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18)
時間 Tue Dec 11 07:24:25 2007
───────────────────────────────────────

現在?!


我心裡有不好的預感……也不管頭髮還溼溼的還沒吹就往寢室外的走廊盡

頭跑,那邊的陽台往下看可以看到我們宿舍正門口,才一把往陽台的門推

開,一陣冷風就吹得衣衫單薄兼溼著頭髮的我一身的雞皮疙瘩。


忍受著寒意我往下一看,宿舍右手邊圍著灌木叢的矮牆上坐著一個男生,

如果照著我那不中用的腦袋裡所記得的模糊樣子看來……那是啟文沒錯!


我又衝回寢室,急忙的套上外套後又衝了出去。


一聽到開門的聲音,本來坐在矮牆上的啟文馬上轉過頭來,看著有點狼狽

的我走出宿舍。


「嗨!晚安,好久不見。」啟文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還舉起手來跟我打

招呼。


「……你就不怕撲空嗎?」我喘噓噓的問他。


「根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妳這時應該會在寢室裡看漫畫小說,就算不在

宿舍也會在學校附近,再怎麼晚妳也應該會在門禁時間前回來吧?所以我

再怎麼等也不過就短短幾個小時,不是嗎?」


我想他說的消息來源應該就是雯靜吧……


「嗯……現在是晚上九點十分,如果妳不介意的話,願意陪我去附近喝杯

咖啡嗎?」


「我介意。」我透著口中呼出的薄薄白色霧氣看著他這麼說:「我才不要

穿這麼單薄還踩著拖鞋走出校外,我要去換個衣服鞋子還有加件外套!」


他愣了一下,隨即看著在夜裡冷風中直打哆嗦的我,笑了……


「OKOK,快去吧,我在這等妳。」


「等我一下。」說完,我就啪咑啪咑的隨著拖鞋踩在地上俗又響亮的聲音

跑回了寢室。


茶茶跟小卷還在為了明天的家聚在外頭忙,所以我直接就在床邊把衣服換

了,然後草草的把頭髮吹過,抓了外套穿了球鞋拿了鑰匙就往外衝了。


雖然不是什麼多繁瑣的動作,但我再次下樓時已經是九點半的事了,啟文

還是一樣坐在花台矮牆上,聽到宿舍大門打開的聲音才又站了起來。


「沒想到妳速度還挺快的。」


這算是挖苦我嗎?我轉身又想走回宿舍,他卻一把抓住我外套上的帽子。


「妳想走去哪?妳們學校校門不是這方向耶。」


「妳不是嫌我速度太快?我再回寢室看本小說或漫畫再出來呀。」


男生真奇怪,平常嫌女生動作太慢,現在動作快也在挑三揀四的,雖然我

覺得我摸了二十分鐘算慢的了,所以對於他那不知道算是讚許還是諷刺的

話,我毫不猶豫的反擊回去。


「沒啦,快才好呀,這樣在門禁時間前我可以多跟妳聊兩句。」


啟文放開了我的帽子,雙手抓著我的肩把我轉了個一百八十度面對著他,

我的視線只看到他那拉到胸前的拉鍊頭,在宿舍前走道旁的典雅路燈的照

耀下,反射著刺眼的銀白色光芒。


「走吧。」見我沒反應,他索性直接拉起我的手,自顧自的往校門的方向

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既然多了那麼多時間,那我們就去遠一點的地方

喝咖啡好了。」


「啊?你準備門禁前才要讓我回宿舍呀?」我本來以為只要去附近喝個飲

料而已的,被啟文這麼一說我倒是驚訝了一下,嚇到我都忘了甩開他的手

,就這麼呆呆的被他隔著外套抓住右手一路牽到他停在校外的機車旁。


沒多說什麼,啟文熟練的從機車座墊下的置物箱掏出了安全帽遞給我,然

後他自己也戴上並發動機車,我也只好乖乖的把安全帽戴好跨上他的車。


一月中的夜風,真不是普通的冷,雖然我有穿著厚重的外套,但抓著後頭

扶手的雙手,還有露在半罩安全帽外的臉龐可是被寒風毫不留情的吹著,

沒多久我就覺得我的手跟臉快凍僵了……


啟文載著我到市區的 Starbucks ,他似乎很常來的連頭都沒抬就向店員

點了杯 Espresso 後轉過頭來問身旁的我,「妳呢?要喝什麼?」


我平常不喝咖啡的,我覺得咖啡好苦好難喝,我看了半天,只好點了杯熱

巧克力……


「請問熱巧克力要大中小杯?」店員掛著笑容親切的問我。


我也用凍僵的雙頰勉強的堆起有點扭曲的笑容回她說:「大杯,謝謝。」

然後我伸手往口袋一摸……


「啊……」該死,趕著出門我沒帶到錢!


啟文轉頭看著發出怪聲的我,我只好向他坦承,「我剛趕著出來,沒帶到

錢……」


「我有說要讓妳出錢嗎?」他笑著對我說:「既然是我找妳出來的,當然

是我請妳呀。」語畢他便掏出了錢包結了帳。


在等待飲料做好的同時,在店內濃厚的咖啡香跟輕柔的音樂聲中,我不斷

的搓揉著雙手,還一邊看著剛剛啟文點的什麼『呸手』的東西是什麼……

不能怪我俗,但我真的是對咖啡沒研究,尤其是我不能理解那小小一杯又

苦又難喝的東西的價格竟然可以讓我租十本以上的漫畫!


