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8
時間: Thu Dec 12 16:55:02 2002

 

 

 

    我抬起眼,看著那個慢慢走到我面前的那個人,他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向我迎

面照射而來的陽光,背著光的他,臉上是一片昏暗的陰影,讓我看不見他臉上的

表情。

 

    我沒有馬上逃走,因為……我已經全身發軟地站不起身來了。

 

    「怎麼了?像看到鬼一樣的臉色發白,我有那麼恐怖嗎?」那人彎下腰來,

雙眼直視著我,嘴角帶著笑。

 

    「學…長!」我低下睫毛,整個腦子轟隆轟隆地響個不停,像被轟炸機襲擊

了一樣。

 

    現在我的心情變得很矛盾,看見培傑學長讓我覺得有點開心,可是卻又讓我

害怕,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怪異心情呢?我迷惑著。

 

    「這麼早就來這裡啦?」培傑學長挨到我身邊,一股腦兒地坐下,就像從前

那樣。

 

    他的表情還是一樣的平靜、從容,似乎我們之間那些不愉快的經過,全都不

曾發生過一樣。

 

    「這一堂是自修課,沒事做,所以我就先過來了。」我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

音說著,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心虛。

 

    「妳怎麼了?不用害怕啊,我又不會吃了妳。」培傑學長偏著頭看我,眼睛

變成二枚月亮:「自然一點啊。」

 

    「我……」我就是自然不起來嘛!

 

    「感情的事,我並不怪妳啊,又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沒有那種緣份,

就當作是朋友嘛,為什麼要這麼拘束呢?」培傑學長仰著頭,閉著眼睛說,陽光

灑在他俊秀的臉龐上,形成一幅很美的畫面。

 

    如果他身上再長出一對翅膀,那麼一定像極了一個天使。

 

    我絞著自己的手指頭,心裡慌得不得了,根本就沒有辦法把那些過去當作沒

發生過,那天夜裡培傑學長臉上那種極度悲傷的表情,就像是個烙印般地深深在

我腦裡烙下深刻的印記哪。

 

    怎麼能說忘記就忘記,說不在乎,難道就真的不在乎了嗎?

 

    「最近學校裡把我離開球隊的事傳得又喧騰又熱鬧的,把我搞得都快累死

了,那些不管是我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全都跑來問我原因,我突然有點可憐那

些公眾人物,我才這樣被煩幾天就快受不了了,他們要被煩的時間可是比我多出

太多了。」培傑學長用他慣用的輕鬆語調說著,彷彿正說著別人的故事一樣。

 

    他的話很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力,我轉過頭去看著他,一觸及他深遂的眼眸

時,才又倉促地低下頭,整張臉像被火燒著了一般地火辣辣的發燙著。

 

    「妳也想知道原因嗎?」培傑學長頓了一會兒又說。

 

    我當然想知道啊,其實我也是很好奇的哪!

 

    於是我在他的凝視下點頭。

 

    「我想是因為妳跟柯芳雅的關係吧!」培傑學長的口氣雲淡風輕的,似乎一

點也不當我是當事人一樣,但他的話卻讓我不由得心頭又是一震,我睜圓了眼,

一瞬也不瞬地覷著他看。

 

    「大概是因為我太喜歡妳了吧!所以才會覺得如果繼續待在球隊裡,對我們

彼此都不會太好,對柯芳雅更是種傷害,所以我才會跟教練要求退出排球隊的。」

培傑學長輕笑了一聲,接著說:「以前,我對感情這種事真的是嗤之以鼻的,我

甚至很看不起那些因為失戀就變得十分頹喪的人,覺得他們未免也太沒有志氣了

吧!不過只是失去一段感情,就讓自己變得那麼樣的失心喪志的……可是妳出現

了,我才慢慢地體會出他們那種不可阻竭的墮落的感覺,原來是因為太喜歡的緣

故,所以失去時,會覺得生命力就像被瞬間抽走一樣,會讓自己連生存下去的勇

氣都喪失掉。」

 

    我安靜地傾聽著,小心翼翼地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只是為了不漏掉培傑學長

所說的任何一個字。

 

    「梁曉昭,我很明白感情的事情是沒有辦法像買賣一樣,可以論斤論兩來計

算,就算我再怎麼深刻的喜歡妳,要是妳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的話,那麼一切還

是只能在原地踏步,是連一步也沒有辦法向前邁進的,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我

並不打算跟妳強求這份感情,我只是希望妳可以得到妳應得的幸福,我希望妳可

以快樂,而不是像這樣……」培傑學長話還沒有說完,就伸出他右手的食指,在

我眉間輕輕一撫,用很輕很柔的聲音說著:「讓自己的眉頭打了一個怎麼解都解

不開的結,妳這樣,我會不放心。」

 

    培傑學長的聲音一停,我的眼睛就開始下雨了。

 

    他為什麼還要這麼溫柔?為什麼一點都不埋怨我帶給他的傷害?為什麼不

對我兇一點?為什麼還要這樣在乎我的喜怒哀樂?為什麼他還可以這麼大方地

要祝我幸福呢?

 

    「愛情,很多時候並不如妳心裡所預期,但妳要懂得釋懷,才可以快樂,明

白嗎?」培傑學長吁了口長長的氣,他用他的姆指輕輕地揩去我臉上的淚。

 

    為什麼自從我沾染上了愛情之後,眼淚反而變得不聽話了?

 

    「輸給江秉滄,我其實並不甘心,可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很多事並不是不

甘心就可以扭轉事實的,所以我只能選擇接受,但是梁曉昭,妳一定要記得一件

事,我對妳的感情絕對不是任何人可以取代的,那種獨一無二的喜歡,也不是隨

便誰就可以濫竽充數的,沒有人可以比得上妳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真的!」

 

    我透過迷迷濛濛的雙眼去看培傑學長,雖然他就近在咫尺,我卻始終看不清

他臉上的表情,眼淚太多太急了,所以他的形影反而變得模模糊糊的。

 

    愛情,為什麼並不美好?一分的甜,滲雜三分的苦澀,還有六分的寂寞,這

就是愛情的全部?

 

    培傑學長擦不乾我的眼淚,於是乾脆放棄,他坐正了身子,把自己的頭往後

仰,靠在背後的樹幹上,四周的空氣突然變得很寂寞,我們二個都是寂寞的人,

在愛情的世界裡,孤單地寂寞著。

 

    「梁曉昭,如果妳真的不快樂,妳一定要記得回頭,只要妳回頭,妳就會看

見我了……」培傑學長的聲音哽咽了。

 

    我抹掉眼裡的淚,轉頭看著培傑學長,卻看見有道清澈的水,從培傑學長的

眼裡漫溢出來,延著他的太陽穴,滑進了他的鬢角……

 

 

 

 


         二個寂寞的個體,如果緊緊擁抱著,會不會只是更增添彼此的寂寞?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