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9
時間: Sat Nov 23 23:22:19 2002

 

 

 

    手機的另一端安靜了,詭異地謐靜氣氛,讓我覺得心驚。

 

    「妳怎麼了?」良久,秉滄學長的聲音才又傳進我耳裡,仍是溫柔得讓人心

酸的語調。

 

    「學長,我想見你……很想很想……」我幾乎哽咽到快不能呼吸了,這一陣

子來的想念化成一種莫名的委屈,一觸即發後就再也收拾不了了:「現在我就想

見你啊……」

 

    「曉昭,妳冷靜點,妳到底怎麼了?」秉滄學長慌了,他從來沒看過我失態

的樣子。

 

    「我覺得我似乎被你遺棄了……當初你領養我,讓我陪你走一小段感情的路

之後,現在卻又遺棄我。」我的淚仍然止不住。

 

    「妳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沒有遺棄妳啊,妳別亂想。」秉滄學長在電話那頭

輕聲的安撫著。

 

    只是他的聲音越是溫柔,我越是心酸,鹹鹹的淚水裹著我的心傷,劃過我的

臉龐,滴落在我的胸前。

 

    「可是你都沒有打電話給我。」我開始變得孩子氣,平日的溫婉模樣此刻蕩

然無存。

 

    「跟妳說過我要補習啊,每天都補到好晚才回家,回到家後洗個澡,再吃點

東西,就累得動不了啦!我還是每天每天都會想到妳啊,唸書的時候,妳的影子

就會在我腦裡繞啊繞的,會陪我一起唸書,讓我覺得我並不孤單啊。」秉滄學長

耐著性子安撫著我,聲音裡仍然帶著笑意。

 

    我忽然發現原來一向堅強的我,就算在人前受盡屈辱也從不輕易掉淚的我,

在愛情的領域裡居然是這麼軟弱的,就像必須攀附著竹籬才能向上成長的藤蔓一

樣,完全沒有自主性,一旦失去了依靠,就彷彿會滅頂一樣。

 

    「可是我不習慣……」不習慣你不在身邊的日子。

 

    我的聲音很小聲,小聲到秉滄學長大概也聽不見我說話的聲音。

 

    「乖,別哭了,妳這樣哭,把我嚇了一跳,還以為妳怎麼了呢!」秉滄學長

又是笑。

 

    我的確是怎麼了啊!否則不會哭成這樣,我就是太想念你了,太想念我們曾

經一起度過的那些日子,一層堆著一層的想念,讓人覺得很無力,就算用眼淚不

斷的清洗,也洗不掉我臉上濃妝豔抹的悲傷。

 

    我吸吸鼻子,努力壓抑住眼裡的淚水,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不然我找一天去找妳好了,免得妳總是在那裡胡思亂想。」秉滄學長又說。

 

    「這怎麼行?」我低聲叫著:「你要補習哪!」

 

    「沒有關係的啦,反正翹一天課嘛,進度不會落後太多的。」

 

    我心裡漾出蜜一般甜的感覺,剛才的傷心難過好像現在全都不算數了一樣,

很快的就能被稀釋淡化掉似的。

 

    原來秉滄學長還是在乎我的!

 

    「這樣好了,不然我下個星期一去找妳,我星期一的課比較輕鬆,翹一天課

是不會有影響的。」秉滄學長像在給承諾似的說得很鄭重。

 

    啊!下星期一?

 

    「學長,那天不行啦!」我急急地嚷著,一點也顧不得我的淑女氣質。

 

    「怎麼了?」

 

    「我星期日就要跟排球隊到高雄去比賽,下星期一我已經不在家了。」我失

望地說著,心裡漫著淡淡的失落感,難得秉滄學長要來找我,我卻沒有辦法見他

一面。

 

    「啊?出賽名單裡不是沒有妳的名字嗎?」秉滄學長充滿疑惑地問著。

 

    「因為二年級的文婷學姐不能去,所以教練希望我可以替代她出賽。」

 

    「這個位置可以由候補球員來替代就好了,怎麼會叫妳出賽呢?」

 

    「我不知道!培傑學長只說教練叫我代文婷學姐出賽,並沒有說什麼,他說

教練覺得我有這個實力。」我據實以報。

 

    「夏培傑說的?」秉滄學長問。

 

    「嗯,培傑學長剛才跟我說的。」

 

    「他打電話給妳?」

 

    「沒有,」我習慣性地搖搖頭。「他剛才在我家門口跟我說的。」

 

    「他跑到妳家?他去妳家幹嘛?就為了說這個,他……」秉滄學長不知道為

什麼,越說越大聲,把我嚇了一跳。

 

    「學長,你怎麼了?」我的聲音裡透著委屈,不懂秉滄學長到底在生什麼氣。

 

    「他有沒有約妳出去?有沒有?」秉滄學長還是氣呼呼的 。

 

    「沒有啊!」我輕聲說著,然後腦中靈光一閃,好像懂得了某些事情。

 

    原來秉滄學長是在吃醋!

 

    我想起他曾經說過他不喜歡我跟培傑學長太親近的事,他說培傑學長看我的

眼神很特別,不同於看一般的學妹,那種熱切的眼神很危險,他說不輕易動心的

人一旦動起心來,那種死心眼的感情是很難讓人動搖的,而培傑學長正好就是這

樣子的人。

 

    因為感受到他男人的優越地位被威脅了,所以秉滄學長才會這麼生氣,是

嗎?

 

    「妳不要去高雄比賽了,好不好?」下一秒鐘秉滄學長居然對我提出這樣的

要求。

 

    「我……」這怎麼行?我已經答應培傑學長了啊,說不定他現在早就把消息

回報給教練了。

 

    「我不要妳去,妳跟球隊到高雄去,我見不到妳,會亂想,想猜測夏培傑那

傢伙是不是又纏著妳說話,或者又黏著妳要妳陪他,我不喜歡這樣,我會不安心。」

秉滄學長接著又說。

 

    我笑了,這些日子來第一次覺得開心的笑了,被人這麼在乎著,聽見自己喜

歡的人為我吃醋擔心,原來是這麼讓人快樂的一件事!

 

 

 

 

 


                不輕易動心的人,一旦動了心,便是一生一世的愛情了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