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5
時間: Wed Nov 27 16:08:05 2002

 

 


    高雄的太陽很熱情,熱情得讓人根本就不會感覺現在是冬天。

 

    球賽進行得很順利,女排隊跟男排隊都很順利地晉級前八強。

 

    在這裡的生活很規律,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然後吃早餐,做做賽前柔軟操,

看看賽程表裡的比賽場次,沒有比賽的時候,就安靜地坐在球場裡看著其他學校

的比賽,然後晚上吃完晚餐後,一夥人會聚在一起聊聊,男排隊跟女排隊休息的

場所是在不同的學校裡,不過仍是步行就能到達的地方,十點左右我們的女生助

理教練就會催促我們去睡覺。

 

    雖然大部份的時間裡,我都會想起秉滄學長,但在球場上,學長的影子就會

像被太陽蒸發去的水蒸氣一樣,完全消失無蹤。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芳雅學姐身上背負著一個屬於我與秉滄學長的祕密,所以

讓她開始對我特別注意了,我竟覺得從星期日早上那件事情之後,芳雅學姐變得

對我格外地關注,不時地噓寒問暖,吃飯時,會特意坐到我身邊來,當所有的人

都熱熱鬧鬧地聊天說笑時,她會挨到遠離人群的我的身邊來,不說話地安靜陪著

我。

 

    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一絲的壓力,芳雅學姐給我的感覺,就像她平時說話時

那樣,都是輕輕柔柔,像風拂面而過的感覺。

 

    只是我好奇她有意無意的示好,到底是基於什麼緣故。

 

    雖然心裡好奇,我卻還是沒有開口詢問她什麼,因為我找不到比較適當的話

語來當開頭。

 

    「妳很想他嗎?」星期三的晚上,在一個星星堆滿天的夜裡,芳雅學姐挨在

我身邊,聲音很輕很輕的問著。

 

    她的身上有種淡淡的香味,像是薰衣草香水的味道。

 

    「誰?」我怪異地看著她,不明白她所說的『他』是誰。

 

    「當然是江秉滄啊,不然妳還以為我在說誰?」芳雅學姐仰起頭,看著天空,

唇邊是一抹美麗的笑容。

 

    「還好。」我盡量輕描淡寫的,想念一個人,沒有說出來的必要,這樣的想

念並不會因為說出口,就會變得比較輕微。

 

    還是一樣的沈重啊,想念,是可以榨光一個人體內所有的淚水的。

 

    這幾天,我天天打電話給秉滄學長,但不知道為什麼,打去他家時,他家人

說他不在,打他手機時,他卻總是沒開機。

 

    這樣的情況,讓我覺得十分的不安,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更強

烈的感覺是……我似乎就快要失去秉滄學長了。

 

    我甚至開始幻想他在補習班裡跟其他同補習班的女生坐在一起討論功課或

者說笑玩鬧的親密模樣,我覺得這樣的自己是很討人厭的,可是偏偏就是無法制

止在腦裡不斷湧現的各種幻想畫面。

 

    「我看妳不大快樂。」仍是輕輕淡淡的聲音。

 

    芳雅學姐的這句話,讓我想到了培傑學長,那天在南下的車上,他曾說過這

樣的話。

 

    我並不是不快樂,而是我正努力地讓自己去適應這種愛情所帶來的種種負作

用,包括嫉妒,包括不安,包括患得患失的心情,包括快樂過後所必需面對的一

個人的孤寂。

 

    因為正學著去適應,所以我忘了保持自己的快樂平衡感,當愛情在天秤的那

端不斷地加上琺碼時,天秤這端的快樂就會不停的流失。

 

    「這並不是正常的愛情啊,喜歡一個人,應該是很快樂的一件事,為什麼妳

的快樂會流失掉呢?」有一次,當我跟至萱提到這件事時,宛臻急得在電話那頭

對我咆哮:「他不愛妳,他一定不愛妳,不然不會這麼樣對待妳,這算什麼?妳

是他的女朋友欸,他為什麼一放寒假就把妳晾在一邊,假日不來找妳也就算了,

居然連每天一通電話也會缺席,他到底有沒有談過戀愛啊?他不知道女生是需要

人陪的嗎?就算是再怎麼獨立的女孩子,一旦面對感情的時候,都是一樣很脆弱

的嗎?」

 

    可是什麼才是真正的愛情呢?我很迷惘。

 

    常常膩在一起,每天都很快樂的擁抱對方,時時都用最昂貴的甜言蜜語餵食

彼此……這就是真正的愛情了嗎?

 

    「沒有,我並沒有不快樂。」我有點心虛地回答芳雅學姐。

 

    「喜歡一個人應該是件很快樂的事,心情會不由自主地隨著他的情緒波動而

有了起伏變化,但是如果喜歡上一個不值得的人,那麼所有的快樂,也都枉然了,

因為沒有必要。」

 

    「學姐,妳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心頭不由得一震,芳雅學姐似乎知道很多

事,但她總是不願意開門見山地把話說清楚。

 

    「沒有。」芳雅學姐搖搖頭,轉頭對我露出一臉月光般的溫柔笑意:「我只

是隨口說說而已,妳不用太在意,但在愛情裡,我只希望妳可以好好的保護自己,

愛情就像是把鋒利的雙頭刀,一不小心,是會讓相愛的二個人都傷痕纍纍的,妳

是個很好的人,我不希望看見妳受傷的模樣,在愛情的世界裡,沒有人可以幫得

了妳,唯有妳自己才能救妳自己,所以妳一定要試著保護自己,好嗎?」

 

    我傻傻的點頭著。不懂,我真的不懂芳雅學姐在說些什麼哇。

 

    為什麼她似乎總想說些什麼話來點化我,卻又不把話說清楚?就這樣挑起我

的好奇心,又不讓我發問!

 

    那天夜裡,我根本就睡不著覺,半夜摸黑爬出被窩,坐在學校的操場邊,拚

命的流著淚撥手機。

 

    為什麼流淚?其實我也說不上來,心裡的感覺就像醋一樣突然整個都發酵

了,酸酸的感覺漫延到眼裡跟鼻子上,於是淚就這樣直墜而下,止都止不住哇。

 

    不知道撥了幾通電話後,我終於撥通秉滄學長的手機號碼,電話只響了二聲

就被接起來了。

 

    「是曉昭嗎?」秉滄學長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瞬間淹沒了我所有的聽覺

和思考能力。

 

    原來極度想念一個人,真的是會讓人失心的?!

 

    「學長……」我哭了起來。

 

 

 

 


               極度的想念,是可以榨光一個人體內所有的淚水的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