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25)
時間 Sun Jan 13 12:02:14 2008
───────────────────────────────────────

這學期除了上課,其實我很少看到雯靜……不是雯靜忙,而是我都會找機

會或藉口跟她說我還有事要忙,避免跟她獨處或聊天。


茶茶跟小卷都覺得奇怪,還曾問我是不是跟雯靜吵架了?我都只能笑著否

認,然後再找其他事情或理由轉移她們的注意力或是逃離逼問的現場,幾

次下來,茶茶跟小卷似乎也放棄了,就隨我自顧自的搞自閉,要是進了我

們寢室的門,雯靜這名字就像禁語一般,誰也不會提起。


而雯靜也漸漸的不太會跑來寢室找我了……就像那一晚後,小志已經漸漸

的不會傳簡訊給我一樣……


我開始過著以家族為中心的生活,出寢室門後除了上課吃飯處理家族事務

之外,我幾乎都是過著關在寢室內的生活,反正有很多吃飯時順便去租回

來的漫畫小說可以看。


只不過以前那種看到漫畫小說裡的『激情』畫面或是扣人心弦的劇情時,

以前的我是會忍不住的小聲『尖叫』,或是像個孩子拿到喜歡的玩具似的

在床上踢著雙腳抱著書滾來滾去的興奮模樣,總是會讓茶茶忍不住的對我

說:「小姐,注意一下妳的形象。」


但現在……我看到那些接吻擁抱的漫畫圖像或是小說的文字形容,總覺得

胸口是一陣緊縮,那有點酥麻的感覺常惹得我雙頰發燙,腦中還會不由自

主的想起啟文跟小志……


茶茶偶爾還會調侃我說:「唷?才過了一個寒假就變這麼安份呀?怎麼最

近都不鬼叫了呀?看書看得這麼安靜。」


而我都是不好意思的對她笑著說:「怕吵到妳們嘛。」


「太安靜了反而顯得寢室有點寂寞呢。」小卷通常這麼說時,我還是只能

對著她們傻笑含混帶過……


小志比較少傳簡訊,但偶爾會來電,有時是問我有沒有好好吃飯睡覺,有

時則是跟我抱怨啟文被雯靜約出去了他一個人不知道要做什麼,只好跟其

他室友連線打遊戲的事,不過以他來電的頻率看來,似乎啟文很少跟雯靜

出去的樣子,那……雯靜的室友又怎麼會說她常常晚上都會在門禁時間前

才趕回來呢?


偶爾小志也會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空一起吃個飯什麼的,我都一次又一次

的找藉口拒絕,到最後,我的手機幾乎是不會響了,有時還會被我放到沒

電了自己都不知道。


我這自以為充實的大一下學期生活,轉折點是在期中考過後,家族裡的幹

部都在忙著準備五月時要辦的送舊晚會,阿破學長是家長,所以自然會想

辦得讓畢業的學長姐印象深刻,因此事前的準備工作也相當的繁瑣慎重。


以前只當家族成員都不知道,原來短短兩三小時的家聚會這麼麻煩,都以

為人數確定了、餐廳位子訂了就等人來聚餐就好,所以每次家聚都是很開

心的去吃吃喝喝聊聊天完後就拍拍屁股走人,現在成為了幹部,才知道原

來還有很多會讓人要忙得暈頭轉向的事情要處理。


今天我則是跟著阿破學長拿著家族的活動紀錄跟收支記錄到系辦公室去,

跟辦公室的工讀生拿了申請單跟公文格式的電腦檔案等等,然後去上機教

室製作申請經費的公文跟報表,弄好後再送回系辦給系主任簽名蓋章,最

後再交給工讀生請他幫我們把公文送出去。


「一般經費都要等都多久才會下來呀?」在往家聚固定會去的店的路上,

我跟阿破學長閒聊著。


「嗯……看公文跑的速度囉,順利的話應該下個學期會下來吧。」


「下個學期?!」我感到相當驚訝,「現在才四月中耶,下學期不就是四

五個月後了!跑個公文有需要這麼久嗎?」


「我當初知道時也是跟妳有一樣的想法。」阿破學長說:「後來自己當了

幹部,到現在做了家長,才知道很多事是要照規矩來的,況且學校又不是

只有要跑我們的公文,而其他家族跟社團也會申請啊,下個學期就能拿到

已經算是很快了,只是差在一開學就領到還是要到期末才領得到而已了,

看運氣囉。」


「我以為……」


我話還沒講完,阿破學長又搶著講:「妳以為我們把東西都準備好弄好,

然後只要各處室的主任及校長蓋一蓋章最後送到會計室撥款我們就可以馬

上拿經費了對吧。」


「嗯。」


「很多事呀,在我們看來似乎很簡單,但大家都習慣用自己『認定』的方

式去判斷甚至是要求這件事就該照自己所想的那樣去走,往往都忽略了事

情不能只用單一角度去衡量的;很多事雖然無奈,但還是要照遊戲規則去

進行,即使妳覺得那規則不合理、不公平,不過當我們在什麼地點,就是

要照那地方的規定來做事,所以這是學校,學校大可壓妳的公文不撥款,

妳也拿他們沒辦法,不是嗎?」


阿破學長用著很輕鬆的語氣說著應該要很嚴肅的事情,這怪異的氣氛讓我

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才好,所以只能無言的點了點頭。


「再來啊……我有事問妳唷。」阿破學長邊走邊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什麼事?」


「小卷很擔心妳。」阿破學長說。


「啊?擔心什麼?我不是好好的嗎?她們每天在寢室都看得到我呀,為什

麼要擔心我?」


「她們都說妳寒假後就變得怪怪的了,之前雖然還不能確定,但現在她們

很肯定的跟我說一定有什麼事困擾著妳吧,而且聽說妳跟妳同學好像沒有

以前那麼要好了……」


我知道,阿破學長指的同學就是雯靜,而阿破學長是目前唯一一個知道我

跟雯靜間發生了什麼事的人。


「……」


「該不會……寒假前那件事還沒解決吧?」


「解決了呀……現在雯靜跟啟文在一起,只是我自己還有點放不開吧……

而且開學時小志對我告白了……只是我沒答應他要跟他在一起。」


阿破學長停下了腳步,不知道他會停下來的我還往前走了幾步,發現他沒

繼續走時回頭疑惑的看著他。


「我看這話題還是等我們把事情處理完後再說吧,這樣邊走邊說好像不太

好。」


「不用了學長……」我強撐起笑容,「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只是……只

是我需要一點時間。」


「真的?」阿破學長一臉擔心的問我。


「嗯,真的。」


「那如果有任何事都可以來跟我說,好嗎?如果妳覺得不方便對茶茶還有

小卷講的話。」


「嗯……我會的。」說這句話的同時,我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裡的手機,

笑著對他說,「阿破學長你叫學姐她們別擔心啦! OK 的啦!」


「反正有事要跟我說就對了。」阿破學長走上前來,用左手掌心放在我頭

頂摸了摸,然後繼續往家聚時固定會去的店走去。


「學長謝謝……」


看著阿破學長的背影,我用著小小聲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