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1
時間: Sat Nov 23 23:23:31 2002

 

 


    「沒啊,只是跟同學聊聊天而已。」我微微地偏著頭笑,發現不管從什麼角

度看培傑學長,他好像都是那麼樣的好看迷人,難怪有那麼多親衛隊!

 

    「妳還好吧?這樣練習,腳還受得住嗎?」培傑學長走到我身邊來,慢慢地

坐了下來,坐下來後又轉頭對我繼續笑著。

 

    「嗯。」我點點頭,「沒有問題的,我的腳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沒什麼大礙。」

 

    「這樣就好,如果受不了要記得說喔,不要硬撐,千萬不要把自己的腳弄得

傷得更嚴重,腳傷如果不醫治好,以後會很慘的。」

 

    「謝謝學長,我知道了。」我抿著嘴輕輕點著頭。

 

    接著我的手機又響了,這次的電話鈴聲是我最愛聽的旋律。

 

    我興沖沖地站起身來,邊慢步跑著,邊接起手機,我知道打電話來的是秉滄

學長。

 

    「妳還在學校嗎?」秉滄學長一聽見我的聲音後說。

 

    「是啊。」我這回是真的笑得甜蜜蜜的,就像培傑學長說的那樣。

 

    「我去學校接妳好不好?我今天有事找妳。」秉滄學長的聲音淡淡的,聽不

出任何情緒。

 

    「好啊。」我一口答應,沒有不答應的理由啊,我一直想見他,想讓他厚厚

的手掌再次溫暖我的手,想在他溫柔的注視下幸福的笑著,我一直是想這樣的。

 

    「那我現在就過去,可以嗎?妳要練習到什麼時候才能走?」他問著。

 

    「沒有特別的規定時間,你什麼時候來,我就什麼時候可以走。」我站在操

場跑道上,手裡握著手機,腳輕輕的踼著不小心滾入PU跑道上的小石子。

 

    「那我五分鐘後到,在巷子裡等妳,好不好?」

 

    「好。」我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攀得好高,彷彿就要跟天同高了,我怕我如果

不用力壓住我的胸口,我的心恐怕就要飛到外太空去了。

 

    掛斷電話後,我轉身走回榕樹下,準備收拾好我的東西後走人。

 

    雖然我極力想壓抑住自己興奮的心情,但眼裡那神采飛揚的神情是怎麼樣也

壓不住的,我居然興奮到身體都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龐大寂寞後所釀造出來的快樂,竟讓人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學長,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回去了,麻煩你幫我跟芳雅學姐說一下,可

以嗎?」我邊收拾著我的東西,邊抬起眼對培傑學長抱歉的笑著。

 

    「妳要走了啊?」培傑學長仍是用他慣常對我說話的關心語調問著,黑黝黝

的眼瞳像夜明珠一樣,閃著晶瑩的亮光。

 

    「是啊,有一些事。」我小心翼翼地說著。

 

    「好,妳有事就先去忙吧!我等一下再跟柯芳雅說。」培傑學長爽快的一口

答應。

 

    「謝謝學長,再見。」我開心的背起我的小背包,跟學長揮過手後,就匆匆

忙忙地跑到秉滄學長跟我約定好的巷子裡。

 

    我氣喘噓噓的跑到以往我們習慣約好見面的地方,一眼就看見了秉滄學長,

他坐在我熟悉的小墨125椅墊上,扯著好看的笑容對著我笑。

 

    我停住腳步,站在距離他大概二十步左右的距離,呆呆地看著他,心裡似乎

有什麼東西被傾覆了,各種感覺就像被翻倒的調味料一樣,五味雜陳的灑在心裡

那塊版圖上,我眼前矇上一層薄薄的淚,心跳的頻率再也無法規律了。

 

    秉滄學長似乎透視了我的心情,於是他筆直地朝我走過來。

 

    「幹嘛又哭了?妳只要一想要哭,鼻子就會紅得像個小丑似的!」他用手指

碰了碰我的鼻頭,然後低下頭來,用力地把我往他懷裡塞。

 

    我的眼淚像潰堤了一樣,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幹什麼哭呢?看見我不是應該開開心心的嗎?為什麼要哭成這樣,不喜歡

我來找妳嗎?」秉滄學長的聲音裡有縱容的語氣。

 

    「不是不是……」我拚命的搖著頭,口齒不清地說著:「就是因為……因為

太開心了,才會…才會……哭的……」

 

    秉滄學長輕輕地揉著我的髮,安靜地抱著我,不詢問也不催促地就這樣安靜

的抱著我。

 

    後來我騙家人說我要跟排球隊的學長姐們一起吃晚飯,然後和秉滄學長來到

擎天崗。

 

    天氣很冷,寂寞的公路上濛上一層霧,秉滄學長拿出他放在置物箱裡的羽毛

衣給我穿,自己則穿了件大棉襖,看起來圓滾滾的很好笑。

 

    可是我心裡滿滿都是幸福的感覺,坐在機車後座,我很用力、很用力地抱著

這個隨便一句話就能操縱我的喜怒哀樂的男子,彷彿這樣抱著,我就能得到幸福

似的。

 

    擎天崗的星星很多、很亮,秉滄學長掌心裡溫暖的溫度像能滲透進我的血液

裡似的,讓我不再感到寒冷,有他在身邊,一切都會變得很不一樣,我心裡再也

無懼無礙了,我告訴自己,只要相信他,我就能夠幸福了。

 

    我們找了一片空地,躺在草上看星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說著說著,

秉滄學長突然翻過身來,溫熱的鼻息噴在我的臉上,他的臉就在距離我的臉五公

分左右的地方看著我,我的心跳紊亂了起來,臉上火辣辣地發燙著,學長的臉一

吋一吋地貼近我,接著我就這樣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

 

    「生日快樂!」當秉滄學長唇上的溫熱離開我的唇後,他微笑地說著。

 

 

 

 

 

 

            是不是只要緊緊地擁抱你,我也就能抱住我要的幸福了呢?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