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7
時間: Sun Dec  1 15:39:52 2002

 

 


    「沒有啊。」我微笑著:「可能是我剛才打哈欠,才會把眼睛跟鼻子都弄得

紅紅的吧。」

 

    我努力的讓自己的謊言天衣無縫。

 

    「可是妳的鼻音好重。」培傑學長當然不相信我拙劣的撒謊方式。

 

    「那是因為……」我故意停下來吸吸鼻子,為自己爭取多幾秒鐘的時間來思

考如何圓謊,「因為天氣很冷啊,我的鼻子在冬天很容易過敏的。」

 

    培傑學長二顆眼睛晶晶亮地盯著我看,看得我都心虛了起來。

 

    「妳說謊的技巧有待加強。」許久後,他下了這個結論。

 

    聽見他這樣說,我不但沒有任何慍怒或者難堪的情緒,反而笑出聲來。

 

    培傑學長斜睨著我,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但他的眼神是溫柔的,像潭深不

見底的湖水,望著時,會有種即將墜入的錯覺。

 

    接著他二話不說地就脫掉自己身上那件墨綠色的綿衣外套,然後把外套披在

我身上。

 

    「穿好,不然會感冒的。」他說,口氣裡有讓人不容反駁的堅定。

 

    我沒有乖乖地穿上學長的外套,只是就這樣交叉著手地拉著他的外套衣角,

讓它不會從我身上滑落,整個腦袋裡卻是一片空白的。

 

    外套上有著來自於培傑學長身上的體溫,是種炙熱的、可以暖和人心的溫暖

溫度,這樣的感覺,像是種環抱,一想到這裡,我的臉倏然腓紅了。

 

    「妳一個人坐在這裡做什麼?怎麼不睡覺?」培傑學長說話的語氣很和緩,

不急不徐地讓人有種忍不住想完全信任的感覺。

 

    「睡不著,我想出來吹吹風。」我不敢看培傑學長,怕又讓他識破我的謊言。

 

    「心事太多太沈重,所以想吹吹風,讓心情輕盈一點?」學長笑得彎彎的眼,

像二座橋,橋的那一端,是個神祕的國度,一旦走進那國度,也許就再也走不出

來了。

 

    我抿著嘴笑,瞥頭看看學長,觸見他眼中的溫柔,像二簇小小的火球,瞬間

便像遼原的星星之火一般,迅速地熨燙了我心底最柔軟的那個部份,我的笑容僵

住了,眼睛對著培傑學長的眼睛,腦筋卻一片空白。

 

    培傑學長一瞬也不瞬地盯著我看,彷彿整個世界裡他只看得見我,再也沒有

其他人或者其他東西的存在了。

 

    我們之間,有種曖昧的感覺,緩緩地流動著,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就只是

這麼樣的讓彼此陷在這樣尷尬的氣氛裡。

 

    我倉皇地低下頭,用力的用自己的腳去撥動草地下的土壤,讓自己的鞋子與

土壤間的磨擦聲可以沖散一些這種讓人快要窒息的謐靜。

 

    「不用做那種徒勞無功,又讓人很想笑的蠢動作。」培傑學長看不下去的揚

著眉說著。

 

    的確,我的鞋子跟土壤之間的磨擦,不仔細聽的話,是根本就聽不見任何聲

音的,培傑學長一眼就看出我心裡的白痴念頭。

 

    我嘟嘟嘴,瞪了他一眼。

 

    「誰叫你要把氣氛搞得這麼尷尬?」我怪他。

 

    「唉喲,天地良心喔,我哪有啊?」培傑學長裝出驚慌失措的滑稽表情:「是

妳自己說妳睡不著,要坐在這裡吹風的,我不過只問妳吹吹風,是不是想要讓心

情輕盈一點而已,哪有把氣氛搞得尷尬?」

 

    我一時語塞,他說的倒也沒錯,雖然這一切都只能怪他看人的眼神太溫柔、

太熱烈,但也不能因此都把罪推到他身上去,說不定他自己本身並沒有什麼意

思,是我自己心術不正,自己想歪了。

 

    「反正……反正就是你不好!」我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錯都推到他身上

去。

 

    「那妳說說看,我是哪裡不好了呢?」學長反問我。

 

    「嗯……第一就是,你這麼晚不睡,還偷偷跑來我們女生休息的學校來,第

二就是……你來也就算了,居然還跑來打擾我吹風的心情。」我振振有辭的說。

 

    「我又不是來找妳的,我只是剛好看見妳坐在這裡,基於一個學長關心學妹

的心情,我就走過來看看妳在做什麼了,如果妳剛好在吸毒或者做什麼損己不利

人的事,我就可以發揮學長愛的制止妳,順便幫妳心理輔導一下,讓我們這個社

會的未來可以更安定些。」培傑學長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淘氣。

 

    我忍不住地笑出聲來。

 

    「那你來做什麼呢?」笑了一陣後,我問學長。

 

    「來看看會不會遇見我想遇見的那個人啊。」培傑學長的表情散發著某種炫

麗的光采。

 

    「喔?是芳雅學姐嗎?她大概睡著了吧!不然這樣好了,」我邊說邊站起身

來:「為了回應我應有的學妹愛,我就幫學長去叫你想遇見的那個人出來讓你遇

見好了。」

 

    然後在我站起身後走了二步時,培傑學長在我身後出聲了:

 

    「妳要去哪裡?」

 

    我停下腳步,轉頭對著學長微笑:「去叫芳雅學姐來讓你遇見啊。」

 

    培傑學長朝我的方向跨出一大步,接著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他將我

拉進他懷裡,我嚇呆了,二隻手貼在培傑學長厚實的胸口,心臟卻像快從咽喉裡

蹦跳而出似的。

 

    「我已經遇見了,我想遇見的人,她的名字叫梁、曉、昭。」

 

    培傑學長的聲音很輕,但傳進我耳裡,卻轟隆轟隆地有如雷霆大震,恍惚了

我的所有聽覺。

 

 

 

 

 

 

             你眼中的溫柔,像二簇跳動的火苗,狠狠地熨燙著我的心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