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18
時間: Tue Nov 19 14:42:20 2002

 

 


    培傑學長滿嘴滿眼的笑,數日不見,他似乎變得更加的神采奕奕。

 

    「下午就來妳家門口等妳了,等了四個多鐘頭,終於等到妳了。」培傑學長

不慍不怒地說著。

 

    我心頭不由得一震,學長居然就這樣地站在我家門口等我?而且一等就是一

個下午?!

 

    「學長可以……打我手機啊!」我囁嚅地哼著。

 

    「我沒有妳的手機號碼,打妳家電話妳家人說妳不在,我不好意思跟他們問

妳的手機號碼,怕會造成妳的困擾,我聽說妳爸管妳很嚴,後來我翻出新生聯絡

手冊,找到妳家住址,騎車過來,沿路問了幾個路人,終於找到妳家!」

 

    培傑學長的臉上掛著勝利的笑容。

 

    我楞楞地看著他,心跳開始變得不安份,心裡不斷思索著他等了我一個下午

的原因是什麼,總該不會只是為了見一面吧?!

 

    「不要露出這種痴呆的表情!」培傑學長走到我面前,伸出手,輕輕地在我

額頭上敲了二下:「我是要來告訴妳,教練希望妳可以去參加我們的校外聯誼賽。」

 

    「啊?」我睜圓了眼,不可置信地盯著學長看。

 

    「二年級的邱文婷突然沒有辦法去比賽了,聽說是因為家裡的因素,教練今

天早上打電話給柯芳雅,說他希望妳可以來遞補這個空缺,教練說他覺得妳很有

這個實力,柯芳雅因為有事不方便聯絡妳,於是叫我幫她跟妳問一下。」學長不

急不徐地說著。

 

    我覺得很意外,雖然我是女排隊裡的一員,但是因為資歷很淺,技巧也沒有

那些二、三年級的學姐們好,所以寒假的校外聯誼賽名單裡並沒有我的名字,就

連候補的人選裡也排不上,我知道這是很正常的,女排隊裡有總共有十三名球

員,每次比賽去除傷兵後,教練通常只帶十名球員出去,沒有帶出去的球員,就

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休息一下。

 

    這次的校外聯誼賽為期一個星期,是跟男排隊的學長們一起南下高雄去比賽

的,據說這次有二十幾間來自各地的高中組排球校隊會來參加比賽。

 

    雖然之前我就一直很想去參加這樣的團賽,但親耳聽見培傑學長這樣說時,

我卻反而傻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怎麼了?」培傑學長湊過臉來,黑黑亮亮的眼珠著拚命盯著我看,臉上盡

是關心的表情。

 

    「我…我……」我居然開始口吃。

 

    「欸欸,該不會是興奮過度,說不出話來了吧?」培傑學長站在我面前,白

白的牙在路燈的照耀下閃亮亮的,語氣裡有著寵溺的味道:「說不出話來就用點

頭或搖頭來表示吧!妳一定要在今天決定啊,不然我怎麼跟教練說?這樣吧!妳

想參加就點個頭,不想參加就搖搖頭。」

 

    我當然是點頭啊,而且是很拚命地點著頭,臉上也綻出笑容來,快樂的情緒

像酵母菌一樣,在心裡一直發酵著,發酵過後的結果便釀成微笑了。

 

    培傑學長看見我的反應後,笑容更加璀璨了。

 

    「好,那我晚上就可以回家話跟教練講了。」培傑學長似乎比我還開心,我

覺得他的嘴都快裂到耳根去了。

 

    「嗯。」我用力的點點頭,心裡孤寂彷彿在瞬間一掃而空。

 

    「那我先回去了,妳也快進去吧!時間晚了,妳太晚回家恐怕會被妳爸媽

唸,再見!」培傑學長說著,卻絲毫沒有半點想移開腳步的跡象。

 

    「嗯,謝謝學長,再見!」我又是點頭,準備走進家門時,學長又從我背後

喚住我。

 

    「忘了告訴妳,集合的時間是星期天早上九點,在學校門口集合,這幾天妳

如果有空,最好來學校練習一下。」培傑學長仍是站在原地說。

 

    「好,我知道了,學長你等一下騎車騎慢一點,別騎太快了。」我微笑地叮

嚀著。

 

    「我知道,我才不會像江秉滄那樣呢!」培傑學長促狹地眨著眼。

 

    聽見秉滄學長的名字,我的心頭猛地糾緊了一下,像被枚織針扎了下一樣,

微微地刺痛著。

 

    我到底有多久沒有聽見秉滄學長的聲音了呢?好像一放寒假之後,什麼都改

變了,有時候我甚至會恍惚起來,懷疑著我跟秉滄學長到底算不算是男女朋友,

明明曾經這麼親密地依偎過,明明曾經將他的懷抱當成我唯一的港口,明明曾經

天天都要聽著他的聲音才能入睡,明明曾經都任由他將溫柔的話語當成承諾來餵

食對感情飢餓的我,為什麼現在卻會覺得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呢?

 

    好像南柯一夢一樣,醒來了,卻發現什麼都沒有改變,身邊的一切都還是原

來的樣子,我還是原來的梁曉昭,而江秉滄這三個字也只是夢裡的一個代名詞而

已。

 

    「怎麼了?」培傑學長發現了我怔忡的神情,關心的詢問著。

 

    「沒有!」我回過神來,搖搖頭,勉強笑著:「我好像餓了。」

 

    「那快進去吃晚餐吧!我走了喔,再見。」培傑學長朝我揮揮手,這回他真

的走向他的機車,跨坐在椅墊上,又回頭對我笑笑。

 

    然後在我的注視中,緩慢的騎著車離開。

 

    晚飯過後,我讓自己泡了一個會燙紅皮膚的熱水澡。

 

    在浴室裡,我的腦袋不停地轉著,秉滄學長的臉也一直一直在我腦裡轉著,

我一直搞不清楚為什麼我跟秉滄學長之間的感情會突然冷卻了下來,是不是所有

的情侶在放寒暑假的時候,感情的溫度都會瞬間降下來?還是我跟學長的情況比

較特殊?

 

    突然有種濃濃的悲哀迅速地包圍住我,我迷惑了,現在這樣的情況到底是怎

樣?我跟秉滄學長現在到底是怎樣?

 

    他就這樣一聲不響地從我的世界裡消失了,來時的磅礡驚人,與離開時的靜

謐無聲,對比竟是如此強烈啊。

 

    突然,我的手機從房間響了起來,響得又急又大聲,這手機的旋律是我為秉

滄學長的手機號碼而特別設定的,於是我急急地從浴缸裡站起身來,隨手抓了浴

巾胡亂地往身上一圍,就衝出浴室來接手機了。

 

    「喂喂喂……」我抓著手機急忙大叫,深怕秉滄學長會掛斷手機。

 

    「曉昭啊,妳在幹嘛?」秉滄學長的聲音從遠遠的地方傳來,仍是我所熟悉

的開朗聲音。

 

    一聽見秉滄學長的聲音,我突然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心裡充滿酸酸的感

動,於是鼻子一酸,眼淚隨即迸了出來。

 

    我呆呆地說不出話來,眼淚流得又急又兇。

 

    「妳怎麼啦?怎麼不說話了?」秉滄學長大喊,像怕我聽不見似的。

 

    「我以為…我以為你……不理我了……」我哽咽地說著,然後又忍不住地哭

了起來。

 

 

 

 


         讓我魂牽夢縈的你的身影,為什麼總是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