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3
時間: Sat Dec  7 20:49:26 2002

 

 


    慧俞她們來找我的那個下午,天氣陰陰的,好像隨時都會下雨一樣,我們四

個人躺在我房間的地毯上,每個人身邊都有一盤我媽削好送來的水果,我們一邊

吱吱喳喳的說話,一邊吃著盤子裡的水果。

 

    「欸,曉昭,妳現在跟江秉滄怎麼樣了?他該不會還是對妳很冷淡吧?」慧

俞咬著我爸從山上帶回來的大水梨,口齒不清地問著。

 

    我的心裡頓時覺得沈重了起來。

 

    「還好啊。」我避重就輕的回答。

 

    「唉,愛情唷,真是折磨人的哪!」一向最沒神經的至萱突然發神經似的嘆

著氣,「我跟妳們說喔,那個我常跟妳們提到的我那個唸成大的表哥啊,他半年

前交了一個系上的女生當女朋友,結果一放寒假,各自回自己的家過寒假時,他

女朋友大概又跟別的男人看對眼了,一個寒假還沒過完,就跟我表哥提分手,本

來我表哥還打算過舊曆年時帶女朋友回家給家人看的呢,現在人家女生意識堅決

的要跟他分手,搞得我這個一向風流瀟灑的表哥現在像變個人似的,整天不說話

也不吃東西,弄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所以我媽都告誡我說愛情就像毒蛇猛獸

一樣,心臟不強的人千萬不要去招惹,要不然會死得很慘的,我本來還當我媽是

在恐嚇我,大概是怕我邊唸書邊交男朋友會荒廢課業,才會這樣子耳提面命的跟

我說,可是自從我看我表哥那個樣子後,我開始覺得其實自己一個人過生活也是

挺好的,沒人來煩你鬧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想逛街買衣服就逛街,愛跟誰

出去就跟誰出去,完全沒人管得著,輕鬆自在又自由。」

 

    至萱說完後,大大地呼了一口氣,然後嘻嘻地揚著笑。

 

    「妳現在是怎樣?突然覺悟了還是怎樣?」宛臻擠眉弄眼的取笑她,平常至

萱大概是算我們四個裡面對愛情是有最多幻想的人,現在居然因為她表哥的關

係,而變得不再對愛情有太多嚮往,實在是件很難得的事。

 

    「沒辦法啊,有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擺在她面前,讓她不得不去防範啊,

免得步上相同的後塵。」慧俞接著說。

 

    「以前我總是覺得談戀愛是件很美好的事,有一個人懸在你的心裡面,讓你

無時無刻想起他,難過的時候,有個肩膀可以依靠,開心的時候,他會在你身邊

陪著你笑,生氣的時候,他會跟你一起咀咒那個讓你生氣的人,這種感覺真的很

棒,我覺得這個就是愛情,很迷人,讓你只看見它光亮耀眼的那一面,卻忽略了

它周圍黑暗充滿荊棘的其他部份,喜歡一個人通常是很盲目的,會讓人分不清這

個人的好跟壞,也聽不進身邊任何一個人的勸說,只是很傻的信任那個你喜歡的

人。」至萱伸手挑了一個橘子,剝了一塊就往自己的嘴裡塞。

 

    「其實當你難過的時候,朋友的肩膀也可以借你靠,開心的時候,朋友也會

陪著你笑,生氣時,朋友也會跟你一起咒罵那個讓你生氣的人啊,我覺得這些都

是朋友也可以做的事啊。」宛臻發表她的感想。

 

    至萱點點頭:「妳這麼說也是沒有錯啦,但我覺得還是有些不一樣吧,就好

比擁抱,朋友間的擁抱絕對比情侶間的擁抱還要淡,那種心裡的悸動與感動是不

同層次的。」

 

    「嗯,好像是這樣子喔。」慧俞點了下頭,贊同至萱的論點。

 

    「可是啊,我現在發現愛情其實並不美好,我們都只看到它美麗的那一面,

然而愛情本身是一點也不美麗的,排除掉那些剛相戀時的心動與感動,它其實是

平凡的,只不過經由一些讚頌愛情美麗的作家或詩人的筆敘述美化過後,讓大家

都開始對它有了嚮往與憧憬。」至萱又塞了一片橘子在自己的嘴裡,接著口齒不

清的說:「其實我發現很多人在愛情的世界裡受傷,而且傷得很重,還有人,本

來活活潑潑的,一談了戀愛之後,整個人卻變得陰陽怪氣的,簡直就像換了個人

似的,有人變得愛哭了,有人變得容易煩躁,總之啊,缺點似乎大過於優點,戀

愛的後遺症也總是一大堆。」

 

    我很驚訝至萱會說出這樣子的話,原來她平常雖然看起來瘋瘋癲癲沒個正經

樣,但其實她的心思是很細膩的。

 

    「所以啊,」至萱的聲音突然變得嗲聲嗲氣的,她三八地在我身上磨蹭著:

「我覺得我還是有妳們就好了,才不要什麼男生來豐富我的生活哩,有妳們來豐

富我的生活就夠了,那些俗氣的男生只會來叫我陪他們一起向下沈淪,完全沒有

辦法向上提升我的生活素質。」

 

    「唉喲,妳是早上睡覺睡到掉到床底下去撞到頭是不是?怎麼變得這麼噁心

啦?」慧俞受不了的搓著自己的手臂瞪著至萱。

 

    「跟妳們撒一下嬌也要被罵,人家就是沒有男人在身邊可以撒嬌才跟妳們撒

嬌的嘛。」至萱滿臉委屈地嘟著嘴。

 

    「不是才剛說男人會降低妳的生活素質,怎麼馬上又提到男人啦?原來我們

只是替代品啊?因為沒有男人可以讓妳撒嬌,妳才來找我們撒嬌?哼,剛才還把

話說得這麼好聽哩。」宛臻皺著鼻哼著。

 

    「才……才不是呢,我才不是這樣呢……」至萱漲紅著臉抗辯著。

 

    「好!那為了表示妳對我們忠貞不貳的感情,妳願不願意學豬哥亮脫口秀給

我們看?」慧俞揚著眉,閃著慧黠的眼睛看著至萱。

 

    至萱曾學過豬哥亮脫口秀給我們看,大家一致覺得她覺得很像,只是她那個

人很重視自己的形象,她覺得學那種模仿秀,會讓她變得很沒有氣質,所以後來

不管我們再怎麼跟她遊說,她就是不肯再表演給我們看了,現在慧俞居然用這種

方式來威脅她。

 

    「那……那有什麼問題?學就學,朋友可是比我的氣質貴重得太多了,妳們

看好了,我要開始學了,不過妳們要笑小聲一點,不然如果被曉昭她爸媽聽見我

們沒氣質的笑聲,他們大概下次就不會讓我們來找曉昭了。」至萱站起身來,手

插著腰,很有氣魄地說著。

 

    接著我們幾個女生全都笑了起來,這是我這些日子來,感覺最窩心的時刻,

我知道我還擁有這些好朋友,雖然愛情讓我失去了某些程度的快樂,但是友情卻

讓我得到了補償。

 

    也許,一個人一生的快樂是限量的,要失去才會再獲得,我深深的這麼相信

著,於是我才會擁有這些好朋友的,不是嗎?

 

 

 

 

 


         就算愛情像毒蛇猛獸般會讓人受傷,但為了你,我仍願意放手一搏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