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5)
時間: Thu Sep  8 19:13:25 2005


        從此每當上完課後,我會在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等她。
        「我們走走吧。」
        這是她每次看到我時所說的第一句話。
        說來奇怪,不管我們在一起多少次,每次一看到她,便覺得陌生。
        但只要走了五分鐘的路,我便開始熟悉她。


        因此我們通常先是在校園走走,然後吃個飯、聊聊天。
        也曾看過三次電影,吃過兩次冰,逛過一次書店。
        電影是在學校內看的,不用錢的那種,很符合選孔雀的我的特質。
        她是那種越相處越有味道的女孩,因此擋在我們中間的石頭,
        隨著相處次數的增加而變得越來越小。
        她的笑容變多了,我上課時也漸漸能將視線的焦點集中在她身上。
        至於笑容很甜美的女孩,她的笑容對我而言,已經越來越模糊。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喜歡劉瑋亭?
        但即使現在還不算,我相信如果這種相處模式繼續下去的話,
        不久後她便會佔據我的生命。
        就像順著河水一路蜿蜒往下,總有一天會看到大海。


        又到了禮拜二的上課時間,榮安還是在打瞌睡,但我已經很少睡了。
        一直注視著劉瑋亭的背影很奇怪,偶爾也得看看教授、看看黑板。
        如果實在太無聊,我會在榮安的課本上塗鴉。
        下課鐘響了,收拾書包時正好跟轉頭向後的劉瑋亭四目相接,
        我笑一笑,然後起身先到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等她。
        快走到樹下時,隱約聽到有人叫劉瑋亭,我回過頭,但沒看見她。
        我不以為意,繼續走到樹下。


        劉瑋亭牽著腳踏車走過來,說:「我們走走吧。」
        『嗯。』我點點頭。
        才走了一分鐘,她便擦擦汗說:「天氣變熱了。」
        『是啊,好像已經是夏天了。』
        「那我們到那棵大榕樹下乘涼,好不好?」
        『好啊。』


        到了大榕樹下,她將腳踏車停好,然後坐在樹下,我也跟著坐下。
        「這個夏天你就畢業了,有何打算?」她拿出一張面紙,遞給我。
        『繼續念研究所。』我接過面紙,擦擦汗。
        「很好。」她笑了笑,「要加油。」
        『會的。』


        我們又聊一會畢業這個話題,突然看見榮安騎著腳踏車飛奔而來。
        「我……」他氣喘吁吁,「我終於知道了!」
        正納悶他到底知道什麼時,他不等我發問便繼續說:
        「剛剛我走出教室又聽到有人叫她流尾停,這次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
          沒有聽錯,我馬上跑到教務處。上次只看到統計三的劉瑋亭便沒再
          往下看,原來統計四竟然還有一個人叫柳葦庭!」


        他拿出統計四的名條,把柳葦庭這名字圈出,我暗叫不妙,他又說:
        「劉瑋亭、柳葦庭,聽起來都像流尾停。所以你喜歡的人是統計四的
          柳葦庭,不是統計三的劉瑋亭,你的情書寄錯人了!」
        榮安說完後很得意,又高聲強調一次,「寄—錯—人—了—!」
        我苦著一張臉,甚至不敢轉頭看劉瑋亭。


        劉瑋亭站起身,走到腳踏車邊,踢掉支架,騎上車,揚長而去。
        我移動兩步,嘴裡只說出:『我……』
        卻再也說不下去。
        榮安看看我,又看看遠去的她,說:「我是不是又闖禍了?」
        我沒理他,只是楞楞地看著她越來越淡的背影。


        當天晚上,我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劉瑋亭,跟她解釋這一切。
        隔天覺得似乎有話沒說完,又寫了一封。
        能說的都說了,只能靜靜等待下一次的上課時間。
        這幾天我很沉默,連多話的榮安也不敢跟我說話。


        終於熬到禮拜二的上課時間,但她竟然沒坐在笑容很甜的女孩身邊。
        我心裡有些慌,以為她不來了。
        還好四下搜尋後,發現她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靠近出口的位置。
        我想她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她的背影吧。
        下課後回頭一看,她已經不見蹤影。


        接下來連續兩次上課的情形也一樣,一下課她立刻走人,比我還快。
        這期間我又寫了兩封信給她,但她始終沒回信。
        我只得硬著頭皮到她的宿舍樓下,請人上樓找了她三次。
        前兩次得到的回答是:她不在。
        第三次拜託的人比較老實,回答:她說她不在。
        我繼續保持沉默。


        這是最後一次上課了,我也坐在教室最後一排,在她的右側。
        下課前五分鐘,我已收拾好所有東西,準備一下課就往外衝。
        剛敲完下課鐘,立刻轉頭看她,但她竟然不見。
        我大吃一驚,不管教授的話是否已說完,拔腿往外狂奔。
        終於在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旁追上她。
        我喊了聲:『劉瑋亭!』


        她停下腳踏車,但沒回頭,只問了句:「你確定你叫的人是我?」
        『對。』我撫著胸口,試著降溫沸騰的肺,『我在叫妳。』
        「有事嗎?」
        『對不起。』
        「還有呢?」
        『真的很對不起。』


        她終於回過頭,只是脖子似乎上緊了螺絲,以致轉動的速度非常緩慢。
        然後她淡淡地掃了我一眼,淡得令我懷疑她的眼睛裡是否還有瞳孔?
        「如果沒其他事的話,那就再見了。」
        她迅速將頭轉回,騎上車走了。


        我的雙腳牢牢釘在地上,無法移動,嘴裡也沒出聲。
        榮安突然越過我身旁,追著劉瑋亭的背影,大喊:
        「請原諒他吧!他不是故意的!」
        「是我不好!都是我造成的!」
        「聽他說幾句話吧!」
        「請妳……」
        榮安越跑越遠,聲音越來越小,終於聽不到了。


        然後我聽到樹上的蟬聲,這是今年夏天第一次蟬鳴。
        我抬頭往上看,只看到茂密的綠,沒發現任何一隻蟬。
        夏天結結實實地到了,而我的大學生涯也結束了。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