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22
時間: Sat Nov 23 23:24:01 2002

 

 


    「怎麼了?妳忘了今天是妳的生日了嗎?」秉滄學長大概是看到我睜圓了眼

發楞的表情,於是禁不住地笑出聲來。

 

    是哪!今天是我的生日呢!如果秉滄學長不說,我也真的忘記了呢。

 

    「你…你記得?」我的情緒高張地像被拉緊了的弦一樣,因為秉滄學長居然

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就算沒有生日禮物、沒有蛋糕、沒有任何慶祝的形式,只要他是真心記得這

個屬於我的日子,那就好。

 

    只要這樣,我就能很滿足了。

 

    「不可能忘記。」秉滄學長說著,然後拉起我的左手,像變魔術一樣地拿出

了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輕輕地套在我的無名指上。

 

    藉著月光,我看見這是一只銀戒,簡單大方的樣式,伸手撫觸時,似乎並沒

有發現銀戒上有過多複雜的刻痕或圖形。

 

    「這個……」我仰著臉,瞪大了眼看學長,疑問寫在臉上。

 

    「並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只不過是去補習班的途中,在騎樓下看到,覺得

頗好看的,想著戴在妳手指上,一定會更美。」秉滄學長用輕鬆得不能再輕鬆的

口吻說著。

 

    但那些話鑽進我的耳裡,卻開始有了重量,夾帶著甜蜜的滋味,不輕不重地

堆積在胸口,不斷不斷地醞釀成一種愛人的能力。

 

    於是我的眼眶又濕熱了起來。

 

    為什麼在愛情的國度裡,讓人快樂與痛苦的感受是這麼樣的絕對?歡喜與悲

傷似乎只是一線之隔的感受,前一秒的雀躍與後一秒的沈默都是不可預期的,也

許愛情本身,就是生命裡不能預期的那一部份吧!

 

    愛得深、記得牢、忘不掉、恨不了……都是不能預期也無法控制的情緒反應。

 


    「我……」我真的很想開口跟秉滄學長說些什麼話,但腦筋卻變得一片空

白,只是不斷不斷地想哭。

 

    感覺自己的胸口似乎快被這種快樂的感覺擠爆了,如果這一切都只是場夢,

那可不可以讓我自私地祈求上天千萬別讓我醒來?讓我一輩子都在這場美麗的

夢中就好,只要能守著秉滄學長,只要能看見他的微笑與關心就好。

 

    「我沒有很多錢,不能買什麼鑽石珠寶來送妳,我只有簡簡單單的一顆心,

一份真心的感情,我希望妳可以快樂,就只是這樣。」

 

    下一秒鐘,秉滄學長已經把我拉進他寬闊的懷抱裡,他把下巴抵在我的頭

上,聲音好輕好輕,像夏夜裡的風一樣,似乎並不存在,卻又彷彿能感覺它輕拂

過身的柔軟力道。

 

    我的淚終於還是止不住了,我緊緊地抱著秉滄學長,如果下一秒鐘我們就將

不能再相愛,那至少讓我在這一秒鐘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傾付,至少讓我可以感

覺一秒鐘的幸福也好。

 

    擎天崗的夜很涼,我窩在秉滄學長的懷裡,安靜地聽他說著話,嘴角漫溢著

笑,原來幸福就是這麼回事哪!只要能在喜歡的人身邊,即使什麼都不做,即使

只是淡淡地說幾句話,就能感覺幸福。

 

    那一天我很晚才回到家,當然免不了是要被爸媽訓斥一頓的,但沒關係,我

並不在意,因為我的心裡滿滿、滿滿都是快樂的感覺。

 

 

    「媽,我要出門了。」一早我就起來弄東弄西的,把放進背包裡的隨身用品

再倒出來重新檢查一次,看看有沒有遺漏掉什麼東西,然後在吃過媽媽為我準備

的早餐後,我坐在玄關一邊穿著鞋子,一邊跟在客廳整理舊報紙的媽媽說。

 

    「好!那要小心一點喔,到高雄要記得打電話回來喔。」媽媽叮嚀著。

 

    「知道、知道。」我雀躍得像個要去遠足的小孩一樣,雖然明知這次是要南

下高雄去參加比賽,但還是覺得很興奮。

 

    然後我迅速地開了大門衝出去。

 

    今天陽光普照得讓人覺得舒服,是個很好的天氣。

 

    我站在大門前,在陽光拂照的空氣中,閉起眼,安靜地深呼吸。

 

    腦裡想到的,是秉滄學長的臉、他的眼、他的聲音,還有他看我的溫柔眼神。

 

    這樣溫柔的眼神,是會讓人沈溺的,雖然那是種快樂的沈溺,但偶爾想起時,

仍會心驚,像浮在觸不見底的半空中,攀附不著任何東西,就這樣懸在半空中,

一旦溫柔的眼神變了個樣,恐怕是會摔得粉身碎骨的。

 

    一旦在愛裡變得在乎了,是不是就會喪失安全感,即使對方給得再多,仍會

讓這樣的煩惱困住自己?!

 

    過份的喜歡,是會讓一個人變得很沒有自信的。

 

    我低著頭,一邊走路一邊不停地在腦裡想著這些傻不隆咚,又沒有正確解答

的問題。

 

    「梁曉昭!」有個聲音突然在我耳邊喚住我,我停下腳步,抬起睫毛。

 

    是秉滄學長!!

 

    我的微笑一下子就浮現出來,掛在臉上變成一種美麗的弧線。

 

    「你怎麼來了?」我滿臉滿眼的驚奇,開心地直望著他看。

 

    「來載妳去學校啊!」秉滄學長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T恤,映出他王子般

的優雅氣質。

 

    「今天沒補習?」我的心跳噗通噗通地跳得好快,就像秉滄學長第一次跟我

告白時那樣。

 

    「有。」秉滄學長點點頭,「不過沒關係,妳比補習重要。」

 

    我的心裡漾著比蜜還要甜的滋味,也許,這就是愛情的滋味。

 

 

 

 

 

         為什麼在愛情的國度裡,讓人快樂與痛苦的感受是這麼樣的絕對?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