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0
時間: Tue Dec  3 14:39:58 2002

 

 

 

    晚上十一點多,芳雅學姐終於回來了,當她的身影出現在我們的休息區時,

所有的人都把焦點放在她身上。

 

    「妳去哪裡了?」助教首先出聲,她著急地跑到芳雅學姐面前去,伸手就是

一個響亮的巴掌。

 

    我們全都駭住了。

 

    芳雅學姐一動也不動的低著頭,及肩的長髮遮住了她的臉,我們看不見她的

表情。

 

    「妳知不知道妳突然不見,讓我們大家有多擔心嗎?已經這麼大了,做事還

要我們擔心,妳知不知道我很著急?妳怎麼這麼自私……」助教哭著罵芳雅學姐。

 

    其實大家都知道助教最疼的就是芳雅學姐,她對芳雅學姐就像對自己的妹妹

一樣,在路上看見什麼漂亮的小飾品,她都不會忘記要買一個來送給芳雅學姐,

所以當大家發現芳雅學姐不見時,助教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著急,她擔心在這種

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芳雅學姐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她才會哭著打電話跟

教練求救。

 

    「妳自己打電話去跟教練道歉!他還在學校外頭四處找妳……」助教把自己

的手機遞給芳雅學姐:「拿去!」

 

    芳雅學姐還是一動也不動的佇在原地。

 

    過了一會兒,她才緩緩的接過電話,從電話簿裡找到教練的電話,按下通話

鍵。

 

    芳雅學姐說話時,聲音裡滿是濃濃的鼻音,像哭過後的那種聲音,只是她始

終都是低垂著頭的,所以我們仍是看不見她的表情。

 

    教練不知道在電話那頭跟芳雅學姐說著什麼事,只見芳雅學姐安靜的握著手

機,靜靜地聆聽著。

 

    我們一群人都站在芳雅學姐的面前,大家全都很擔憂的看著她,總覺得今夜

的她變得很不尋常,似乎有什麼問題已經出現了,而我們卻不知道事情的源頭在

哪裡。

 

    「妳累了,先回去睡吧!明天我們再來聊聊。」就在芳雅學姐跟教練通完電

話,把手機交還給助教時,助教這樣子跟她說。

 

    「嗯。」芳雅學姐哼了一聲,仍是低著頭。

 

    後來我不小心瞥見芳雅學姐那雙原本又清亮又美麗的大眼睛,居然變得又紅

又腫,像曾經哭過一段時間一樣。

 

    我驚駭地猛盯著從我眼前走過的芳雅學姐的背影看,心裡滿滿都是疑問句。

 

    芳雅學姐到底是怎麼了呢?

 

    「芳雅,妳怎麼了?妳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君怡學姐一個箭步,衝到了

芳雅學姐身邊,親暱地勾住芳雅學姐的手,這是她們平時慣常做的動作。

 

    芳雅學姐仍是不停步的往她休息的位置走去,沒有答腔。

 

    「妳到底怎麼了嘛?怎麼不跟我說?」君怡學姐是有名的火爆脾氣,她扯住

芳雅學姐的手,用力一拉,不讓芳雅學姐繼續向前走,接著我們聽見君怡學姐的

驚呼聲:「柯芳雅,妳幹嘛把兩顆眼睛都哭得這麼腫?」

 

    所有的人這回全都像如夢初醒一樣,一窩蜂地團團圍住芳雅學姐跟君怡學

姐。

 

    芳雅學姐只是咬著唇,仍然沒有說話。

 

    「妳……」君怡學姐滿臉擔心得要死掉的表情,她一跺腳,然後憤憤地嚷著:

「妳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嘛,自己跑去躲起來,又把眼睛哭得腫成這樣,難道就會

比較舒服嗎?妳這個笨蛋,就跟妳說有什麼心事一定要跟我說啊,朋友是當假的

嗎?妳這個樣子,我會很擔心耶,笨蛋笨蛋……」

 

    然後君怡學姐抱著芳雅學姐哭了起來,而芳雅學姐仍是一動也不動的就這樣

任由君怡學姐抱著她,不吭聲也沒有任何表情。

 

    「柯芳雅,妳到底是怎麼了嘛?妳不要嚇我,妳別跟我說妳中邪了……」君

怡學姐見芳雅學姐這副怪模樣,擔心得又哭又叫,「妳不要跟我玩,妳這樣我會

不饒妳喔,要哭妳就哭,不要這副死人樣,聽見了沒?」

 

    過了幾秒鐘之後,芳雅學姐突然『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她的手緊緊抱

住君怡學姐的脖子,像在海上溺水的人一樣的緊抱住浮木一般,緊抱得連一點空

隙也沒有。

 

    這回換成君怡學姐被嚇到了,她見芳雅學姐的奇怪反應,竟也忘了哭,只是

不斷地在芳雅學姐耳邊輕聲的說些安慰的話,不斷地用自己的手心輕拍著芳雅學

姐的背,企圖讓芳雅學姐平靜下來。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見芳雅學姐哭,而且是哭得這麼哀戚悲慟,彷彿要把心裡

所有的難過全都傾洩而出一樣,彷彿她的世界已經陷在沒有任何希望的黑暗中似

的,於是哭泣成了她唯一可以抗議的手段。

 

    忘了芳雅學姐到底哭了多久,我只記得她後來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就這樣哭

著哭著,哭累了便在君怡學姐的懷裡睡著了,然後我們一群人七手八腳地幫忙君

怡學姐把芳雅抬回她的床上去,看著她哭得滿臉淚漬的臉,大家都覺得捨不得起

來,到底是什麼會劃痛人心的事讓她哭得這麼樣的絕望呢?

 

    後來,芳雅學姐仍沒跟我們提起她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哭成那樣,隔天醒來

後的她,除了仍看得出來她的眼睛浮腫之外,基本上,她已經恢復成原來那個我

們大家都熟悉的柯芳雅了。

 

    那個說話時眼裡會閃動著慧黠光芒的芳雅學姐,那個會偶爾爆出一句幽默得

讓一夥人笑翻天的話的芳雅學姐,那個看人時眼神總是溫柔、嘴邊總是掛著笑的

芳雅學姐。

 

    看著她,我常會不知不覺的就開始恍惚起來,感覺那天夜裡曾經在大家面前

哭得像個小孩子似的芳雅學姐其實並不存在,那一切說不定只是我的一場夢而

已,並不曾真實發生過。

 

    只是自此之後,我發現芳雅學姐心裡似乎藏了越來越多的心事,沈甸甸地心

事壓在她的心頭,讓她眉宇間開始有了哀傷的皺折。

 

 

 

 

 


          當你給我的憂傷在心裡堆積成重量時,我的心變得無法輕盈了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