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35
時間: Tue Dec 10 16:46:41 2002

 

 

 

    「是嗎?」我喃著,心裡有個模模糊糊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是培傑學長!

 

    「當然是啊,妳看,小說裡的女主角如果被她喜歡的人抱住的話,她不是都

說自己就像被電到一樣,整個人都迷糊了,時間像停止了一樣,耳朵跟眼睛都會

瞬間突然失靈了,完全聽不見也看不見,只有胸口的心跳聲,鼓鼓地拚命敲

著……」至萱十指交握的仰著頭,表情就像平時她幻想在路上不小心遇見她的白

馬王子一樣。

 

    宛臻瞪著至萱,嘴角有抹淡淡的笑:「又開始在作白日夢了,真受不了妳耶。」

 

    宛臻搖著頭嘆氣,頓了頓又說:「其實心裡的感覺是最騙不了自己的,妳看

看,當妳被一個男生抱在懷裡的時候,如果妳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卻也還能冷

靜的想一些事,那麼這樣的感情與其說是愛,倒不如說只是喜歡;如果這個抱妳

的男生,會讓妳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甚至讓妳捨不得離開他的懷抱,那麼這樣

的感情,我想大概就真的是愛了吧。」

 

    我微張著嘴,傻傻地吐不出話來。

 

    「妳怎麼了?該不會有個不是江秉滄的男生抱了妳,讓妳心裡的那座天秤不

平衡起來了吧?」慧俞朝我擠擠眼:「不會是夏培傑吧?」

 

    「別……別亂說……」我有種被猜中心事的窘迫感覺。

 

    「怎麼會是亂說?其實我真的覺得夏培傑比較適合妳,那個江秉滄太神祕

了,這麼神秘的男生,大概有很多秘密,是不能讓妳深入去探詢的,一個沒有辦

法讓妳放心的男生,你們之間的愛情還能有多少日子可以支撐?」慧俞接口說。

 

    慧俞的話讓我又是一陣心驚,她為什麼可以這麼樣的透視我?

 

    沒有錯啊,江秉滄相對於夏培傑相較之下,他的祕密真的是多出太多了,於

是在我心中,江秉滄只是一個名為我的男朋友的人,不要說是我的朋友了,就連

是我,對他也不是很了解,他的想法、做事的方法、對愛情的態度,常常讓我覺

得很徬徨,那是種因為不清楚而生的無力感。

 

    情侶間不是通常是最沒有祕密的嗎?不是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可以共享的

嗎?不是可以天天見面或者打電話聊心情的嗎?

 

    常常在特別需要人陪的時候,我總會想打通電話給他,但內心總會開始掙扎

著,不知道這麼樣依賴著他的我,會不會讓他覺得煩,會不會讓他覺得厭倦,有

時候想著想著,眼睛就又開始潮濕了。

 

    我猜不透他心裡的想法,曾經我們的心是那麼樣的貼近,但為什麼一放假

後,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我和他的距離,已經隔了幾千光年般的遠,阻遏成一

個怎麼樣都跨越不過的距離。

 

    其實我的心很小,我只是希望他可以撥個空打通電話給我,讓我可以直接碰

觸到他的思念。

 

    只是為什麼在一般的情侶間最容易做到的事,在我們之間,卻變得不平凡而

艱難呢?

 

    我甚至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和什麼人在一起,這樣子的我,常會懷疑自

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不是就像片羽毛一樣,輕飄飄的,沒有任何重量。

 

    這樣的愛情,很沈重,常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要的也不是很多,只是希

望在難過的時候,可以有個人陪,有個懷抱可以溫暖我,如此而已。

 

    「對啊,而且我們也都感覺得出來夏培傑真的很關心妳,也許,更確切的說

法是,他很在乎妳。」宛臻揚著眉說。

 

    我看著宛臻,眼光失焦的望見她背後那片透明的玻璃上,陽光微撒進來,是

個很好的天氣,這樣的陽光讓我想起培傑學長的微笑,他的笑總帶著陽光般的溫

暖,很輕易的就能晾乾我心裡的晦暗,讓我變得透明輕快。

 

    「妳為什麼總是不能試著去聽聽自己心裡的聲音,不能量量夏培傑在妳心中

的地位及重量?也許妳會發現一切只是自己的錯覺,妳其實是比較喜歡夏培傑

的。」慧俞表情變得很誠懇,她看著我,眼中有某種程度的關心。

 

    我搖搖頭,一切都不簡單了哪,曾經平凡的幸福,在滲入過多的感情因子之

後,全都變了個模樣,這並不是我想要的,太複雜的感情,會讓我覺得惶恐,像

行走在高空中的鋼索上一樣,一不留心就會摔下來,跌得粉身碎骨。

 

    愛情,曾經讓我那麼樣的快樂,現在卻是心裡頭沈重的疼痛。

 

    我可以選擇旋身退出,可以重新回到一個人的日子,可是我會捨不得,捨不

得放棄曾經擁有過的那些快樂。

 

    點點滴滴的過去,都曾是幸福日子的一種證明,所以我不願意輕易揚棄。

 

    「其實我們都看得出來,妳並不快樂。」宛臻拍拍我的手背,輕輕的說著。

 

    「有嗎?」我故意裝傻:「妳們想太多了。」

 

    「真的啊!」大神經的至萱點頭如搗蒜:「妳以前都不會皺眉頭,可是現在

常常跟我們說話說到一半時,眉頭就會皺起來,有時候妳看著我們,但其實眼裡

是看不見我們的,妳的眼神像會失焦一樣,變得很渙散,心裡像藏了很多心事一

樣,我們都知道妳其實並不快樂。」

 

    我發楞地看著她們三個人,心頭湧起一陣又一陣的暖流,拚命地在我體內衝

擊著。

 

    下一秒鐘,我的眼淚止不住了,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摀住嘴,防止自己哭

出聲來,然而心裡的悲傷像有如潰堤的海水般的,一直一直地向我襲捲而來。

 

    慧俞她們全都慌了手腳了,三個人七手八腳地遞面紙、拍我的背、幫我擦淚。

 

    「曉昭……梁曉昭,妳是怎麼回事啊?」宛臻跳了起來,她急急地低嚷著,

一隻手忙不滯地拍著我的背安撫我。

 

    我只是哭,沒有辦法回話,這段愛情,讓我覺得很挫折,卻還是很傻地拚命

堅持著,一開始我在等江秉滄回頭,可是堅持到最後,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在堅

持什麼了。

 

    「別吵她,讓她哭一哭也好,愛情讓她那麼樣的不快樂,如果不讓她發洩一

下,也許她會更難過……」慧俞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她的口氣裡充滿無奈:「妳

就是自尊心太強了,不是一直跟妳說妳如果有什麼不開心的地方,一定要跟我們

說嗎?自尊心這麼強又不是什麼好事,妳幹嘛要這麼堅持?」

 

    我耳裡聽著她們關心的責備,心裡卻覺得充滿了黃澄澄的溫暖。

 

    我的愛情天空,也許就要開始傾斜了……

 

 

 

 


           那些點點滴滴的快樂過去,都是見證我們的愛情過程的一種證明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