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4
時間: Wed Nov 27 16:07:33 2002

 

 

    「妳怎麼了,一臉失神失神的樣子,該不會是現在就開始在想家了吧?」培

傑學長帶著笑地站在我身邊,二眼炯炯有神地盯著我看。

 

    「沒有,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我搖搖頭,勉強擠出一個很醜的笑容。

 

    「開心點,就當作是南下去玩吧!聽說高雄西子灣附近渡船頭的海之冰很有

名吶,我剛好有認識的朋友在高雄,找一天叫他帶我們一群人殺去那裡吃看看,

挑戰那種臉盆大的冰,然後在他們的牆上簽下我們所有人的名字,當作是一種見

證。」培傑學長的臉上浮出二個深深的酒窩,很迷人。

 

    我輕輕的點點頭,其實心裡對這種事並不熱衷,只是不想潑培傑學長冷水罷

了。

 

    現在的我滿腦子只想著芳雅學姐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對其

他的事情在意。

 

    「妳好像滿肚子煩惱的樣子耶。」培傑學長一眼看穿我。

 

    他跟坐在我身邊的二年級學姐央求換位置,然後一屁股就坐到我身邊來。

 

    我沒有說話,也來不及抗議,就這樣呆呆地看著他們沒經過我同意的自作主

張。

 

    「要不要說說?也許我幫得上忙。」培傑學長滿臉誠懇的揚著笑。

 

    我垂下睫毛,漫不經心地盯著自己的鞋尖看,整個人都快像被扯亂的毛線球

一樣,亂成一團。

 

    不知道時間到底過了多久,我才緩慢地抬起頭來,一抬起眼就接觸到培傑學

長炙熱的眼神,那種火一般的眼神,燃得我全身發燙。

 

    我又倉皇地低下頭,一顆心不可抑制地噗通噗通跳得好紊亂。

 

    我聽見培傑學長細微的嘆息聲,為什麼嘆息,我卻是不得其解的,但他的嘆

息聲很成功地引我又將眼光調回他身上去了。

 

    「也許妳沒有發現,但我真的覺得妳變瘦了,而且這裡,」培傑學長用自己

的食指比著自己的眉頭:「常常都皺在一起。」

 

    真的嗎?我下意識地伸手撫著自己的眉頭。

 

    「還有,妳變得不大快樂。」學長又說,語氣裡有著濃濃的憐惜。

 

    「我沒有……」我小小聲地抗議著,心裡突然覺得忐忑了起來,我不願意承

認秉滄學長給我的愛情裡的任何一絲不快樂的情緒,我只想要記住那些快樂的部

份,然後讓大家知道我是很快樂的。

 

    我不能承認,我知道愛情裡不能圓滿是必然的,有些小缺陷才能更增顯出幸

福的龐大。

 

    雖然秉滄學長說他不願意把我們的愛情開誠佈公,雖然他的說法是因為擔心

在戀情尚未平穩之前的曝光很容易扼殺感情的幼苗,但我並不笨,日子一久,我

仍隱隱地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尤其是早上被芳雅學姐發現我們的親暱舉動後,秉滄學長臉上奇怪的反應,

及芳雅學姐那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更溢增了我心裡不安的揣測。

 

    我知道這樣子是很不應該的,愛一個人,是要全心全意地信任他、支持他的,

而不是用著這樣患得患失的心態去面對這樣的一段感情。

 

    培傑學長沈默了,他並不逼問我,就只是這樣沈默地坐在我身邊。

 

    我低垂著頭,心裡有股濃得化不開的莫名難過,迅速地漫延開來,恣意地霸

佔住我體內任何一吋位置,啃噬掉所有的快樂因子。

 

    一早的那種快樂心情,彷彿已經全部被啃蝕光了,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悲傷。

 

    「學長,你知道什麼是愛情嗎?」下一秒鐘,這句話居然不經大腦的就這樣

從我嘴裡衝口而出。

 

