬧熟人又多,不用擔心要一直跟他應酬對話。
        只是討厭他老說欠我兩千卻忘了帶錢這件事,而且言談之間還頗得意。
        榮安大概也聽煩了,終於忍不住對施祥益說:
        「你總有帶提款卡吧?」
        「哈哈。」他更得意了,「我也沒帶提款卡,只有信用卡。」
        「信用卡也行。」榮安不甘示弱,「隔壁是百貨公司,待會去買東西,
          就刷你的卡抵債。」


        施祥益沒想到榮安會這麼說,楞了一下後,又乾笑兩聲說:
        「不會剛好要買兩千塊的東西吧。」
        「刷多了就退你錢,不就得了。」榮安說。
        「我今天會早點走,可能沒辦法逛百貨公司。」施祥益說。
        「不需要逛,他已經知道要買什麼了。」榮安轉頭跟我說,「對吧?」
        我覺得這樣整施祥益很好玩,便點頭說:『對。』
        他的臉微微漲紅,隨即東拉西扯,把話題岔開。


        席中我去上洗手間,在洗手台遇到施祥益,正想隨便洗下手然後走人,
        卻聽見他說: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我沒回答,只是納悶他突然提起這個心理測驗。
        「我記得你跟我都選孔雀。」他又說。
        『對。』我說。


        「其實太容易選擇了。」他眼睛直視洗手台前那面大鏡子,「選馬?
          離開森林後只要有錢,買輛車就好,根本不需要馬。選老虎?被牠
          吃掉怎麼辦?至於牛和羊,只能吃而已,一點用都沒有。」
        他扭開水龍頭,洗淨雙手,然後甩乾手上的水。
        「只有孔雀,既稀少又珍貴,才能襯托自己,也才會讓別人羨慕。」
        『孔雀也是一點用途也沒有。』我說。
        「你以為鑽石除了名貴外,還能有什麼用途?」他哈哈大笑,
        「名貴就是最大的用途!」


        我不想再說話,連手也不想洗,轉身便走。他又說:
        「你一定認為我唯利是圖,所以看不起我吧?」
        我吃了一驚,停下腳步回過頭,他對著鏡子用雙手小心翼翼梳理頭髮。
        「我也看不起你。」他繼續說,「你留在學校唸書,到後來還不是得
          離開校園,然後追逐名利。其實我們都一樣,只是我坦白面對自己
          的欲望,而你卻遮遮掩掩,既想得到虛榮又希望別人認為你清高。」


        我確定不想再聽下去了,轉身便離開。只聽到背後傳來:
        「別忘了,我們都同樣是選孔雀的人。」
        回到座位,舉起筷子夾菜,卻覺得筷子很沉,拿不太穩。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