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4
時間: Sat Dec  7 20:49:52 2002

 

 

    寒假的最後幾天,我幾乎都跟慧俞她們幾個人混在一起,一夥人說說笑笑

的,沒有人發現我心裡那個始終結不了痂的傷口。

 

    「曉昭,妳這樣子如果跟人家說妳有男朋友,大概也沒有人會相信。」宛臻

生日那天,我們一群人在starbucks裡幫她慶祝時,慧俞一邊吃著她面前的藍莓

蛋糕,一邊若無其事的說著,眼睛並不看我。

 

    我嘴裡咬著叉蛋糕的叉子,抬起眼睫看著她。

 

    「對啊,妳成天都跟我們混在一起,也都沒再聽妳提起江秉滄的事,好奇怪

呢!」至萱點點頭,低頭喝了一口摩卡咖啡:「該不會是你們吵架了吧?」

 

    「沒有。」我無力的搖搖頭,我們現在這樣子的狀況,大概比吵架更嚴重,

我是他女朋友,卻一點也抓不到他的形蹤,他就像水蒸氣一樣,從我的世界裡蒸

發去了一樣。

 

    打電話去他家,他總是不在;打手機,不是沒人接就是沒開機,我知道急也

沒有用,於是試著不去在意,我知道,當他開始想念時,他自然會打電話來。

 

    我們一向是這樣子的,我總是只能這樣子被動的等著他來找我,主動出擊永

遠是沒有什麼斬獲的。

 

    「曉昭,妳騙人的時候,總是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慧俞搖著頭,一臉關心

的看著我:「這次又是怎麼了?」

 

    「……並沒有。」我小聲的喃著,眼睛垂得低低的。

 

    「喂,我們是好朋友吧?」宛臻一臉黑社會大姐的模樣,她很用力的往我肩

上一攬,笑得很邪惡。

 

    我點點頭,被她的表情逗笑了起來。

 

    「好朋友應該是沒有什麼祕密的,不是嗎?」宛臻又問。

 

    我還是點點頭,呆呆的看著她們三個人。

 

    「好,那就開始說吧!」宛臻對我擠眉弄眼的,然後擺出一臉準備聽八卦的

表情。

 

    「可是真的沒有啊……」我心虛的小聲回答。

 

    「不然妳跟夏培傑去高雄時,有沒有擦出愛的火花啊?」慧俞見我不想回

答,忙著又丟一個問題問我。

 

    「啊?」我一楞,隨即心裡感覺有絲輕微的抽痛,細細的,卻能感覺得出來。

 

    培傑學長他現在還好嗎?其實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想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

好,想知道時間到底有沒有慢慢地治癒了他的傷口。

 

    也許那傷口是被劃得又深又重,深得幾乎都要看得見骨了,所以即使癒合

了,那疤恐怕也是要帶一輩子的吧。

 

    「夏培傑啊,你們不是去高雄比賽嗎?那妳有沒有利用機會好好的跟他培養

感情啊?」慧俞她們全都一臉興奮的看著我。

 

    「哪會有什麼感情可以培養啊?」我的臉火辣辣地燃著,像要燒起來似的。

 

    「看妳一臉心虛得不得了的樣子,就覺得事情不單純。」宛臻一眼就看穿我

故意偽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

 

    「哪有?」我用手掌去貼在自己的臉頰上,感覺自己臉頰上灼熱的溫度。

 

    「妳以為妳很會掩飾嗎?妳的城府有多深,我們會不知道?妳這個人就是單

純,單純得連自己的難過心情都藏不起來,一看妳的臉就能知道妳的心情好不好

了。」慧俞輕聲哼著,又低頭吃了一口蛋糕。

 

    我低垂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滿腦子都被培傑學長那雙不快樂的憂鬱紅

眼睛給佔據了,我的快樂是他賦予我的,然而他的痛苦,卻是我贈與的。

 

    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啊,但卻讓人無可奈何。

 

    「算了啦,曉昭不想說,大家就別逼她了嘛。」至萱很有義氣的跳出來說話,

接著她轉頭望向我:「不過妳如果真的很不快樂,心裡的心事真的多到無處可以

發洩的時候,一定要記得跟我們說喔,懂吧?」

 

    我點點頭,心裡感動得不得了,能夠結交這群好朋友,是不是真是我上輩子

修來的福份?

 

    後來我變得沈默了,完全心不在焉的跟她們一搭一唱的,心思變得恍恍惚惚

的,我開始想念起培傑學長。

 

    我很意外自己居然如此在乎培傑學長的心情,有那麼一瞬間,我發現自己似

乎就快要忘記秉滄學長了,只有那麼一瞬間而已,後來感覺回來了,我知道自己

其實還是想念秉滄學長的。

 

    天氣很冷的時候,我會想起秉滄學長手心裡的溫度,然而心情不好時,我卻

會想起培傑學長的那個擁抱,然後心跳就又開始無法規律了。

 

    培傑學長的擁抱是很懾人的,那種緊到快要窒息的感覺,會讓人忍不住地心

跳加速,腦裡會湧起一陣又一陣昏眩的感覺,彷彿是陷在大海裡,被一波又一波

的浪濤打得完全昏頭轉向一樣。

 

    而秉滄學長的擁抱卻是很淡的,他的擁抱雖然也會讓我覺得心跳加速,卻不

及培傑學長的擁抱那麼般的讓人覺得不知所措,在他懷裡,我還是可以思考一些

事情,可以很冷靜的聽他說話,可以很平靜的在心裡分析他說的話的意思。

 

    「被擁抱時,感覺昏頭轉向與感覺心跳加速,卻仍能冷靜感覺一切,哪一種

才是真正的感情呢?」正當慧俞她們吱吱喳喳地不知道熱烈地在討論什麼時,我

突然衝口冒出這句話。

 

    她們同時住口了,一起轉頭看著我,眼睛睜得大大的。

 

    我被她們看得心慌了,連忙低下頭。

 

    「當然是昏頭轉向的那種啊。」下一秒鐘,她們三個人異口同聲的說。

 

 

 

 


            我心裡似乎正恍恍惚惚地想念著你,和你那讓我昏頭轉向的擁抱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