當然這麼丟臉的事不能讓啟文發現,在他端了放著咖啡的托盤後,我跟著

他在一個窗邊的雙人座位坐定。


我的大杯熱巧克力跟他小杯的濃縮咖啡形成強烈的對比,一邊用雙手環握

著發燙的紙杯暖著手,我一邊小心翼翼的輕啜了一口,雖然很小心,但還

是覺得好燙……沒辦法大口大口的喝,所以也喝不太出味道。


還是等涼點再喝好了……我無奈的想著,雙手還是沒離開那熱燙的杯子,

時而貼緊時而放鬆的貪戀著它的溫度來緩和我雙手的冰冷。


不說話還挺尷尬的,但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在啟文將他的外

套脫去時開口問了句無關緊要的話,「你那件外套是新買的嗎?」


「嗯?」啟文將外套披掛在椅背上,說:「不是耶,為什麼這麼問?」


「呃……剛在我們學校時有看到,你的拉鍊好亮,我還以為你這外套是新

的呢!」


「喔,這件買很久了,不過不常拿出來穿就是了。」啟文回答我後便拿起

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接著我們又陷入了沉默中……


這樣不聊天喝咖啡真的很怪耶!我打量著坐在對面的啟文,他卻一派輕鬆

的看著玻璃窗外的景色……所以我只能看著兩個多月不見的他的側臉,發

現他的頭髮變長了,上衣變成較厚的長袖,整個人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單薄

清瘦了,我一直盯著他看,直到他忽然把頭轉回來,對上我的視線,我才

不太好意思的把頭別開。


「妳不把外套脫掉嗎?」看著死握著飲料的我,他說:「要是一直穿著的

話,等下出去會很冷喔!」


「嗯……喔……」照著他說的,我也把我的外套脫起來掛在椅背上,但也

忍不住問了,「你……怎麼會突然跑來?」而我竟也笨笨的這樣跟他出來

了,「還有那簡訊……」


「沒什麼,就像簡訊說的,我想見妳,當面謝謝妳的巧克力囉!就這麼簡

單。」他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接著說:「雖然時間不太對就是了。」


本來我還有點感動的……那沒幾個錢的巧克力竟會讓人專程跑來當面謝我

,只不過這份感動持續不到五秒,隨即被他最後那句話潑了一頭冷水。


「又沒差,反正是義理巧克力!」我賭氣的喝了一大口熱巧克力,卻因為

忘了它還很燙而緊皺了眉頭。


不過不想被他看到我燙到的狼狽樣子,我還是硬把這口飲料給吞了下去。


「不燙嗎?」看著我,他倒是擔心的問著。


「還好呀,我飲料喜歡喝燙一點的。」不想繼續談這很蠢的話題,我試著

打探這兩個多月以來的空白,「雯靜今天幫我拿巧克力給你們的嗎?你跟

雯靜最近……有進展嗎?」我腦中想起我發飆掛小志電話的那一天,雯靜

才說要用自己的力量讓啟文喜歡她的。


「嗯,她跟我們約在車站,搭車前拿給我們兩個的,至於我們……就像普

通朋友一樣。」


「就這樣?」


「嗯,就這樣。」


我還以為有進展呢……難道雯靜的戀情就不能像小說裡一樣的順遂嗎?


「心裡一旦住了人,就很難再讓另一個人住了。」


啟文再度端起了咖啡,順便像是在幫雯靜的戀情宣判死刑一般的做了結論

,他還接著說:「不過我已經有跟她說得很清楚了,她也同意了,我們可

以當好朋友,就這樣。」


看來我是最後才知道這件事的,雖然為雯靜感到惋惜,但她本人都沒任何

意見了,我自然是不方便再多說些什麼,免得又像兩個多月前一樣莫名其

妙的被掃到颱風尾。


不過換句話說……他心裡已經住了一個人?!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嗎?還

是他喜歡的人不喜歡他?


雖然後來我們閒聊著其他無關緊要的事,直到我得回宿舍不然會被關在外

面的時間前……我心裡都一直想著這件事。


「謝謝妳今晚陪我出來。」啟文又送我回到了宿舍門口,臉上一樣帶著微

笑,「啊,還有謝謝妳的巧克力。」


「不客氣……」看著他不難看的笑臉,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一次問清

楚好了,「最後問你一件事喔……」我說完便不安的稍稍低下了頭,視線

不斷的在我跟他之間的柏油路上掃視著。


「給妳問。」


「你說……你心裡住了一個人,所以沒辦法接受雯靜的感情……」我嚥了

嚥那因緊張而過度分泌的口水,「可以跟我說嗎?是因為你已經有女朋友

了還是……」


我那句『還是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都還沒說出口,我的聲音就發不出來

了……


我的下巴突然被啟文還略為冰冷的指尖抬起,眼前看到的最後畫面,是他

那斯文俊秀的臉瞬間逼近,接著我只看到他的左耳跟那已經長長的髮稍,

後頭襯著我每天看著的熟悉不過的宿舍前的步道。


聲音……被啟文溫熱的雙唇給封了……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