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7
時間: Tue Nov 19 14:41:43 2002

 

 

    寒假開始的第二天,秉滄學長跟我說他已經去補習班報名聯考衝刺班,未來

的半年裡,我們見面的時間可能會變得很少,因為他每天都要去補習班上課,他

說他總要為他的未來打算,他不想要高中一畢業就等著去服兵役,在這個重學歷

的社會裡,他不希望一開始就輸在起跑點上。

 

    於是寒假才一剛開始,我就覺得有點寂寞了。

 

    沒有秉滄學長的陪伴,時間好像平白無故空出一半來,讓人覺得很不知所措。

 

    日子千遍一律的過著,整天我不是待在家裡看電視,不然就是看小說、上網

啊什麼的,虛擲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只是為了等待秉滄學長突然打來的一通電話。

 

    只要聽見他的聲音,再久的等待都有了值得的理由。

 

    只是,天氣越來越冷,他的聲音也出現得越來越少了。

 

    常常我都會有種想打電話去給秉滄學長的衝動,但想到他也許正在唸書,於

是每一次都硬生生地把這樣自私的念頭給壓抑下去,我不能去吵他啊,我答應他

我會乖乖地等他的電話的啊!

 

    於是在某次參加了慧俞她們舉辦的『八卦話題探討會』後,我又重新歸隊,

重新跟她們一起四處吃喝玩樂,恣意地揮霍著我們用之不盡的青春,只讓思念的

感覺在夜裡發酵就好,白天實在不適合想念。

 

    「曉昭,妳最近瘦了好多,怎麼大家放寒假都會變胖,就妳會變瘦咧?妳跑

去減肥啊?」某次的聚會時,慧俞拉著我的手猛搖。

 

    「有嗎?」我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並沒有感覺特別的消瘦啊。「我沒有

減肥啊!」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的胃口總是不好,沒什麼口慾!

 

    「真的嗎?」宛臻歪著頭看我,接著她伸出她的食指,搓搓我的臉頰:「可

是妳這裡以前都很豐腴啊,怎麼現在像消氣了一樣,整個都沒肉了?」

 

    我安靜地不說話了,在心裡思忖著該不該把我交男朋友的事實說出來,畢竟

我覺得這並不是件小事,況且之前我們四個人也約好說以後如果交了男朋友,一

定要告訴彼此,不可以有所隱瞞的。

 

    不能公開的戀情,其實是很辛苦的,有苦不能言,就算流淚了,也只能偷偷

的,快樂不能分享,難過不能找人分擔,獨自一個人挑著這些快樂悲傷,龐大的

寂寞也正狠狠地壓迫著。

 

    考慮了一下子,我決定全盤供出。

 

    於是我把我和秉滄學長的認識過程,與如何開始交往的程序,大約的跟慧俞

她們說了一下。

 

    也許是因為我真的隱藏得太完美了,完美得沒有一點破綻,所以讓她們覺得

不可思議。

 

    「曉昭,妳真的是太厲害了,居然瞞得這樣滴水不漏!」宛臻驚嘆著。

 

    「我並沒有刻意要隱瞞,只是秉滄學長行事比較低調,他不想要公開,擔心

不穩定的感情一旦公開了,會很快就見光死了。」我解釋著。

 

    「那妳有沒有他的照片啊?借我們看看他到底是何方人物吧!」至萱興奮地

像個要到糖的小孩一樣,開心地咧著嘴笑。

 

    「我沒有他的照片啊!他沒給,我也沒跟他要。」我搖搖頭。

 

    「可是他這樣好奇怪,為什麼明明你們都已經在交往了,他還不公開你們的

感情呢?感覺有點鬼呢!」慧俞皺著眉說,接著我看到宛臻也點頭了。

 

    「妳們沒聽曉昭說那個學長是擔心不穩定的感情一公開,就會馬上見光死

啦?」至萱很有義氣地跳出來幫我說話。

 

    「我一直以為妳會跟夏培傑交往,雖然他那個人有時說的話讓人覺得很自

負,但他對妳真的很好,所以我始終都認為妳會跟他在一起。」慧俞又說。

 

    培傑學長嗎?不知道他這一整個寒假都在做什麼,我們私下並不會聯絡,寒

假一開始,他更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完全失去了訊息。

 

    「他跟芳雅學姐應該比較合適吧!」我笑笑的。

 

    「哪裡會?他們二個如果有可能早就開始交往了,並不會拖了這麼久還沒半

個影。」慧俞反駁我。

 

    我聳聳肩。

 

    「反正愛情,就是讓人無法預測,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趨之若騖,前仆後繼

地一直想往裡面衝進去,一旦衝進去了,看透了,又恨不得快點逃脫出來,迷人

的與可恨的,都是同一個標的。」我輕笑出聲。

 

    在我們這個年紀,說這麼沈重的話,好像有點不大合適。

 

    可是愛情,是不分年齡與貧賤的,只有體驗過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與樂。

 

    結束了聚會後,我一個人搭公車回家,在公車上,又開始想念起秉滄學長。

 

    從跟他交往開始,我好像有一段時間沒再搭公車上下課了,每天早上只要一

踏出家門,就會看見他和他的小墨125,下課也是讓他接送回家的。

 

    習慣是種很可怕的東西,一旦養成,就像是成癮了一樣,很難戒除。

 

    秉滄學長讓我習慣了他風雨無阻的接送之後,我變得不能去適應他不在身旁

的日子!

 

    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

 

    我沿著路旁一邊走一邊想著也許晚上該打通電話去給秉滄學長,就算只是聽

聽他的聲音也好。

 

    但是左腦才一這樣想,右腦的理智馬上出聲制止我,這樣冒然打電話去吵秉

滄學長,他或許會不開心吧!我不希望自己在他眼中是個會無理取鬧的女孩子,

我只想要把最多最好的感情全都給他,讓他快樂、讓他覺得幸福,而不是給他太

多的煩惱,現在他正為了他的未來奮鬥,我不能因為寂寞,或者過多難以消化的

苦澀思念,就小家子氣的硬要他陪我,宛臻說男人最怕的是那麼會纏住人又哭又

鬧的女孩子了,這樣非但沒辦法拴住男人的心,反而還會把他們推得遠遠的,實

在得不償失。

 

    於是我硬生生的又把想打電話給秉滄學長的念頭給扼殺掉!

 

    「梁曉昭!」才一轉進我家的巷子口,我就聽見有個很耳熟的聲音。

 

    「啊!培傑學長?」

 

    我呆住了,學長是怎麼找到我家的?!

 

 

 

 

 

 

             只要能夠聽見你的聲音,再久的等待都有了值得的理由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