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0
時間: Sat Nov 23 23:22:55 2002

 

 


    那天晚上,我跟秉滄學長講電話講到他的手機都沒電了才匆匆地道晚安。

 

    我再三地跟他保證我不會跟培傑學長單獨相處,努力的說一些可以讓他安心

的話勸他放心。

 

    那天夜裡我睡得特別安穩,夢裡和秉滄學長牽著手一起去看海,在可以激起

漂亮浪花的岩石上,安靜地依偎著,不用過多的言語,就能看見生命中的天長地

久。

 

    這樣的感覺,讓人看見生命中圓滿豐盈的那個部份,甩去過多的擔心憂慮,

一切都變得單純得很平凡,卻完整。

 

    沒有驚濤駭浪的愛情,一定能走得更久更遠的,我相信。

 

    在我的愛情領域裡的那片烏雲散去了,亮澄澄的陽光從雲層上端透射過來的

熱力光亮,讓我的世界耀眼璀璨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固定到學校去練球,可能是因為有事做了,我胡思亂想的

時間也變少了,秉滄學長從那天之後,這幾天晚上天天都會打電話給我,問看看

我一整天的心情如何,有時會說說補習班的趣事給我聽,我覺得時光似乎又回到

以前那種樣子,每天都讓人活在希望裡一樣。

 

    「妳這幾天又怎麼了,怎麼白天打電話給妳,妳又不見啦?」一個冬陽暖烘

烘的下午,我坐在排球場旁的大榕樹下喝水時,慧俞的聲音從我手機裡哇啦哇啦

的傾洩而出。

 

    「我這不是出現了?」我將頭靠在樹幹上,揚著眉說著。

 

    「妳又在忙什麼啦?打了妳幾百通的手機電話,妳不是關機再不然就是沒

接,妳家的人又說妳不在,問了他們只說妳去學校,妳一定不在學校對不對?是

不是跟江秉滄到外面去鬼混啦?妳不要害人家啦,他是個要考試的人耶,妳不要

害他考不上,有空去找找夏培傑,叫他跟妳培養培養些感情,妳好來個移情別

戀……」慧俞的大嗓音一陣一陣的鑽進我耳膜裡。

 

    「林慧俞,妳在說什麼哇?」我幾乎要跳腳了,這個女人怎麼老喜歡勸我移

情別戀?

 

    「你們一定會分手的,我相信。」慧俞半開玩笑又半認真的說著:「情海無

涯,回頭是岸,妳還是乖乖地回到夏培傑身邊才是明哲保身之法哪。」

 

    「哼!我偏要跟江秉滄恩愛給妳看,讓妳看到我們偉大的愛情力量。」我刻

意壓低聲音說著,生怕被其他排球隊的組員們聽見。

 

    「去去去,去恩愛你們的,那把夏培傑留下,讓我們來愛他好了。」慧俞不

服氣的嚷嚷著。

 

    「找我什麼事?」我被她突然認真起來的語氣逗笑了,清了清喉嚨後,漫著

笑意地問道。

 

    「我們要去看電影啦,看看妳要不要去。」她說。

 

    「我現在走不開耶。」我皺著眉說。

 

    「妳在哪裡啊?真的跟江秉滄在一起喔?」

 

    「沒有啦!」我隨手撥了撥掉在額前的髮:「我在學校打排球啦,我們星期

日要去高雄參賽。」

 

    「咦?妳不是說妳不用去嗎?」

 

    「這是教練突然決定的啦,本來名單裡真的沒有我的名字啊,但剛好有個學

姐去不成了,於是教練要我下來補她的缺。」

 

    「那夏培傑會不會去?」慧俞又問著。

 

    「會啊!男排隊跟女排隊一起坐車南下的。」我抬起睫毛,看見培傑學長正

朝我的方向走來,臉上掛著笑,像個燦爛的發光體一樣地引人注目。

 

    「哇啊,好棒啊!」慧俞大叫:「那妳要記得跟他好好的培養感情啊,回來

還要記得跟我們報告一下你們的狀況喔。」

 

    「林慧俞!」我低低地吼著,幾乎要發狂起來:「妳不要再跟我扯這些有的

沒的啦,夏培傑並沒有說他喜歡我啊,妳不要再亂說了啦!」

 

    「感情是需要培養的,而且他對妳很特別,這是有目共睹的,況且他真的比

較適合妳啦,雖然說感情的事情強迫不來,但總有選擇的機會吧!富士蘋果跟台

灣芭樂,妳要選哪一個?」

 

    「什麼?」我不懂她說的意思。

 

    「我是說,如果夏培傑是富士蘋果,江秉滄是台灣芭樂,妳要選哪一種?」

 

    我喜歡吃蘋果,這是慧俞知道的,但她居然用這種選擇題讓我選,真的對秉

滄學長很不公平。

 

    「我選台灣芭樂。」我一點也不猶豫的說。

 

    「為什麼?」慧俞聽見我毫不猶豫的回答時,忍不住怪叫了起來:「再笨的

人也都知道要選富士蘋果,誰會選那種又小又澀的台灣芭樂?」

 

    「也許台灣芭樂又小又澀又難吃,但哪一段愛情沒有酸澀的部份?我沒有辦

法期待它能永遠的香美甘甜,但如果台灣芭樂放久一點再吃,誰又能保證它就不

會因成熟而變得甜美了呢?因為這是我選擇要走的路,所以我就會堅持,堅持讓

一切變得美好,就算咬著牙也不會讓人看見我眼裡的掙扎,我會這樣的,所以我

也要幸福給你們看。」

 

    我說著,眼睛看著培傑學長越走越近的身影,不知怎麼的,心跳居然開始不

安份起來。

 

    也許是因為芳雅學姐說過的那些話又在我心裡發酵了吧!

 

    「好吧!妳都這麼堅持了,那我還能說什麼呢?總之啊,妳如果有什麼不愉

快就不要再憋著啦,記得說出來讓我們幫妳分擔分擔,順便讓我們有些警惕,免

得輪到我們自己談戀愛時什麼都不懂。」慧俞洩氣的說著,隨即她又像突然被灌

滿氣一樣地大叫著:「啊!死了死了,我快遲到了,不跟妳聊了啦,再聊下去我

會被宛臻她們二個人亂刀砍死,不說了,掰。」

 

    我還來不及跟她道再見,她就急忙掛斷電話了。

 

    「梁曉昭,在跟誰講電話啊?說得眉開眼笑的,一副甜蜜蜜的模樣。」培傑

學長輕柔的聲音順著風,飄進我的耳裡。

 

    我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微笑了起來。

 

 

 

 

 


            那麼,我們一起努力來把愛情裡酸澀難耐的部份變得甜美,好嗎?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