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9
時間: Sat Dec 14 11:10:11 2002

 

 


    日子在平淡中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我還是每天和慧俞她們三個人攪和在一

起,秉滄學長還是每天早上都會到我家接我上課,下午我會自己搭公車回家,因

為秉滄學長下午要趕補習,而我逗留在學校打排球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了。

 

    自從那天和培傑學長坐在樹下聽他說話,分別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這個人

了,倒是芳雅學姐,我們還是常常一起打球、開玩笑。

 

    有時候我坐在樹下時,會忍不住想起培傑學長,想像他還是一如往常地坐在

我身邊,神情專注地跟我講解著愛情經濟學,或跟我聊一些非關愛情的事。

 

    每次我只要想起他,心裡忍不住地就是一陣酸。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和秉滄學長的感情又漸漸地熱絡起來了,也許是

因為每天見面的關係,加上每天晚上都會通電話道晚安的緣故吧!

 

    總之,我感覺一切曾經脫軌的生活,似乎全都又回到軌道上了,包括我差點

失去的那段感情。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學校就這麼一丁點大,以前走在校園裡,我常會不經易

的就碰見培傑學長,為什麼現在反而就碰不到了?那種感覺跟冤家路窄差不多,

越不想遇見的人,就越容易在各種場合裡遇見他;而越想要看見的人,卻偏偏總

是遇不到!

 

    每次當我們要上音樂課或電腦課時,都必須要從商學館經過工學館,然後走

到專業教室教學大樓去上課。每當經過工學館時,我都會刻意放慢腳步,我以為

這樣我就可以看見培傑學長了,然而每一次的希望都會落空。

 

    有好幾次,我甚至沮喪地紅了眼眶,只差沒有哭出來。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裡,似乎有個東西剝落掉下來了,所以不再完整,這感覺

跟愛情沒有關係,我難過的是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我把培傑學長當成是我的好

朋友,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只把我的心事說給他聽,那時我固執地認為只有

他才會懂得我的心情。

 

    甚至有些事,我根本就沒有跟秉滄學長提過,只讓培傑學長一個人來分享我

的快樂或者難過。

 

    朋友跟情人是不一樣的,很多事情,情人不見得可以包容你,然而朋友卻可

以,所以我把培傑學長當成一個朋友,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

 

    「曉昭,妳陪我去圖書館二樓印筆記。」至萱雙手合掌的站在我的座位旁求

我,窗外正下著雨,初春時的雨水總是特別豐沛。

 

    「好。」我很爽朗的答應,然後我們二個人撐著傘往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妳要等我喔,我這裡有好多重點要印,妳如果無聊就去閱覽室看雜誌,但

是千萬不可以丟下我一個人不管喔。」至萱擔心我會丟下她,於是邊說邊從她的

口袋裡取出影印卡。

 

    「不會啦,我才不是那種會背信忘義的人呢。」我很有義氣的昂著頭。

 

    「那就好。」至萱笑了笑,接著開始影印她的東西。

 

    我在圖書館裡走著走著,既不想走到三樓去看書,也不想到閱覽室去看雜

誌,於是我決定走到圖書館外面的騎樓下,坐在騎樓下的石椅上吹吹風,看看雨

中的校園即景也好。

 

    「……你想怎麼樣?」我人都還沒有走到圖書館一樓門口,一個我熟悉得不

能再熟悉的聲音就這樣灌入我的耳裡,是秉滄學長的聲音。

 

    我滿懷好奇心的走過去瞧了一眼,赫然發現站在秉滄學長身邊的是培傑學

長,我心頭一驚,馬上蹲下身去,只探出一雙眼偷偷的看著他們。

 

    「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樣對他很不公平的。」培傑學長滿臉怒氣的模樣

讓人覺得觸目驚心,是什麼事情讓他這麼生氣?他口中的『他』指的又是誰?

 

    「這關你什麼事?」秉滄學長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難道你找我出來,就是

為了跟我說這種跟你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事?你未免也太無聊了吧!夏培傑先

生!」

 

    「我尊敬你是學長,所以對你說話客氣,可是可不可以請你講話客氣一點?」

 

    「那又怎麼樣呢?」

 

    「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你再這樣子下去,對大家都不好。」培傑學長握緊拳

頭,似乎正在壓抑他的脾氣。

 

    「這不關你的事,我自己會解決。」秉滄學長一臉根本就不在意的表情。

 

    「媽的,江秉滄,你不要逼我發脾氣!」培傑學長氣得太陽穴上的青筋都冒

出了,他一個跨步就扯住秉滄學長的衣襟,場面變得十分火爆!

 

    我差一點就要尖叫出聲了,還好我的理智還沒有完全喪失,我居然還記得要

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你管好你自己行不行?」秉滄學長一手揮開培傑學長的手,他的聲音大了

起來:「不要只說我,你自己才要檢討,不要一天到晚去惹梁曉昭!」

 

    「至少我是喜歡她的,但你呢?你竟然還腳踏二條船,你忘了你已經有個交

往了一年多的張詩淳嗎?為什麼還來招惹梁曉昭?你如果是真心喜歡梁曉昭,就

該先跟張詩淳分手啊,不要這樣一次害二個女生為了你傷心,你……」

 

    他們在說什麼哇?為什麼我現在連一句也聽不懂了?什麼腳踏二條船?那

個張什麼的是誰呀?為什麼培傑學長要提到我的名字?

 

    空氣變稀薄了嗎?為什麼我竟會覺得呼吸困難?

 

    整個世界是不是爆炸了?為什麼我耳裡只聽見轟隆轟隆的爆炸聲?

 

    門外的雨已經下得太大,而潑進屋裡來了嗎?為什麼我的臉上佈滿了濕淋淋

的水?

 

 

 

 

 


              我的世界顛覆了嗎?為什麼我開始覺得頭昏目眩?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