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6
時間: Sun Dec  1 15:39:19 2002

 

 

    「妳怎麼啦?幹嘛哭?打球打輸啦?」秉滄學長著急地在電話那端喊著。

 

    我還是抽抽咽咽地答不上話來,他怎麼會知道,此刻埋在我體內那種極度不

安的感覺;他又怎麼會知道,當我遇見了他、愛上了他之後,我的淚水因為常伴

左右而變得廉價了?

 

    那種狂喜狂悲的感覺,再也不是我所能承受得住的了。

 

    我只是哭著,並沒有回應他的任何問題。

 

    他是真的不懂嗎?不懂得籠罩在我們愛情裡的尖銳寂寞常會讓我驚慌失措

嗎?沒有我陪在他身邊,難道在一旁靜靜蟄伏著的思念不會出奇不意地襲擊他

嗎?為什麼這段愛情裡,我覺得似乎總是我單方面的討好,盡力氣的也要扮演好

自己的角色,不吵不鬧,當個懂事的好情人?

 

    我的心突然迅速失衡了,我微微地生起氣來,氣他的冷落,也氣自己的軟弱,

為了成全愛情,而這樣的為難自己!

 

    夜風沁涼,我蜷著身子,手腳都忍不住地顫抖著,電話那頭的秉滄學長也變

得好安靜,好像正等著我的答覆。

 

    「妳……不要哭了,好不好?」秉滄學長深吸了一口氣後,溫柔的說著。

 

    我用手揩著眼淚,溫熱的淚,在冰冷的夜風中,失去了溫度,變得冰涼。

 

    愛情,如果也失去了溫度,那我們之間會變成什麼樣子?那些歡笑的日子,

那些一起擁抱時的快樂,那些心裡面的悸動,那些說好要一起相守的未來,是不

是都會變成過眼雲煙?

 

    會不會連我們之間的故事,也變成一個虛幻的過程?

 

    「還是我……明天去找妳?」過了一會兒,秉滄學長說。

 

    我幾乎不敢相信我耳裡所聽見的一切,這是不是我的幻聽?

 

    「你說什麼?」我帶著極重的鼻音,詢問著。

 

    「我說……」秉滄學長變得遲疑了,他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來。

 

    剛才在心裡不斷攀升而起的快樂,瞬間凍結了,我手裡握著手機,身邊只有

呼呼的風聲,秉滄學長也安靜的不說話了。

 

    我試著深呼吸,試著讓自己不去在意他的遲疑,雖然我心裡難過得要命,但

我真的很努力的在偽裝著,我不想給秉滄學長任何壓力,我不想讓我的脆弱變成

自己威脅他的利器,這樣是不公平的。

 

    「沒關係的,學長,你要補習呢!」我用夾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偽裝根本就

不在意的說著,然後讓清澈的淚水滑過臉龐。

 

    其實我真的想見他一面,只要他的一個溫暖擁抱,就能讓我把心裡的疑慮全

都消滅掉,只要他的一句「相信我」,我就會用全部的心來相信他。

 

    愛情是種信仰,而秉滄學長就是我的教主。

 

    「對不起,曉昭。」秉滄學長的聲音低低的,充滿愧疚的音調。

 

    「沒關係,反正我們就快回台北去了,你要記得用功點,好好的準備你的考

試喔,希望這些日子來的努力不會變成一種白費。」我試著讓學長聽不出我聲音

裡的軟弱,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裡沾染些快樂的氣習。

 

    「嗯,我知道,我會加油的,妳也是啊,要專心的打球,還有,高雄早晚溫

差大,妳要記得早晚要多添件衣服,不要感冒了。」秉滄學長關心的說著。

 

    他短短的幾句話,從我耳膜裡鑽進我心裡,化成一道暖流,緩緩地在心裡流

動著,不燙不冷的溫度,是溫暖人心的溫度。

 

    「我知道了。」我的聲音仍然平平淡淡的,雖然心裡一點都不平靜。

 

    「還有,不要常常出賣自己的眼淚,這樣我……會心疼!」

 

    我的心裡漫出一種酸酸的幸福感覺。

 

    掛掉電話後,我仍呆呆地坐在操場旁的草地上,把下巴抵在自己弓著的膝蓋

上。

 

    愛情,真的是個很難解的題形,不能帶進任何公式,沒有規則可言,如果可

以,我情願不要為了這短短的幾秒鐘快樂,而換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傷心,如

果沒有愛情,說不定我還是原來那個單純快樂的我。

 

    雖然愛情曾經帶給我許多的快樂,雖然我也曾經這麼樣醉心的享受著愛情所

夾帶而來的歡欣愉悅,但是快樂過後的猜忌與悲傷,卻是讓人很難承受的。

 

    我討厭愛情所帶來的副作用,那些人性面險惡的部份,都是讓人憎惡的,偏

偏這些就像是既定的形式般,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避免的。

 

    比如佔有,比如嫉妒,比如猜疑……這些都是愛情的副作用。

 

    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見自己嘆的氣化成一縷輕煙,

飄散在冷冷的空氣中。

 

    我抬起頭,看見無雲夜空裡的星星,突然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啊……」我低呼著,整個人都傻住了,然後心裡有種興奮的感覺慢慢地湧

出,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但卻是我第一次看到尾巴拖得這麼長又漂亮的

流星!

 

    雖然來不及許願,但卻覺得好開心,然而讓人感覺意外的是,一顆流星居然

能夠平撫我心裡的傷心,沖淡一些漾在心裡頭的不愉快。

 

    我突然想起,如果在愛情的世界裡,我也能這麼輕易的滿足與相信,是不是

快樂就會更龐大些?

 

    「妳許了什麼願?」正當我又低頭在胡思亂想時,有個低沈的聲音忽然從我

背後傳來,狠狠地讓我嚇了一跳。

 

    我迅速地轉過頭去,看清那個站在我身後,將二隻手插進自己褲子口袋裡的

高大身影。

 

    「培傑學長?你怎麼來了?」我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撫著自己飽受驚嚇的靈

魂,和這顆被他嚇得快要衰竭掉的心臟。

 

    「偷溜出來的。」培傑學長走到我身邊,像坐在學校那棵大榕樹下般的坐在

我身邊,讓我的手臂跟他的手臂之間的距離維持一樣的五公分的差距。

 

    這是一個容易引起別人誤會的距離,但培傑學長卻絲毫不在意。

 

    「你來這裡做什麼?你們明天不是有比賽嗎?」我又把下巴低在自己的膝

上。

 

    「來看看會不會遇見我想遇見的人啊。」培傑學長說完,突然低下頭,二顆

黑亮亮的眼珠子一瞬也不瞬地盯著我看,「妳在哭啊?」

 

    有一瞬間,我看見了他臉上的溫柔,很淡很淡的溫柔。

 

 

 

 


            蟄伏在我身邊的思念,總是會在我特別孤單時,焦躁不安起來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