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3)
時間: Wed Sep  7 21:08:14 2005


        終於又到了禮拜二,我這次因為心虛所以坐在離劉瑋亭比較遠的地方。
        雖然緊張,但我仍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發現她跟平常沒什麼不同。
        照理說如果她收到我的信,便知道在這間教室裡有某個人喜歡她、
        而且下課後會等她,那她為什麼還能這麼自然呢?


        下課鐘響後,我先警告榮安不准躲在暗處看我的熱鬧,
        然後飛奔至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背對教室門口。
        用了約兩分鐘的時間讓自己平靜不緊張,再緩緩轉身面對教室。
        可能是心理作用,我覺得經過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怪異。
        突然後悔自己太衝動,不應該寄出那封情書。


        大概離我50公尺處,有個女孩似乎正朝我走來。
        當距離縮短為30公尺時,我才看清楚她是坐在劉瑋亭隔壁的女孩。
        她越朝我走近,我心裡越納悶:怎麼會是她呢?
        但等到我們之間的距離只剩10公尺時,我開始慌了。
        彷彿看到一隻老虎正朝我走過來,但我前面卻沒有鐵籠子。


        「我是劉瑋亭。」她走到我面前兩步後站定,「你是寫信給我的人?」
        『啊?』我舌頭打結了,『這……這……』
        「是或不是。」
        『這很難解釋。』
        「到底是或不是。」她說,「如果很難回答,就點頭或搖頭。」
        我不知道該點頭或搖頭,因為我是寫給劉瑋亭沒錯,但不是寫給她啊。
        她看我一直沒反應,便從書包拿出一封信,說:「這是你寫的?」
        我看了看,便點頭說:『是。』


        她打量我一會後,說:「我們走走吧。」
        說完後,她便轉身向前走。我遲疑一下,跟在她身後。
        以散步的角度而言,她走路的速度算快,而且目光總是直視前方。
        她沒再說話,自顧自地往前走,我則默默的跟在她身後機械地走。
        我越走心裡越納悶:為什麼她會收到信?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她突然打破沉默。
        『啊?』我嚇了一跳,隨即恢復正常,說:『朋友告訴我的。』
        我心裡閃過一絲殺意,死榮安,你完了。
        「他認識我?」
        『不。他……』我想了一會,編了一個理由,『他認識妳朋友。』
        「原來如此。」


        「柯子龍不是你的本名吧?」
        『嗯。我叫蔡智淵。』
        「智淵?」她點點頭,「這名字不錯,知識淵博的意思。」
        『謝謝。』
        「為什麼化名子龍?」
        『我高中時用子龍這個名字投過稿,有被錄取。』
        「是詩?散文?還是小說?」
        『都不是。我投的是笑話。』
        「哦?」她停下腳步,「說來聽聽。」


        『小明心情很差,小華就告訴他: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兵來將擋。
          小明卻說:可是“兵”不是能吃“將”嗎?』
        我也停下腳步,看她都沒反應,便說:『我說完了。』
        「嗯。」
        『玩暗棋時,兵會吃將。』
        「我知道。」
        『所以我覺得這可以算是笑話。』
        「大概吧。」她繼續向前走,「你不用自責,笑話不好笑是正常的。」
        『我……』


        「一起吃個飯吧。」她又停下腳步。
        我抬頭一看,已走到學校的自助餐廳,便點點頭。
        進了餐廳,她在前我在後,各自拿餐盤選自己的菜。
        結帳時,她從書包裡拿出皮夾,我搶著說:『我請妳。』
        「不用了。各付各的。」
        她付了錢,我也沒堅持。


        我們選了位置面對面坐下,她說:「你不像是選孔雀的人。」
        『妳怎麼知道我選孔雀?』
        「上星期你站起來回答教授問題時,全班都知道了。」
        『喔。』我有些不好意思,『那個心理測驗可能不準吧。』
        「也許吧。」她拿筷子撥了撥餐盤的菜,「雖然很多人把心理測驗當做
          遊戲,但心理測驗還是有心理學基礎並經過統計分析的。」
        『是嗎?』
        「相信我,我是學統計的。」


        『那妳為什麼選老虎?』
        她先是一楞,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果然很注意我。」
        我苦笑一下,心裡想:我注意的是坐在妳旁邊,笑容很甜的女孩子。
        「我選老虎是因為牠最能保護我,是我可以信賴的動物。」
        『嗯。』
        「你為什麼選孔雀?」
        『呃……』


        我一直沒追究我選孔雀的理由,當教授在黑板寫下那五種動物時,
        我的腦海裡一一浮現這五種動物的外表和神情,然後便選了孔雀。
        但絕不是因為孔雀漂亮而選牠,事實上我認為老虎漂亮多了。
        那麼我為什麼要選孔雀呢?
        「不用多想了。很多選擇是沒有理由的。」
        她看我一直沒回答,便幫我下了結論。


        離開餐廳後,她說她的腳踏車還停在教室外面,我便陪她再走回去。
        已經是入夜時分,路燈都亮了,但一路上我們幾乎不交談。
        校園內沒什麼學生在走動,更彰顯我們之間的沉默。
        這種沉默的氣氛,足以令人窒息。
        『妳為什麼願意出來見我?』
        我說完後,如釋重負,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其實我的同學們都叫我別理你,或是躲起來看你會等到什麼時候。」
        『她們……』
        「你放心。她們只知道有人寫信給我,但我沒把信給任何人看。」
        『嗯。』
        「我想你一定很用心寫這封信,而且也鼓起很大的勇氣。」她說,
        「如果我不回應或是躲起來測試你的誠意,你的自尊心一定會受創。」
        『謝謝妳。』
        「不客氣。」她微微一笑,「我認為自尊最重要,絕不允許受到傷害。
          所以那個心理測驗對我而言,是非常準的。」


        她牽著腳踏車往前走,並沒有騎上去的意思。我便繼續在後跟著。
        剛剛她笑了一下,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她的笑容不算甜,似乎只是拉開嘴角做出笑的表情,不過笑容很誠懇。
        「我們現在可以算是朋友了,以後別太見外。」
        她停下腳步,等我跟她並肩後,再繼續走。


        「我的宿舍到了。」她說,「那就,再見吧。」
        『嗯,再見。』
        她騎上腳踏車,車輪大概只滾了三圈,我便聽到煞車聲。她回頭說:
        「我有個疑問:我的笑容真的很甜嗎?」
        『嗯?』
        「你在信上說的。」


        『這個嘛……』我不想說謊,但又不能告訴她實情,神情很狼狽。
        「同學們都說我很少笑,因此看起來凶凶的。」她又露出笑容,
        「如果你覺得我的笑容很甜的話,那我以後盡量多笑了。」
        『那……那很好啊。』我有些心虛。


        劉瑋亭的背影消失後,我心裡百感交集,轉身慢慢走回去。
        雖然她看起來確實有點凶,但相處的感覺還不錯,也覺得她是好人。
        可是……可是那封情書的收件人不是她,而是笑容很甜的女孩啊!
        一想到這,心裡便有氣,突然精神一振,快步跑了起來。
        直接跑回寢室。

 

                                                        to be continued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