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36)
時間 Mon Mar 10 19:06:09 2008
───────────────────────────────────────

我不知道我十五分鐘內能不能跑回去宿舍……


我只知道,我滿腦子都是小說裡寫的那種『為情自殺』的情節,雯靜不會

在寢室裡的洗手間割腕吧?還是會跑去海邊跳海?天啊……該不會是去校

園裡找顆夠高的樹上吊吧?!


越是這麼想,我的腳步就越亂,甚至是在進校門前還被人行道上的高低落

差給絆到了腳,在來往行人的面前很丟臉的跌了個狗吃屎。


『好痛喔……』我邊這麼想邊強忍著快因疼痛而落下的淚水,膝蓋也好痛

,不過現在人命關天,我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下捲起牛仔褲的褲管看傷得怎

樣,只好爬起來拍了拍褲子跟衣服上的灰塵,無視路人投射過來的眼光,

繼續往宿舍的方向跑去。


「找到雯靜了嗎?」


我一到宿舍門口就看到啟文在旁邊等,也許因為現在出入的女同學還很多

,他也不好意思就站在門口等,而是不停的在旁邊的花台旁踱步,手中拿

著手機不停的按,就像上學期末的雯靜一樣……


「電話還是關機……」啟文闔上手機,「我看妳還是先去她寢室看看她在

不在吧。」


「嗯。」


沒多作交談,我轉身就往雯靜的寢室跑去,腦中想的盡是要是她不在寢室

的話那怎麼辦?


我三步併兩步的跑上樓梯,一個踉蹌,我在臉要往樓梯貼的那瞬間反射性

的閉上眼睛,當然是眼前整片黑暗……


接著我腦中響起一聲悶悶鈍鈍的撞擊聲……像是隔壁鄰居拿鎚子之類的硬

物,敲打跟你家之間的水泥牆的那種聲音一樣……


隨著『磅』的聲音,一同出現的是黑暗中中間偏上方的數個小火花……像

是打火機打不起來的瞬間,那種馬上消失無蹤的小火花……我這時才知道

,為什麼漫畫裡畫被打或是頭撞到時會有個拖著條線的星型符號了……


不管如何,這一剎那間,我的腦中異常的平靜,似乎是工廠停電一樣,什

麼嘈雜的機械聲啦、空調或風扇的聲音馬上停住那樣……關於雯靜、啟文

或小志,甚至是送舊晚會還是家族什麼的……瞬間從我腦中消失,只留下

一片黑暗……還有靜到不能再靜的空間……


我覺得身體輕飄飄的。


好怪……撞到臉怎麼不覺得臉痛?我只覺得自己像是浮在無邊的黑暗空間

中,飄啊飄的,這樣安靜無聲的在舒服的飄浮狀態下睡一覺應該不錯吧?


不知道會不會跟漫畫一樣,要是我撞到頭就這樣死翹翹了,會不會看到河

的對岸有親人在對我招手呀?不過我家裡人都還健在,我也想不出來要是

真看到那條河會有誰出現在我面前……反正我也沒理由過去,要是真看到

這樣的情景的話,就別理這些東西轉身往來時的方向走就對了嘛!漫畫裡

都有教呀,安啦!


想到這我就覺得累了……反正是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眼睛到底是

睜著還是閉著,總之……先睡一覺吧……


好久沒這樣可以什麼都不用想不用擔心的睡一覺了……


『叩……』


嗯?


『叩……叩……』


哪裡來的敲門聲?


『叩叩……叩叩……』


別吵好不好……先讓我睡一覺……不過怎麼我感覺頭跟著這敲門聲的節奏

一下一下的抽痛啊?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哇咧靠……右邊走,媽啊……別再敲了,我頭好痛啊!!!!


「好痛……」


我一出聲,就像是把魔法解除一樣,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再浮在黑暗中了

,而是直接往下掉落,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


好痛啊!


好痛好痛!


我好想哭,但發現眼淚流不下來……我想大力喘息,但卻發現一呼吸就像

整個人嗆水一樣,呼吸困難、鼻子窒悶痠痛!


「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儘管周遭吵雜、儘管四周混亂,但啟文的聲音卻很清楚、很清楚的傳到我

耳中……


微微睜開眼……看到的是在外頭聽到裡面尖叫聲而衝進來的啟文……當然

我都這付德性了我還是得澄清……尖叫的人不是我……


就像摩西分海一樣,所有的嘈雜混亂都乖乖的分開在兩旁乖乖站好,只留

下他的臉龐、聲音還有體溫佔據著我的感官……


「我……」


我抬起頭,想坐起身時,啟文卻壓住我的肩膀叫我不要亂動。


「但是躺著好像溺水的感覺不能呼吸好難受啊!」


我忍不住抗議著,還是堅持坐起來,不料頭一離開地板就是一陣劇痛及暈

眩,外加一股很熟悉的熱流感……


沒錯……我又流鼻血了……


為什麼我總要在男生面前出這種糗啊?!


只見啟文向緊張得手忙腳亂的同學要了衛生紙來讓我壓住鼻子,自己也很

緊張的確認我意識是否清楚,雖然我說會暈但還 OK ,應該不用叫救護車

,不過他還是很堅持要我等下去醫院檢查一下。


舍監平時是不會放沒經過登記的男生進宿舍的,但今天這樣有狀況外加啟

文自己硬衝進來也是意外,不過保險起見她還是問了啟文是誰。


「我是她朋友。」


很簡潔、很理所當然的回答,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只不過後來上了救護車的我跟啟文,完全沒想到我忍著不適的感覺在醫院

做著急診跟檢查的期間……在場的同學們似乎誤會了些什麼。


啟文在我躺在急診室病床上觀察的時候,詢問著值班醫師我有沒有腦震盪

之類的狀況,而我只是很哀傷的忍受住想號啕大哭的感覺,自己在病床上

躺著感受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所帶給我的痛楚及折磨。


全然不知……宿舍裡現在大家討論的事……


那個住 208 的女生剛剛回來時在爬樓梯時不小心跌倒,流了好多血(鼻

血),還好她男朋友還很緊張的衝進來處理,外加叫舍監打電話叫救護車

,現在人去醫院了應該沒什麼大礙……巴拉巴拉之類的……


嗯……?


等等……?


剛剛說誰?


她男朋友還很緊張的衝進來……?


男朋友?!


啟文不是只有說他是我朋友嗎?


幾時變成男朋友了?!


當我從醫院回宿舍後,聽到的版本已經變成像上面說的這樣了……


很理所當然的……茶茶跟小卷辦完送舊晚會後也盡快趕了回來,阿破學長

不能上來女生房間,所以只能託茶茶跟小卷關心一下我的狀況再打電話跟

他說而已……


所以也很理所當然的……我有男朋友的事終究還是讓茶茶她們知道了……


只不過她們不知道,現在宿舍裡所傳聞的那個『男朋友』,其實不是我的

男朋友……


而是雯靜的男朋友……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