    「啊?」培傑學長像被一種奇異的現象駭住一樣,瞠目結舌地望著我。

 

    「愛情啊!」我輕聲地重覆一遍。「就是那種可以讓人感覺快樂得像在飛一

樣,同時也可以把一個人的心弄得槁木死灰的愛情啊。」

 

    可以因之而生、因之而死的愛情,包裹著甜美糖衣的酸苦果實的愛情。

 

    「等等,讓我想想,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培傑學長抓著頭,一臉靦腆地

模樣,讓人一看就想笑。

 

    我點點頭,認真的盯著他看,像虔誠的教徒一樣。

 

    「很籠統的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但在我感覺裡的愛情,卻是一種

不能求回報的付出吧!就像在走單行道,妳明知不能回頭,明知只能這樣走下

去,也不知道盡頭是在什麼地方,沿途也知道並不會有人跟妳面對面地擦肩而

過,給妳任何鼓勵的微笑,但妳就是會走下去,也許走到盡頭,會發現妳一直想

遇到的那個人並沒站在那裡等妳,也或許才走一些路,就會看見妳期待看見的那

個人就站在妳前方,停在那裡等妳跟他一起向前走,結局是未知道,但妳必需要

有向前衝的勇氣,才能知道那是甜的,還是苦的。」

 

    我看著培傑學長溫暖的笑容,心裡所有的感覺及印象都變得模糊了起來,包

括那種悲傷的心情,包括秉滄學長那張嵌在我記憶裡的清楚的臉,包括芳雅學姐

跟我說的那一席話。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為什麼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地相信秉滄學長呢?為什麼

要這麼小心眼地去計較他的一些小動作及無心的忽視呢?為什麼我就是不能再

如一開始那樣的用最單純的心來對待這段感情呢?

 

    還是在乎得越深,心就越龐大,越不能滿足了??

 

    「學長,我一直覺得很困惑,真正的愛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呢?我想每個人

只要陷進愛情的世界裡,他的眼前也許就會開始出現所謂的盲點,讓他看不清楚

眼前的一切,這樣的感覺或許是讓人感覺很無力的吧!」我吁了口氣,接著說:

「如果你談戀愛了,你會不會希望你的女朋友可以無時無刻陪在你身邊?在夜裡

跟她通通電話,在每個清晨可以在醒來就聽見她的聲音?」

 

    「嗯。」培傑學長想都沒想的就點頭。

 

    「那如果你因為要升學,而去補習,那麼你會不會因此就忘了你還有個女朋

友?會不會因為太忙就沒時間打電話給她?」我努力的微笑著,心裡卻有一絲惆

悵,濃得化不開。

 

    「不會啊,就算我再怎麼忙,還是會記得打電話給我的女朋友啊,我想這並

不衝突吧!」培傑瞇起眼笑。

 

    是嗎?並不衝突嗎?那為什麼秉滄學長就是沒有辦法常打電話給我呢?也

許是因為他補完習後時間就已經太晚了,他回到家後還要洗澡、吃點東西,然後

看一下當天的上課課程,所以才會忙得沒有時間打電話給我吧!

 

    「那如果你女朋友一天到晚都打電話找你,你會不會覺得煩,覺得她太黏

人?」

 

    「怎麼會?如果我真心喜歡她,我一定渴望能常常聽到她的聲音,不論再怎

麼忙,也一定要撥出個空去找她,就算是要騎一個鐘頭的車程,然後見個短短十

分鐘的面,也會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培傑學長笑得甜甜的。

 

    我的心裡困惑了起來,為什麼秉滄學長偏偏就不是培傑學長呢?如果秉滄學

長的想法跟培傑學長一樣,那麼也許這想念也不會這樣苦,或者我的眼淚也就不

會這樣氾濫了!

 

    堅執的愛情,也許真的是會讓人感覺寂寞的吧!

 

 

 

 

 

               愛情的世界裡,慾望與喜歡的深淺是呈現正比狀態的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