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37)
時間 Tue Mar 11 01:31:45 2008
───────────────────────────────────────

所謂流言……


也許是真的,也或許是假的。


不管如何,在我那天送醫急救後的幾天,我們一直打不通電話、找不到人

的對象--雯靜終於出現了。


也很自然的,傳了幾天的『流言』也傳到了雯靜的耳中。


當我很擔心的看著剪去那頭漂亮大波浪長髮的雯靜,正想問她這幾天去了

哪裡時,她反倒先問我了……


「妳的臉還好吧?」


「嗯?啊?呃……還好……跟上次差不多,醫生說最近不要去碰到鼻子,

不然還會再流鼻血……嘿嘿。」我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雖然這次比上次

嚴重多了,不過基本上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上次只是單純的撞上小志的安全帽而已,這次是整個人跌下樓梯……撇掉

身上大大小小的瘀青不說,最嚴重的還是臉,額頭在當天腫了好大一排的

『包』,你沒看錯我也沒說錯……額頭上的包是一整排的,數個像彈珠大

小的包連著排在我頭上,聽醫生說是因為我額頭直接去撞到樓梯的角所撞

出來的……而且光看右邊顴骨上的黑青也知道我跌得有多慘,唯一慶幸的

就是沒有摔到骨折吧……


「我這幾天不在宿舍,才一回來就聽到妳從樓梯上摔下來還流了很多血,

嚇死我了。」


「沒啦……我是流鼻血啦……」


我正想開口問雯靜她這幾天跑去哪裡時,偏偏我的手機又挑這時響起來,

是小志……


對了,那天從醫院回來後,我有打電話給他,但他這幾天要打工所以一直

抽不出空來找我,所以我是跟他約今天一起吃晚餐……即使把臉摔得那麼

醜的我並不想出門,但小志還是堅持要來找我……


「我先接一下電話……」不太好意思的要雯靜先等等,我就把電話接起來

了。


「喂。」


『我現在已經到妳們學校了,妳要直接出來側門這邊還是要我去宿舍那邊

找妳?』


小志的聲音混雜著路邊往來的車輛噪音,看來現在外頭的人車都相當多,

我卻得在這時候頂著臉上的瘀青跟紗布出去丟人現眼嗎?


「等……等一下好了,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快過來,雯靜剛好在我這,我還

在跟她談事情。」


『這樣啊……』小志想了一下,『那我還是把車停好直接去妳宿舍樓下等

妳好了。』


「嗯……好,那待會見。」


『掰。』


「掰……」


一掛完電話,雯靜就主動問我,「誰打來的呀?妳等下還要出門喔?」


「小志打來的,我跟他約了今天要一起吃晚餐。」


一說到這,我就發現雯靜的表情有點僵住。


「果然一般的男女朋友就是該這樣不是嗎?」


「不是啦……是因為我從樓梯上跌下來,他說沒看到很擔心,不然現在這

時我應該還是要跟茶茶她們一起去處理家族的事的,因為我受傷所以小卷

才要我最近都別去忙家族的事……」


「沒看到?」雯靜的表情變成疑惑的樣子,「可是我聽她們說……那天妳

摔下來時是妳男朋友跑進來幫妳人工呼吸的呀。」


人……人工呼吸?!


天啊,不會吧,是誰放出這種話的呀?我只不過是昏過去一下下,並不是

休克呼吸停止,沒必要做人工呼吸吧?!


「那天不是小志啦……」我急忙想解釋,「而且也沒有做人工呼吸!」


「她們都說妳暈過去了,叫都沒反應,所以妳男朋友就當著大家的面直接

嘴對嘴做人工呼吸耶。」


「我就說沒這回事了……」而且我沒想到懶得解釋啟文不是我男朋友的事

,到最後在大家的口中已經變成這種狀況了……


「既然不是小志,那那天來的男生是誰呀?」


雯靜問到重點了,而我也不打算瞞她,「是啟文……」


這個名字才一說出來,我們之間的空氣似乎像是凝結了一樣,雯靜微張著

嘴,臉上的表情除了驚訝還是驚訝。


「但是事情不是妳聽到的那樣……」


我話還沒說完,只見雯靜下唇一咬,右手一揮就是一個巴掌賞在我臉上!


「虧我還當妳是好朋友!什麼都跟妳說!妳太過份了!」


雯靜對著我吼,我被那巴掌打得是眼冒金星,根本就還來不及反駁,就看

到雯靜的背影隨著重重的摔門聲消失在我眼前……


唔……


一陣濕潤的感覺……該死!


右手一摸,果然……我被雯靜打到流鼻血了……


臉好痛……但是心更痛……被朋友誤會的感覺,讓我覺得好難過……


我好想哭,但是要忍住,不能哭……不能哭!一哭就會有鼻水,要是擤鼻

涕的話又會傷到鼻腔黏膜又會流鼻血的……


我趕緊到洗手間用水洗了洗臉上的血,然後抽了兩張衛生紙壓住……


不能哭……不能哭……


雖然心裡拼了命的這麼想著,但越是忍耐,心酸的感覺就越清晰……我的

鼻腔一痠,眼淚還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這時我的手機又響了,我想應該是小志,一出洗手間就馬上把手機接了起

來。


「喂……」


因為用衛生紙壓住鼻子,外加我現在一直在掉眼淚,所以聲音聽起來悶悶

的……但我不想被聽出來我正在哭。


『妳怎麼了?』


聲音的主人不是小志……是啟文……


「沒有……」


『那妳的聲音怎麼會鼻音這麼重?妳又流鼻血了嗎?』


「嗯……不過沒關係……等一下就會停了吧。」


『那雯靜的電話妳打通了嗎?』這幾天啟文一有空就打電話問我這件事,

所以剛剛聽到他的聲音我也不覺得訝異。


「她剛剛回宿舍了……」


『那她人還好嗎?』我想啟文是指雯靜說要自殺的事,雖然我到現在還是

不知道她信裡到底寫了些什麼,總之就是有提到要自殺就是了。


「應該沒事吧……除了頭髮變短以外,我沒看到她身上有什麼不對勁的地

方。」


『……但是她電話還是打不通。』啟文嘆了口氣,『不過人沒事就好……

我再找時間去跟她談一談。』


我該跟啟文說剛剛的事嗎?我能想像得到雯靜誤會的方向,也許她不會想

跟我或啟文談任何事了吧,說不定不論現在我們說任何事情都會被當成是

虛偽的謊言吧……


「嗯……那就先這樣……我先不講了,我怕講太久等下鼻子又會開始流鼻

血……」


我終究是個膽小沒用的人,我還是選擇先不講這件事,因為我不能預料啟

文要是知道的話會如何去跟盛怒的雯靜談……等過幾天再說吧,說不定我

能等雯靜氣消了之後再好好跟她解釋。


『好,那妳多休息,先這樣了,掰掰。』


「掰……」


電話掛了,我接下來要思考的就是……該不該跟我的男朋友--小志,談

一談這幾天所發生的事……


我的臉好痛……我的心好亂……我好想逃得遠遠的……不想管這些亂七八

糟的是非了……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